(免费阅读)主角是莫颜穆青的小说全文大结局

2020-05-29 15:01

魅都:萤红之卷

推荐指数:10分

莫颜穆青是著名作者子夜初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奇幻小说。那么莫颜穆青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拥有地狱新娘的项链,和死神一样玩冒险游戏…… 是惊悚连连的“死神来了”?还是智慧PK的悬疑“天机”? 此刻,无人岛的秘密将与你一起揭晓…… 新衣街的古董店,老费在琢磨一颗异常光亮的红色琥珀石,那是传说中地狱新娘的项链,谁想拥有它谁想毁灭它?心理医生莫颜的家里住进来一位从天而降的住客,与死神一起玩的游戏惊悚又冒险……

《魅都:萤红之卷》 四、龙身有翼兽美食家 免费试读

四、龙身有翼兽美食家

BrunoTang的门口并没有排起想象中那么长的队伍。

“所谓的生意火暴就只是这样而已?”莫颜驾驶红色跑车转过紫藤街的路口,喃喃嘀咕道,“这些妖怪都是从西海岸过来的吗,中文用词总是这么不准确。”

“用词准确和地址准确相比,我觉得后者更重要。”穆青看着前方高楼林立的高级小区。

“你说得没错。”莫颜利用江新城提供的警员证顺利地驶入小区地面停车场,而后熄火,“所以你们谁能告诉我,在没有具体门牌号和当事人姓名的情况下,我们要怎么在这种住户上千的大型小区中找到一只龙身有翼兽。”

阿彻眨了眨眼,绝望地看了一眼数也数不尽的小方格窗户。“其实很简单。”穆青推开车门下车,一手扶着车顶一手指了指前方大楼说,“除了那种在阴暗沼泽中长大的家伙,还有谁会在大白天用双层隔光玻璃反射窗帘布遮住窗户。”

搭电梯到达14楼后,莫颜随即看到了1403室那扇沉重的防盗门,道:“我只想说,非法闯入可是要坐牢的。”

“你知道这不是我生命中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的‘非法闯入’。”穆青扬起眉毛,说,“我拿警察们当午餐,而‘非法闯入’是我每日必须的膳食纤维。当然,江新城实在不是份好午餐。”

与此同时,阿彻突然原地凭空跃起360度,灵敏地转身,使出一招强而有力地中国式踢腿。砰的一声,1403室的加厚防盗门微微震颤了一下,自动打开了。

“忘了告诉你们,”阿彻悠然回首向身后二人道,“二百多年前我住在武当山的道观里。”

“谢谢你,阿彻。”穆青大摇大摆地走进门内,笑了笑说,“如果你当时不是变成一匹马而是变成一个人,那么现在你一定会被当成国宝陈列在国家博物馆内。”

莫颜善解人意地拍了拍阿彻的脑袋,温和地说道:“你怎么没有向张三丰那老头儿要一百多张签名照片?那东西放到现在可值钱了。”她说着,顺手带了上扭曲变成的防盗门。

客厅内空无一人,窗帘紧闭。眼睛逐渐适应黑暗,终于能辨清客厅内的摆设。就一间单人高级公寓来说,这样的客厅未免太简陋了,除了一张宽敞的像床一样的灰色绒布沙发床和34寸宽屏挂壁式液晶电视外,别无他物。

“这是什么?”莫颜指了指客厅内仅有的一扇小门,轻轻一推,道:“卧室?浴室?”

“等等!”穆青大喊,但是已经迟了。当穆青喊出声音的时候,莫颜的手指已经撞上了那扇漆黑的小门。

毫无防备措施的桦木门就这样优雅而缓慢地敞开了。

室内出现了令人惊奇的场面,穆青抓着腰间佩枪的手慢慢地松开了。

的确,这是一个看起来不具有任何危险性的地方。它既不是一间卧室也不是一间浴室,而是一间装修豪华设备精良的私人厨房。估计这套公寓所有的装修费都花在了这个地方:上等的德国厨具,崭新的十二把双立人餐刀,天花板上是比长城青砖还要昂贵的特制吊灯,绝无紫外线而且不会伤害吸血鬼以及任何惧怕阳光的生物。

