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顾小慕顾谦之小说最新 学长请吃药完整版

2020-05-29 18:01

学长请吃药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学长请吃药》是来自佚名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顾小慕顾谦之,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这是体育系少女顾小慕与法律系才子顾谦之间轻松搞笑的故事。顾小慕与顾谦之在两岁半就认识,一个单细胞,一个心思多,顾小慕从小就在顾谦之的压迫下长大。顾小慕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却被顾谦之改了志愿,成为了他所在学校的体育生,有着一颗文艺少女心的顾小慕表示:与顾谦之老死不相往来。多姿多彩的大学校园生活就此拉开了,顾小慕一边在跑道上挥汗如雨地训练着,一边还得十二万分小心地提防着顾谦之。因为,这个号称法律系的男神老是来找她的碴,阻挠她去追求心仪的学长。一个千般算计万般阻挠,一个见招拆招笑料百出,在经历游泳比赛、重遇初恋等事件后,顾小慕终于认清楚了自己的心,原来男神一直在她的身边不曾走远。

《学长请吃药》 [3]先给我三个惊喜吧! 免费试读

[3]先给我三个惊喜吧!

我总觉得我和顾谦之的沟通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既然他和我有仇就更应该撇清我们之间的关系,别让人误解啊。

唉,仔细想想,从小到大我和顾谦之就属于道不同不相为谋的一类。比如我津津乐道嗑着瓜子看奥特曼打怪兽时,他总会冷不防地凑到我的旁边冷笑一声:“呵,怪兽真没用!”

再比如,我从小喜欢的超级英雄必然是风流倜傥的钢铁侠,而他的超级英雄居然是怪兽一般的绿巨人浩克。

虽然最后在《复仇者联盟》当中证实:绿巨人的战斗力足以秒杀钢铁侠。

但这也不能抹灭我心中对钢铁侠的崇拜,钢铁侠那么帅,绿巨人不就是一个怪物吗!

我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还没走几步,他就转过脸,不耐烦地说:“拜托,你能不能走快一点。”

我吐了吐舌头,不满道:“你的裤子那么长,不好走路。”

刚刚折好的裤脚,此时又掉了下来。我也不予理睬,任由裤子拖在地上。反正又不是我的裤子,脏了就脏了吧。

谁想前面的人越走越快,我加快脚步紧跟上去,结果踩着裤脚一绊,摔了一个狗啃泥。

这时前面的男人才转过头,踱步到我的面前。

我仰起头,吃痛大叫道:“谁让你走这么快的!”

他伸出右手,摊开干净的手掌摆在我的面前,上面掌纹清晰,有断掌。我撇撇嘴,不悦地搭在了他的手上。刚刚站好,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他又问道:“你等下去哪里?”

我迟疑了一秒,说:“吃饭啊。”

这个时间不吃饭,还能干吗?

“那一起走吧。”

我逃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跟顾谦之一块吃饭,除非我是傻瓜。

我慌忙指了指另一个方向:“我一般去三号食堂吃饭的,不同路,算了吧。”

他却拉住了我,眉毛轻扬着说:“那我们就去三号食堂吧。”

他看我站在原地不动,异常慷慨地又说:“别担心,既然我们是邻居,我会请你吃饭的。”

我怎么一丁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和顾谦之面对面地坐在食堂里,这好像是我和他第一次在食堂吃饭。除了米妍,大小乔和司明旭,这个学校基本上没有人知道我跟法律系鼎鼎有名的男神顾谦之的家离得这么近。

我望着他餐盘里的土豆炖牛肉,明明是同一个阿姨打的菜,偏偏他的牛肉比我多了一大半。

这世界太不公平了,长得好看都能多吃几块牛肉。

我毫不客气地从他餐盘里夹出牛肉,吃得津津有味。

“你还真不客气。”坐在对面的男人悠悠然地来了一句。

我扯着嘴角,冲他笑了笑:“我们一起长大,你也算是我哥哥了,分妹妹吃几块牛肉不是很正常么?”

