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陈美意顾嘉俊小说叫什么名字 陈美意顾嘉俊

2020-05-30 06:01

我的缺点是缺点你

推荐指数:10分

陈美意顾嘉俊是著名作者恋上一滴泪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下面看精彩试读!《我的缺点是缺你》是《花火》杂志常驻作者恋上一滴泪最新短篇故事集。书中的十九个故事分别刻画了不同的人物故事、青春记忆,内容涵盖了爱情、友情、自我奋斗,亲情,理想,等等。每篇故事有不同的故事风格,或悲伤阴郁或诙谐幽默或温暖治愈。即便是他人的故事,但其中一定也有每个人不可磨灭的青春印记。

《我的缺点是缺点你》 四、我怀念的 免费试读

四、我怀念的

1.她说是的,我要结婚了

晚上十一点,赵安森开车来到平时经常光顾的清吧,还是坐的老位子,在二楼的尽头,旁边有一扇小窗户,能窥见外面一角的景色。

这个位子是最不起眼的,赵安森想,他总是为顾明月考虑周全。

半小时后,顾明月姗姗而至。她穿简单的牛仔外套和卡其色休闲裤,头顶扣着一顶随处可见的黑色鸭舌帽,远远看过去像是刚刚下课准备出去玩的大学生。

赵安森冲她挥挥手,明知道她早就熟悉这个老位子,可总想多做点动作,让她注意到自己。

他们一起坐了许久,时间一分一秒滑过,直到赵安森被一阵困意袭击,准备开口说点别的话题时,才终于听到顾明月悠悠开口道:“嗯,这次是真的。”

赵安森来不及作出应有的反应,又听见她说:“来,祝福我吧,祝福我要嫁出去了!”

这一刻,赵安森听见自己身体内某个地方轰然碎裂的声音,他腾出一只手轻轻抚上胸口的位置,然后咬紧牙关用力按着,可到底太疼,他轻轻合了合眼,用牙齿啃咬着无辜的嘴唇,悲哀的是,疼痛却有增无减。

那一晚的最后,赵安森只记得顾明月仿佛一直在笑,笑得不可抑止,可笑着笑着,又有磅礴的眼泪流出来的画面。

2.越是美好,越是悲苦

赵安森遇见顾明月的那一年,是十四岁。

十四岁的小小少年,喜欢穿白色背心黑色短裤大街小巷地跑,那时候,“长大”还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赵安森平日的爱好是踢足球,所以每当家长或同学问他长大以后想做什么的时候,他随口一说“足球运动员”。

仿佛很光荣似的,至少当时他认为是很威风的一件事。

所以当他听说顾明月长大以后想要当一名“当红演员”的时候,不好意思,他和其他同学一起不怀好意地笑了。

当时,同样只有十四岁的顾明月把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她哪里像别人一样随口说说,黑葡萄一样清亮的双眼透出一股让人诧异的坚定,她仿佛没听见同学的哄笑,微微张了张嘴,又重复一遍,“我以后一定会当上演员,很红很红的那种!”

这一句话说得掷地有声,全班的同学忽地都安静下来。

而当时坐在她身后的赵安森感到心脏的位置狠狠震颤了几下,不由得对这个同班两年,却始终不甚熟悉的同学有了新的认识。

说来也奇怪,没有多少人会把同学无意中说出口的一句话记得这么清楚,可赵安森不仅记得,并且一直深深埋在心底。

多年以后他再和顾明月说起这件事,顾明月是记得有这件事,可不记得具体细节。

赵安森后来想,他也许是在十四岁的那一个瞬间,没有任何理由就喜欢上她的吧!

那天顾明月当众说出自己的伟大梦想后,没有掀起任何风波,大家该干吗还是干吗,可赵安森有时会拿手指戳顾明月的后背,问她借各种东西,细小的如橡皮、尺子,大的如上课笔记等等。

赵安森是属于那种和谁都能说上话的性格,可顾明月不一样,她在班上几乎没有朋友,所以一开始她看到赵安森问自己借东西时,会觉得很惊讶,后来慢慢习惯,也会回头和他说上两句话。

有一天,赵安森无意中问顾明月:“你周末在家都干吗?”其实他周六那天有一场足球友谊赛,想让顾明月也过去看看,多一名拉拉队员,可以凝聚士气。

哪承想,顾明月扶了一下快滑到鼻翼的眼镜,说:“帮妈妈看铺子。”

“哦?”赵安森觉得新奇,“你们家是做生意的?”