正中央的大理石餐桌上摆满了各类美食以及走遍世界各地都难以寻觅珍贵作料。炉子上煮着醇香浓郁的奶油蘑菇汤,一只身穿粉红色围兜的大个子怪物正在烤箱前,哼着小曲将蛋糕模具推进热乎乎的烤箱。

它看起来很愉快,三位非法闯入者完全没有影响到它的情绪。

“德国腊肠……瑞士代堡Cheee……”莫颜走到正中央的大理石餐台前,拿起一个高高的瓶子看了看,“居然还有1982年的红酒。”

“嘿,小心点儿。”青灰色妖兽回过头来,尖削的脑袋上一双绿豆大小的眼睛。那对所谓的蝙蝠翅膀小得像圣诞节大人背着孩子们的天使翅膀。它抬手指了指酒架旁的格子手帕道:“你最好用上这个,这东西弄来可不容易。那个法国吝啬鬼的脖子真是硬得……哦,想到他的血我就觉得恶心,怎么会有一个人的血这么令人反胃。”

龙身有翼兽忽然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年轻猎魔人,惊讶道:“嘿,穆青。你不是在禁闭期吗?这真是令人惊讶,我以为你……”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穆青随手捡起水果盘里一个苹果说,“你知道没什么东西真正关得住我。”

“乔磊。”莫颜弯腰从身旁的垃圾桶里捡起一张身份证,用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提到那大家伙的面前晃了晃道,“我想午餐时间已经过了。而你刚掉了一颗门牙,现在不是吃甜食的时候。”

“我可不是乔磊。”龙身有翼兽耸了耸肩,指了指自己说,“不过我吃了他。”

“你……你吃了他?”身份证像一个沉重的包袱那样,从莫颜纤细苍白的指尖坠落,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微微睁大,映出龙身有翼兽一脸的若无其事。

“是的,我,”龙身有翼兽再次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掉落在莫颜脚边的身份证说,“吃了他。”

“龙身有翼兽是不吃人的。”穆青蹙眉。

“你说得对。”龙身有翼兽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可是品尝美味是每条舌头的权利,我没有理由放弃那么好的美餐。”

“美餐?他不过是BrunoTang厨房的一名小帮工,而且并没有被列在菜单上。”

“不,他是真正的厨师。所有这些美味的点心,都是出自于这个名叫乔磊的孩子的手。”龙身有翼兽望着餐桌上的各类美食,舔了舔嘴角说,“他是个真正的天才,我从来没有吃到过那么纯正的cheee蛋糕。没有他,BrunoTang的生意一落千丈。”

“可是,你杀了他。”穆青厉声道,“我不知道厨师原来也算是一道美食。”

“我是吃了他,但是那时候他已经死了。所以我没有杀人。”龙身有翼兽偏了偏脑袋道,“它是被一个冒失司机的撞死的,那可不是我的错。我当时只不过正巧飞过那里,你知道血流了满地,难免不会散发出一种诱人的味道。所以我就停下来,所以我看见他在电话亭里,拨通一个号码。”

“他在求救吗?”莫颜的眉头拧成纠结的曲线。

“我也这样以为。可当我走进才听到他说:‘美嘉,生日快乐……我给你买了礼物。’噢,这真是让人感动。”龙身有翼兽用粉红色围裙擦了擦湿润的眼角,继续说,“那孩子知道自己没救了,可是他不希望他的爱人担忧,所以他想着要把自己最后的时刻留给自己心爱的人。”

“我现在终于知道好男人为什么越来越少了。”莫颜叹了口气。“要知道,我从来没有喝过那么纯正的血液。”龙身有翼兽颇为回味地吮着空气,“我一滴也不剩地喝完了,连电话上的那些都没有留下。他的身体那么年轻,他的心里充满了温暖,他的记忆,还有他的那些美食配方……我一样都不舍得落下,所以,我把他完完全全的吃光了。”

怪物舔着舌头,面色忽然一沉,呢喃道:“还因此葬送了一颗牙齿。”

“因此?”莫颜追问。“因为那该死的山地脚踏车,它沾满了那孩子的美味的血。我本来打算把它一起吃下去,谁知道现在的生产厂家都用那么厚实的铁块和不锈钢。该死的脚踏车!”怪物狠狠地跺了跺脚,整栋大楼也开始震颤。

“我现在知道那脚踏车为什么变形得那么厉害了。然后呢?”穆青继续问,“然后你就回来,用乔磊的记忆回到家里烘焙蛋糕?”