他抬起头,扬起右边的眉毛:“真是难得,今天你居然叫我哥哥。”

想来,古时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说法,而我今天却异常没志气地忘记了我跟顾谦之的仇恨,一次因为吃,一次因为男神,真是不应该。

但是既然顾谦之和男神这么熟,我兴许有机会从顾谦之的口中套出一些事情来。

“你和司明旭很熟吗?”我眨了眨眼,一副求知的模样看着顾谦之。

他看了我一眼道:“怎么了?”

“你和他都是法律系的,又要一起参加游泳比赛,肯定很熟,对不对?”

“对啊,很熟,他还住在我隔壁的宿舍。怎么了?”他不怀好意地问道。

原来顾谦之和司大这么熟,我还拐弯抹角地去校园BBS发帖,费尽心思地引出男神干吗?

我异常激动,手指比画了半天,支支吾吾道:“那……那你能不能让我和他……”

“和他什么?”他诡秘地看着我。

我犹豫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做了一番心理斗争后,说:“你也知道他上次救了米妍,要不然我们也不会特地约他出来,想亲自感谢他。”

他神情认真地凝视着我,示意我说下去。

“然后我想报答他。”

“报答?”他依靠在椅子上,饶有兴致地问道,“这事不应该是米妍做的吗?”

我要怎么解释才能让顾谦之明白我的真实意图呢?我僵着嘴角,半天才讷讷道:“总而言之,我就是想和他交个朋友,好朋友那种,然后想请你多帮忙。”

他点点头,打量了我几眼,轻描淡写地“哦”了一声。

这是什么意思?答应还是没答应?

“好处是什么?”他突然抬起眼眸,弯了弯嘴角,似笑非笑。

“好处?”我迟疑了一会儿,道,“好处就是,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

他耸耸肩,又靠回到椅子上,半仰着头懒懒地说:“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好处。”

“那你有什么要求,说吧!”想到接近男神有望,我异常慷慨。

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说:“那我得仔细地想一想。”

我双手撑着脑袋,屏住呼吸,等着他开口。

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然后凑近我的脸庞,用虚无缥缈的声音道:“先给我三个惊喜吧!”

“惊喜?”什么要求,真是莫名其妙!

他的眼角眉梢都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朝我点点头:“是的。”

我指着他,半天吐不出一个字,为了司明旭,我可以没有节操!我忍!我忍!

“这不是顾学长吗?”

“啊,你是拍飞鱼饮料广告的顾学长吗?”

旁边突然传来了声音,我缓缓地抬起头看向那两个花痴女生,她们一脸兴奋地站在了顾谦之的边上。

广告?顾谦之什么时候拍过广告?我怎么不知道?我狐疑地瞥了顾谦之一眼。这厮还故作镇定地抿唇微笑着,我猜此时他肯定在暗爽!

“能给我签个名吗?我也是法律系的,是您的学妹呢!”两个女生中一个身材小巧的女生摊开笔记本递给了顾谦之。

顾谦之爽快地接过来,笔尖刷刷地在笔记本上留下了自己的大名,可谓是龙飞凤舞。

两个女生满意地接过笔记本离开了,只剩下我傻愣愣地盯着顾谦之看。

“你什么时候拍过广告?可以赚很多钱吧?你没告诉你爸吧?这么神秘?”我捧着双颊,好奇地问道。

顾谦之不理睬我,站起身从我身旁经过时,抛下了一句话:“你好好考虑下我的条件,再告诉我吧!”

