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半生缘泪洗浮生_卓嫣青华络_挽歌

2020-05-29 18:02

《半生缘泪洗浮生》由小编给各位带来,是近期非常火热的言情小说。主要角色有卓嫣青华络,情节内容十分新颖,各位读者们,赶快来看一看吧!

免费阅读

一晚未睡着的慕木想了一整夜,心思着还是得先把真相告诉华络。毕竟三个月来,她已经尽责了。上次只是留了一封简单的信,想必他还不太明白。或许在他看来,离家出走只是他的妻子任意而为的举动。纸包不住火,更何况自己也早有打算脱身的念头。

打听到华络在书房,慕木就赶了过去。刚梳洗完毕的华络打开门,准备吃个早点。却看见了正往这边走过来的慕木,看她神色似乎要说什么事。倒也不再走动,站在门口好似迎接着她。

“怎么?娘子这么一大早就来关心为夫?”华络想到眼前之人并不是他的妻子,倒有些想要调戏。整整三个月,难道她就不怕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吗?还当真女子不怕自己的清白被毁,一世落得一个污名。

“收拾你这副做戏的嘴脸吧。我今日来,是有话想要跟你说。”慕木已经打算告诉他一切的真相,也失去跟他玩闹的心情。对着他,落落大方的说道。

华络见她竟然不同往日,心知定是跟那件事有关。待他愣神之际,慕木已经越过他的身子走进了书房。而绿萍却并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门口候着。华络也转身进去,还不忘将房门关上。

“华家少爷,今日我是来向你辞行的。”慕木望着他,好像再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这口吻,好像是特意来向故人辞行。

“哦?”华络将双手环起,身子倾斜靠在墙壁上。挑眉直视她的目光,静听她的下文。

“再次我特意告诉你一件事情的真相,其实我并......”

“你想说的是,其实你并不是我要娶的卓嫣青是吗?”

华络干脆打断她的话,亲自替她说了出来。

果然,慕木脸上闪过惊讶的表情。可却稍触即逝,随后换上一抹笑容。见他已经一清二楚,也就不在拐弯抹角。一点都不认为,这是一件对不起人家的事。反倒还理所当然的,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虽然我在你们华家住了三个月,但是我的付出也刚好抵消白吃白住吧。既然如此,那就两不相欠。明日我就会离开你家。”

华络将她那么快就撇清关系,只觉得好笑。之前还觉得这个女人善良,此时还真是冷血无情。瞧着她走过自己身旁,华络伸出一只手拽着她的胳膊,笑着开口叫住她:“等等。”

慕木停住脚步,扭头望着他。并不言语,用眼神询问他。

“你说你不是我华络的妻子,可我八抬大轿娶进门的是你,拜堂成亲的也是你。到如今,岂能是你一句话就能逃脱的了的?那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想离开,可以。但是,你得把我妻子找回来。否则,你就是我华络的妻子。”华络低着头,在她耳畔吐气若兰道。语气中,隐约透露着一丝丝的威慑。

慕木没想到他竟然会说这样的话,这倒出乎她的意料。本想着他并就不喜自己,如今放他自由肯定是求之不得。可此时,他这意思倒是不让自己走了。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慕木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他。就算自己一走了之,他有怎么奈何的了。

“是啊。你凭什么要听我的?”华络松开她的手,自在的越过她。

慕木的视线随着他移动,等待着他的下文。华络走到书桌旁边,端起那杯凉了许久的茶喝了一口。接着再抬头看着她,放荡不羁的一笑,道:“如果你就这么一走了之的话,那我就只能昭告天下。说,有个女子贪图我华家的钱财谋害新娘,代替新娘嫁入华府。哎,虽说你长相平平,但是我记性还是勉强可以凑合。正好我最近喜上了画画,到时候画上几张你的画像,让天下人都知道你。反正我华家,钱财还是有的。”

此时的华络已经没有往昔的平庸,倒是狡猾的像一只狐狸。还是外面无害,实着极其阴险。这倒是往日都没有表露出来,隐藏在醉生梦死下的真实。

“你......没想到你真无耻。”慕木还从未发觉,他还有这一面。一时之间,让她找不到话语来回驳。扔下这一句话,就打开房门离开了。

华络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倒觉得有趣。谁让她一副风轻云淡,自以为是的模样。本是可以让她离开的,但是别想那么痛快的走。

而客栈当中,骆子安也在琢磨这一件事。昨晚没来得及问她,怎么会变成华家的少夫人。思来想去目前最主要的事,应该是还她清白。可这就必须的找到真正的华家少夫人,不然怎么还她清白。

想到此处,骆子安立即对着趴在桌上一副慵懒样子的东临道:“东临,你派人去京城向卓家通报。说卓家小姐逃婚之事,再派人去找卓小姐的线索。”

“二哥,你是着急过头了吧。如果让卓家人知道了,那不是丢尽了他家的颜面。到时候,还不得出点什么事呢。”东临虽是叫他一声二哥,可是全然没有把他当成二哥。听他这么一说,反倒还指责他起来了。

被这么一说,骆子安也觉得这样不妥。更何况,有些事还得麻烦卓家。这卓华两家若是发现此事,定然是私下解决。要是逃婚的事情传出去,两家的颜面就丢大了。看来得在事情没有闹大之前,找到真正的华家少夫人。

“那你就私下带人去寻找卓家小姐。三日之内,必须要有线索。”

“好,我这就去。”东临有气无力的起身,往外走去。

而门口偷听的女子,听到此处立即转身躲进了自己的房内。她紧紧的关上房门,背靠在门上喘着气。一颗心,却狂跳不安。等缓过来,她走过去给自己倒了杯茶坐下。喝了一口,定了定心。