“你看,我并不是一个坏蛋,我也不是专吃人的饕餮。”龙身有翼兽戴起烘焙手套,转身到烤炉里取出蛋糕说,“其实人真的没什么好吃。我曾经为了一瓶印度香料吃掉了一个世界巨富。那家伙虽然每天大鱼大肉,肥肥胖胖。但说实在的,那家伙非但皮厚肉粗,而且他的内脏真是又臭又黑……害得我到医院吊了一个月的盐水。后来我发现有很多东西比人好吃多了。”

“那为什么要吃了乔磊,他才十九岁。”莫颜激动起来。

“乔磊不一样,他是个好人。他的味道也好极了。而我也不是坏蛋,你看,至少我替他把那双舞鞋交给那女孩了。”

“可是这并不足以减轻你的罪责。”莫颜愤怒地握紧了拳头,一字一字道,“如果你当时不是忙着吸血,而是拨打救护电话的话,他可能还有机会被救活……”

“可他已经死了呀。”龙身有翼兽无辜地拍动了一下翅膀。莫颜反而提高了声音,极力地控制住颤抖的声音:“即使,即使他已经死了,那不一定能救活他,但至少你的良心会觉得好过一点。”阿彻盯着餐桌旁认真切割蛋糕的龙身有翼兽说:“这只妖怪是没有良心的,只有胃。”“我肯定这是他最后的晚餐了。”莫颜看着那妖怪将一块蛋糕送入口中,指尖凝着一簇小小的蓝色火苗,“你们最好还是考虑一下怎么把这个大家伙搬到深井监狱里去。”

“别指望用简单的催眠术就可以放倒我,我可不是那些笨蛋。”龙身有翼兽慢慢地吞咽一块Cheee蛋糕,忽然眉头一皱,喃喃道,“怎么味道不对,少了什么作料吗?”它匆匆忙忙地翻着食谱。

“没用你的,你永远也做不出乔磊的味道。”莫颜摇了摇头,“因为你不是他,你没有爱。”

“不,我一定可以的。”龙身有翼兽愤怒地站起来了,银餐叉在它的用力下变成一团扭曲的钢片。它大力地拍着自己的胃说:“他的配方都在这里,都在这里。连同你所谓的爱,还有那些味道。”

“笨蛋。”莫颜撇撇嘴,低声道,“真是个用胃来思考的家伙,那你为什么不到深井监狱去研究你的食谱。反正无论在哪里,你只需要一个胃和一根舌头就够了。”

龙身有翼兽忽然抬头盯着莫颜,右腿移动的瞬间带动了一只桌脚,杯盘叮当。穆青连呼喊都省略了,直接扑向站在餐台旁的莫颜。年轻的心理医生被这样突如其来的保护惊吓了,指尖凝集的那团火苗如一团蓝色火球那样冲向龙身有翼兽的胸口。

“你说得对。”就在火球加速奔跑的时候,龙身有翼兽忽然说:“那我可不可以把这个厨房搬到深井监狱去……”那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终于随着轰得一声巨响。龙身有翼兽毫无反抗力地倒在了地上。

早就躲得远远的阿彻惊奇地盯着浑然倒地的龙身有翼兽,诧异地看了莫颜一眼,问:“你究竟用了什么咒语?”

“那可是只龙身有翼兽。”莫颜无辜地耸耸肩,在穆青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拍了拍褶皱的裙角:“我怎么知道它会不会攻击我,我总得做好防御准备。”

“一只少了一颗门牙而且对事物异常挑剔的龙身有翼兽,而且这是个只会用胃思考的家伙,它就快答应跟我们回监狱了。”穆青看着莫颜,“你不需要动用足以麻醉整个非洲森林大象的深层催眠术吧,这家伙估计要在监狱睡半辈子了。”

“这样很好。”阿彻抬脚提了提那大家伙的脑袋,龙身有翼兽像个酗酒的醉汉那样一动不动地躺着,只顾自己打着香甜的鼾声。阿彻甩了甩脑袋,向两位同伴道:“至少不用再担心它会坚持要把厨房搬到深井监狱去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