我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拍广告了不起啊,跩什么!还真以为是大明星,竟然无视我的问题。

我起身,把餐盘放进回收区后,转头望了望电视机,没想到这时放的正是那两位姑娘说的飞鱼饮料的广告——

海天一色,顾谦之跃入了水里,溅起水花点点,接着他满脸缀着水珠捧着一瓶饮料又从水里跳了出来。

原来这便是传言中的飞鱼王子了。

不过,实话来说,这个广告的创意真是俗不可耐,唯一的优点就是把顾谦之正面、侧面,任何角度都拍得特别帅气迷人。

这么庸俗的广告,广告费肯定不多。想到这里,我又平衡了许多。

我姓顾,名小慕,据说我娘陈宝仪取这个名字是想让所有人都羡慕我,结果真实的情况是,好像我羡慕别人偏多。

十岁那年,我犯上了一种奇怪的病,可以随时随地入睡,也就是传说中的嗜睡症。在刚开始患这种病时,我几乎每天都要睡十八个小时,之后我认识了我现在的心理医生王医生,病情才得到了控制,嗜睡的发作率也减少了。

但嗜睡症还是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顾谦之也利用这个病恶作剧了我很多次。

十二岁,他趁着我嗜睡的时候把我的生日蛋糕吃光。

十三岁,他趁着我患病的时候把我的脸涂成了大花猫。

十七岁,他还以我有病的措辞拒绝了一个经常给我送巧克力的男生。

因为嗜睡症我错过了很多好事,却偏偏逃脱不了和顾谦之相连的坏事。

据说睡美人沉睡了一百年才等来了唤醒她的王子,那么我这样的睡“霉”人要何时才能等来我的王子呢?

我长叹了三口气,陷入了长时间的沮丧中,最终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心,那就是答应顾谦之的要求,给他制造三个所谓的“惊喜”。

说做就做,我决定当晚就给顾谦之送夜宵,顺便创造和男神相处的机会,我将这个想法告诉米妍时,她比我还激动,自告奋勇地一定要和我一起去。

“你为什么要去啊?”我反对道,还不知道能不能混进男生宿舍,多带一个人多一份危险。

“你忘记上次答应我的条件了吗?”

我眨着眼仔细地想了想,才想起上回我冒着米妍的名在论坛发帖时,跟她交换过一个条件,那就是我要促成她和顾谦之约会。

米妍见到顾谦之的第一眼就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之后对顾谦之的暗恋更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拗不过米妍,只好带上她去蛋糕店买了两个三明治,准备一个鸡蛋三明治给顾谦之,而另一个鸡腿三明治打算带给司明旭。

他不是要惊喜吗?大晚上的有人给他送夜宵难道不算惊喜吗?

去之前,我打了个电话给顾谦之的舍友小丁,小丁是我唯一认识的顾谦之的舍友。他本名丁定,学霸一枚。第一次见他时,他正在读书,很有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就读不好书,所以对读好书的人有一种天生的仇恨心理。那时,他刚读了荀子的《君道》,却能在我面前一字不漏地背诵出来,我顿时肃然起敬,觉得此人的身影高大了许多。

我以为小丁已经可以算是学霸中的精英,但偏偏他还被顾谦之给压着,每一年法律系学金的第一名,总是被顾谦之给摘取。顾谦之是学生会的主席,小丁偏偏就是副主席。只要有顾谦之在,小丁就是千年老二。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是很怜惜小丁的。

小丁很快就接了我的电话,他开门见山道:“找顾谦之吧,他不在宿舍。没什么事的话,就这样吧,我还得看书呢!”

“喂喂,等会儿!”生怕小丁挂断电话,我急忙喊道。

怪不得总是交不到女朋友!我暗自腹诽了一会儿,说:“我给他带了东西,你来楼下接我。”

我捧着两个三明治和米妍站在男生宿舍楼下,米妍今天穿了吊带外加短裙,打扮得异常妩媚,来来往往的男生都时不时地朝她望几眼。

我游说了半天,小丁才肯下楼接我们。

“女生不能进男生宿舍的,你们不知道吗?”一见面,小丁就义正词严道。

“可是我要给顾谦之送很重要的东西啊。”我也不甘示弱。

小丁咳了几声,对我道:“你身后那位穿得那么少,就更别想进男生宿舍。”

“你说谁呢!”米妍立马囔道。

“这不是明显的事吗!”

“流氓!”

