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云自不知情深处

2020-05-29 21:05

捡到一个男人

当云若夕看到那一树树的白色孢子时,简直要开心得跳起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深山老林里,居然长着这么多的野生银耳。

要知道这野生银耳,在古代,可是只有贵族才能吃得起的稀罕玩意。

她发了!

云若夕兴奋之极,上前就要准备采摘银耳。

可就在她动手时,树上却突然落下一个冰凉丝滑的绿影。

云若夕定睛一看,惊恐了。

这不是有毒的竹叶青吗!!!

云若夕赶紧抬手去甩,却是晚了一步,那小青蛇已经张口咬在了她的手上。

嘶——

疼疼疼!

云若夕连忙将那蛇扯开丢远,然后按住伤口,狂挤毒血。

她对毒蛇虽然了解不多,但也有基本的常识。

这种竹叶青的毒素,是神经类的,非常厉害。

如果不赶快就医——

等等,就什么医,这里哪有医院啊。

她还没手机!!!

云若夕的内心是崩溃的。

银耳这么值钱却无人摘采,肯定有原因。

她就知道,天上没那么容易掉馅饼。

云若夕尝试去平复自己的心情,以防止血液循环加快,毒素蔓延,可这时草丛里,却又传出

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她循声望去,就再也没法平复了。

苍天,那些杂草丛里冒出的,居然全是清一色的倒三角形的小脑袋!

至少有十多条。

云若夕转身就跑,连背篓都顾不上了。

本以为孙婆婆说有很多毒蛇,是夸张手法,现在看来,根本是写实手法!

云若夕跑得极快,一心想着就算被毒死,也不要被群蛇包围,死在蛇堆里!

可她没想到,这人倒霉了,喝水都要塞牙缝。

她才跑了一段距离,就被一根断木绊住,扑的一声,栽下了旁边的斜坡。

“啊——”

云若夕尖叫着不停翻滚,然后咚的一下,她就感觉自己落了地。

不对,应该不是地。

因为地没有这么烫,也没有这么软。

更重要的是,地不会闷哼一声!

云若夕起身抬头,就见自己身下压着个戴面具的男子。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对方喷出一口鲜血,晕死了过去。

云若夕只懵逼了半秒,就意识到了什么——

她这不会是…

砸死人了吧!!!?

云若夕赶紧从对方的身体上下来,然后去探查他的脉搏。

发现对方还活着,才微微松了口气。

可现在该怎么办?

没有仪器,没有药物,她也救不了他啊。

云若夕突然有些后悔,早知道会穿来古代,她就该学中医,至少现在还能把个脉,知道对方伤到了哪里。

“你坚持住!”

云若夕没多想,准备抗这男人下山,给他找个大夫。

谁曾想,她这一架,自己都差点吐血了。

这个男字实在是太重了,身高起码有个一八九。

虽然身材修长,一点也不胖,可有些男人,肌肉密度高,瘦归瘦,重量却是一点也不少。

云若夕突然有些不想救了,毕竟她自己被蛇咬了,自身都还难保呢。

可职业病在那里摆着,她还是咬紧牙关,扛起了对方。

结果没走几步,她就又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云若夕回头一看,懵了。

这些蛇怎么全都追来了?

不是说蛇类一般只攻击侵入领地的人吗?

她都滚这么远了,还不放过她!???

眼见领头的一只小青蛇,吐着蛇信子朝她靠近…

云若夕心一横,抱住男子就开始往山下滚。

这个过程是极其痛苦的,云若夕感觉自己的后背,被无数枯枝碎石划拉磕绊,等到“砰”的一声停下时,她感觉自己的脊椎骨都要碎了。

但她没去管自己,而是先着急查看被撞在树根上的男子。

“你没事吧。”

她看了看,发现对方的左侧头部虽然被撞出了一大块肿胀,但仍旧还有呼吸。

云若夕不禁感慨:天不亡你啊,少年。

坚持住!

她重整旗鼓,准备去架起对方。

可谁想,她刚架起男子没走几步,腿一软,手一滑,那男子就再次滚下了山坡。

云若夕一声惊呼,仓皇去追,还没靠近,就又是砰的一声。

她下意识的抬手捂脸,有些不忍心去看。

但再不忍心,她也得确定对方死没死。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云若夕一边念,一边摸上了男人的脖颈,结果发现,这男子的脉搏居然还在,而且他被剧烈撞击的脊椎,也没有断裂。

这男人的身体是钢筋水泥做的吗?

云若夕感慨归感慨,却是来不及多想,继续驾着那男子往山下走。

结果没走几步,就又摔了。

于是乎,在这种摔倒又扶起,摔倒又扶起后,云若夕总算把被晕得更死的男人,拖回了自己的茅屋。

刚准备歇两口气,就见一个三角形的小脑袋,从旁边的破窗口处冒了出来。

这蛇怎么还在?

云若夕怒了!

这该死的蛇,当她不反抗,是真怕了它?

她转身去提旁边的矮凳,想去砸它。

可没想到那小青蛇突然闪电般地滑了进来,一口咬在了男子的脖子上。

不好!

云若夕顿时抢步上前,将那小青蛇丢出了窗外。

可男子白皙的脖颈,已经添上了两个小小的青紫色的牙印。

云若夕顿时有些崩溃,她这好不容易辛辛苦苦“救”回来的人,还没来得及给他找大夫,就

被这毒蛇给祸害了。

不行!

不能放弃。

她这不是也还没死吗。

这说明,这蛇毒不会立刻将人毒死。

于是云若夕立刻冲到男子身边,去翻他的衣裳,希望能找到点碎银,让她去找辆车。

结果她刚把手伸进对方的衣领,草席上的男子就睁开了眼睛。

“你…”

男子的声音清冷,看着她伸到自己胸口的手,目光犹疑。

云若夕立刻收手后退,“你,你别误会,我不是要对你做什么,只是想看看你身上有没有钱,哦,当然,我也不是贪你的财,只是想拿钱去给你找大夫。”

男子静静的看着云若夕的眼睛,似乎是在看她有没有说谎。

云若夕立刻解释道:“我是这里的村民,上山采草的,结果不小心遇到了蛇,然后…然后我就发现你晕倒在山凹里,还被蛇给咬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