在心里想着:没想到这么巧,他要找的人竟然是阴差阳错替我嫁入华家的女子。可如今已经东窗事发,我又该怎么办?趁他们还不知道我的消息,现在离开吗?可是,离开了就见不到他了。

这个跟随在骆子安身边的女子,正是卓嫣青。在逃婚的路上,卓嫣青遇上了骆子安。仅仅是那么一眼,就让卓嫣青想要追随一生。

经过逃婚之事,卓嫣青就立誓此生定要嫁自己心仪之人。反正逃婚都已经做出来了,那么从今往后就彻底为自己而活吧。

可事与愿违,偏偏她爱上的人,并不爱她。卓嫣青坐在房内,的想着到底是离开还是留下。她不舍得,也不知道离开之后将去往何方。

“咚咚咚......嫣然,你在里面吗?”骆子安站在门口,敲着门问道。

敲门声把卓嫣青给吓了一跳,回过神就疾步上前给他开门。骆子安将她脸色有些苍白,关心问道:“你怎么了?脸色如此苍白?”

“哦,没事。刚醒来做了一个噩梦。”卓嫣青胡乱编着瞎话,笑的不太自然的回道。就连站在门口,也忘记了让他进去坐。

“那你今日好好歇息吧。我有些事要忙,就不打扰你了。”骆子安说了一句关心的话语,就要离开。他过来就是跟她打个招呼,免得她不知道瞎担心。

“安大哥。”卓嫣青脱口而出的喊住他。她自然知道,他所谓的有事是什么事。

“怎么了?不舒服,要请大夫吗?”骆子安回过头,不解的问道。

卓嫣青摇摇头,期期艾艾的询问道:“安大哥,如果......你找到了你要找的人。之后,你会怎么做?”

骆子安也知道她对自己的心意,趁机也好断了她的念头。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如起誓般的说道:“若她愿意,今生今世绝不相负。”

这般深情话语,却让卓嫣青的心跌入谷底。既然如此,倒不如看着他幸福也好。卓嫣青深吸一口气,不再犹豫的说道:“我跟你一起去华府吧。”

“你去做什么?”骆子安不明的问道

“我是卓嫣青,华家的真正的少夫人。”卓嫣青莞尔一笑,陈述道。

骆子安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那你是要回去?”

她好不容易逃婚,如今又要回去。女子逃婚,得需要多大的勇气与魄力。

“是的,我要回去跟他说清楚。 我不应该选择逃避,应该当面跟他解决。”卓嫣青已经想明白,与其让他人做替身,倒不如将此事了结。

不待他回话,卓嫣青对着他嫣然一笑就拉着他的手臂往外走。骆子安被她亲密举动给吓住,却并没有挣开她的手。

其实卓嫣青心里清楚,总有一天会知道真相。与其到时候让他把自己去换他,倒不如亲自承认。起码,不会那么心痛。更何况这本就是自己的事,应该自己去解决。

行走在不知被多少脚步踩踏过的街道上,热闹的气氛与两人有些格格不入。卓嫣青依旧笑盈盈的,却不再东张西望。骆子安神色淡然,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而此时街道上角落中的几个神色诡异的男子,他们时不时的盯着骆子安。向不远处正坐在包子铺的男子做了个手势,男子点头会意。坐在茶馆喝茶的男子也点头,悄悄地将一个包裹打开。一道亮光闪过,正是一把大刀。

等骆子安走到他们埋伏下的地方,躲在伞中的一位蒙面人率先杀了出来。对着前面的骆子安,就挥出一剑。站在他身旁的卓嫣青见状,立即用力扑倒他。两人双双倒地,骆子安逃过凶险的一剑。躲在隐蔽之处的人都冒了出来,都亮出了大刀。经过此处的人,都被惊吓的急忙逃走。小贩们也来不及去收拾东西,拿着钱财就逃离了这危险之地。不等骆子安站起来,刀剑又朝他砍来。他一手抱着卓嫣青,打滚着躲避这一刀刀。大刀砍在地上,留下一道痕迹。骆子安躲在了买胭脂的柜子下面,那些刀剑都砍在了上面木柜上。胭脂水粉洒满了一地,扑面而来都是香味。骆子安想着,很显然这些人是有备而来,自己一人还带着不会武功的她。

“你在这别动。”骆子安将她放在一旁,交代一声就上前迎敌。

“你小心点。”卓嫣青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只好安安分分的呆在这。

骆子安赤手空拳迎敌,已经占了下风。刀剑无眼,他身手敏捷的避开一次次的危险。他一拳打在迎面而来的脑袋上,一手抓着他的手臂。一用力就将那人的手动弹不得,他趁机夺过手中的大刀。而身后的人,正拿着剑,朝他胸口刺来。骆子安一脚将那个人踹开,急忙用大刀抵挡着惊险的一剑。

蒙面人眼中瞬间泛起了阴寒的杀意,迅速的抽开剑。一个疾步,又刺向他的喉咙。骆子安侧着身子躲闪着,趁机拿着刀砍向他的身子,蒙面人不慌不忙高抬一脚,正好踢中骆子安握刀柄的手。他只好松开刀柄,往后退了几步。

“别动,否则我就杀了她。”此时一位男子用刀低着卓嫣青的喉咙上,以此要挟道。

“放了她。”骆子安语气强硬的说道。失去了往日的温润君子,添了一份英雄气概。

“明日,带着我们想要的东西来城外的山上。否则,你就给她收尸。”蒙面人只露出一双眼,气势却让人害怕。

随后,他们一群人带着卓嫣青就离去。骆子安神色凝重的看着他们的背影,琢磨着:这些人是哪一路人派来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