还没进入男生宿舍,这两个人就莫名其妙地斗起了嘴。我慌忙出来做和事老,可怜兮兮地磨了半天,最后小丁抬高了音调,冲着米妍翻了个白眼:“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特别是你!”

当小丁把目光转向米妍时,我僵着笑,死命攥紧了米妍的手,以防她使出霹雳掌把小丁劈成两半。

上了宿舍,没料到的是小丁所在的楼层都停了电,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小丁的宿舍空无一人,就他的书桌上还放着一盏蓄电台灯,面前摆着一本厚厚的司法书。

都停电了,这位学霸还是爱不离书!

“你们宿舍没人吗?”米妍怯怯地走进了宿舍。

“是啊,不是跟你们说了顾谦之不在吗,东西放下就可以走了。”小丁一到宿舍就捧着司法书,不耐烦地说。

“不行,我要等谦哥。”米妍找了个位子坐下,一副不等到顾谦之不罢休的模样。

“随便你吧。”小丁木着脸道。

我也不想就这样离开,正好可以试探下司明旭在哪个宿舍:“小丁,司明旭是不是在你隔壁宿舍啊?”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语气不佳道:“你问这个干吗?”

我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随便问问嘛!”

“是,这学期刚刚搬到隔壁宿舍。”小丁淡淡地回道。

“哦……”我笑了笑,看来顾谦之说得没错,司明旭真的是住在他的隔壁。

哈哈哈,真是太好了!绝不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我眼珠子转了转,对着米妍说:“我去外面走走,你在这儿等我啊。”

我甩着手,望了望隔壁宿舍,恰好门没有锁上。我好奇地靠在宿舍的门上,往内探了个头,漆黑一片的宿舍,只听到里面好像有涓涓的流水声。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人从我身后经过,径直往宿舍里去,在黑暗中翻箱倒柜,找到了什么东西后,又迅速出门,见我还在门外,便问道:“喂,你是哪里来的女生啊?”

“我……”我吞吞吐吐了半天,做贼心虚地说道,“我是找司明旭的。”

“找司明旭?”那男生反问了一句。

我这才透过隔壁幢的宿舍幽暗的灯光看清了这个男生的脸,他额头上的大痣异常明显。

“怎么总是有女生偷偷摸摸地来男生宿舍。”大痣鄙夷道,又望了我一眼,“他在浴室洗澡,我要出门了。你在里面等他吧。”

这样真的好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好吧,而且他还在洗澡。

我咳了几声,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照了照,真是奇怪了,男生宿舍都这么整齐吗?刚刚在顾谦之的宿舍时,就已经感叹过了它的整齐有序,可能因为有小丁在的缘故,宿舍内的每张书桌上都堆满了书。而这间宿舍就是到处都贴着女神的照片,特别是有一张书桌前的墙壁上贴着一张偌大的Angelababy的海报。

不仅墙壁上的Angelababy只穿着一身红色的泳装,面前摊开的杂志上也是几个穿着比基尼的女生,那样傲人的高峰让我自惭形秽。

我在微弱的灯光下,端起那本杂志又翻了几页,全是穿着极少布料的性感女生。

我嗤之以鼻:“什么癖好啊?大胸了不起啊!”

我走来走去,突然听到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我咽了咽口水,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屏住呼吸等待司明旭。

静默片刻,里头传来一个呼声:“大痣!”

“大痣!”浴室里的人又喊道。

我小心翼翼地走到浴室的门口,轻轻地贴着浴室门,冲着里面说:“大痣不在。”

“什么?”

浴室里传来的声音怎么越听越不对头。就在这时,浴室的锁头突然拧开,漆黑一片的宿舍顷刻间亮了起来。

就在这一瞬,来电了!

“啊!”

“啊!”

我和浴室里的人同时大叫了起来。

“砰”的一声,他迅速地又合上了门。

我瞪大眼睛,半天没法合上嘴,因为,浴室里头那个男人竟然***……

重点是,他是司明旭就算了,而他居然是顾谦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