话一出口,要收回去已不可能,顾明月微张着嘴看着赵安森,然后十分缓慢地摇头:“不是呢!”

“这样吧,你周末回来学校看我踢足球吧!我们班和隔壁班要打一场友谊赛。”

顾明月难得受到邀请,明明想说什么,到底张了张嘴,还是没敢说。

周六下午,赵安森他们一帮人浩浩荡荡回到学校踢足球,然而该来的人都来了,偏偏没见到顾明月。

他不知怎的,莫名有点恼火,好几次临门一脚都没中,被其他队友鄙视了好久。

虽然他和顾明月还不算熟,但起码他感觉,顾明月不是那种随便会放鸽子的人。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他又想起,他似乎问过顾明月住在哪,他可以去找她啊!

比赛一完,赵安森拉也拉不住,像一头暴躁的小豹冲出学校,直奔顾明月家里去。

哪承想,顾明月真的有事情才会放他鸽子。

顾明月她爸过来了,和她妈妈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她爸很过分,把小摊里的盗版CD和VCD统统踩烂,让她们母女俩做不成生意。

赵安森赶到时,只见路边一个卖盗版碟的摊位一片狼藉,顾明月她爸已经走了,但她妈妈气急攻心,缓不过神来,对着一帮无辜的路人破口大骂,脏话连篇。

没看到顾明月在身后时,赵安森还想,这个妇女也太泼辣可怕了,大街上见着谁,谁都骂,谁还愿意和她过生活。

“这个女人是神经病吧?”不知是谁口没遮拦说了一句,顾明月听见了,心里酸胀难受。

赵安森抬头就看到顾明月。

顾明月的脸上写满尴尬,她努力让妈妈平复情绪,可不得章法,最后顾明月妈妈跌坐在地上,像个小孩狼狈地大哭。

后来,赵安森每次想起这一幕,心脏都会绞痛起来。

他只记得顾明月妈妈的哭声多么凄苦,而那一天傍晚的夕阳无比美好,越是美好,越是衬托这对母女的悲苦和无奈。

3.她当时真的恨死他了

顾明月在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羞耻心是什么东西。

就是因为有羞耻心,她不愿意和班上同学很好,怕越好,越容易被同学知道她家里的情况:父母离婚,爸爸却不时回来跟妈妈要钱,要不到钱还会打人,大人小孩都打,久而久之,妈妈的精神出现了问题……

她只是没想过,赵安森会撞见这一幕。

赵安森事后不断保证,他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他发誓,不然就天打雷劈……顾明月没让他把更恶毒的话说完,她当时和他差不多高,眼底滑过一抹悲伤,转瞬即逝。

“我知道了,你不要说。”

“那以后……”赵安森也不太会安慰人,“如果你遇到什么困难,你记得和我说,我能帮的话,一定会帮!”

那时候的赵安森也不知道,他听起来没任何问题的一句话,会让顾明月更觉得难过。

她不需要谁来帮她,也不想被同龄人用可怜的眼神看她。

时间过得飞快,赵安森始终坐在顾明月的身后,不论老师调多少次座位,周遭的同学都变了,他们俩却一直没变过。

来年夏天的时候,他们要参加中考,赵安森去教师办公室偷瞄到顾明月的志愿表,知道她和自己一样都要考第一中学,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他都想好,如果两人志愿不一样,他就跟着填她想考的学校。那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报考和她一样的学校,以为只是习惯了,习惯一直坐在她身后,习惯一直有她的地方。

中考成绩公布那天,赵安森多么开心,他的分数足够上第一中学,想到未来三年又可以和顾明月读同一个学校,他就觉得痛快。

可是顾明月却考砸了。

知道顾明月的分数只能上建在郊区的第二中学时,赵安森犹如晴天霹雳,笑容僵在嘴角,久久说不出一个字来。

赵安森无法形容当时看到顾明月脸上是什么表情,有着明显的失落,仿佛也有着暗暗的庆幸。

说到底,顾明月自从被赵安森撞见她不愿回想的那一幕以后,她开始觉得害怕,害怕有一天赵安森会不小心把这件事说了出去,然后像病毒散播一样传开去。

尽管,她打心底是相信他的,可也总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胆。

这下她也很意外自己会考砸,也罢了,反正最重要的是高考,未来三年努力一把,总能考一个好的大学。

吃散伙饭那天,赵安森坐在顾明月身旁,一直想多和她说说话。可他平时人缘太好,男生都跑来和他说话,顾明月只是顾着默默吃菜。

赵安森后来被几个男生叫去打球,无奈,他去了。

结果他一走,有两个女生神秘兮兮地坐到顾明月身旁,问:“顾明月,你妈妈……”她们一边小声地说,一边抬起手指了指自己脑袋的位置,“是不是这里有点问题呀?”

顾明月的血液仿佛逆流,手脚四肢变得冰冷。

“你们……”

“我们听说的啦!”那两个女生其实想着反正是最后一天,以后也见不到顾明月,想着把从别人嘴里听到的事情问出来,哪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大,顿时惊得不敢说话,讪讪地走开。

顾明月胃口全无,而且总感觉其他同学看她的眼神都变得奇怪。

她连忙起来离开酒楼,回家的路上天空下了大雨,她哭了一路回家。

赵安森当时不知道,顾明月那会恨死他了,她想当然地认为,除了赵安森,没有第二个人见过她妈妈发作的样子。

4.他们已经错过最好的那几年

升上高中以后,再也见不到顾明月的赵安森,到底变得不太一样。

他开始长高,从前一米六的个头一下子蹿到一米七五;他的食量很惊人,每一餐都要吃三大碗米饭;他还是喜欢踢足球,个子长高力气也长,有能力在很远的地方射中球门……

可他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任何顾明月的消息。

赵安森来到曾经撞见顾明月的那条路上,路两边仍然摆满各种小摊,可顾明月的妈妈已经不在这边。他不死心,又骑老远的车来到第二中学,光是高一就有二十个班,他也不害臊,一个班一个班地问下去,终于问到第十九班时,看到安安静***在窗边写作业的顾明月。

她好像没怎么改变,只是头发长长了,侧脸被外面的阳光打上一层光晕,看着更明艳动人。

那一瞬,赵安森终于理解他为什么会想再次见到她。他听到自己心跳如雷的声音,很不真实,却又是真实的。

他可以厚着脸皮、惨遭白眼地抓住很多陌生人问顾明月的消息,却忽然失去所有勇气,走到她面前去。

待他终于酝酿好情绪准备走过去时,有人比他早一步走到顾明月身旁,敲响窗户,吸引她的注意力。

赵安森后来每次提起高木,总是恨得牙痒痒的,高木那家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可他家很有钱,他本人也财大气粗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喜欢顾明月,说愿意罩着她,而普通高中又是一个喜欢拉帮结派的地方,顾明月没有明确拒绝他,他便真的一直罩着她,整整三年。

那时候,顾明月还是不愿意见到赵安森的,每次他来二中找她时,她没办法,只好叫高木过来挡着。

来回几次以后,高木也间接认识第一中学的赵安森,而顾明月可是他心中的女神,顾明月多次明确表示不想见到赵安森,不久后赵安森就成了高木的头号敌人。

年轻男孩总是喜欢意气用事的。

后来在高二下学期的某一天里,赵安森再也忍受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找了一天周末约上高木一起踢足球。

赵安森带他的同学杀过去,高木率领自己的同学严阵以待。

那一场足球赛,踢到后面都不成样子了,一帮男孩子敌我难分地扭打成一团,直到顾明月听到消息匆匆赶来,他们才终于收手。

高木人高马大的,把赵安森教训得鼻青脸肿,顾明月看着赵安森,不知怎的,心脏深处蓦地柔软了一下。

也许,当年那件事,只是他少不更事犯下的一次错误吧。是人都会犯错啊不是吗?

看到顾明月终于愿意搭理自己,赵安森别提多兴奋,晚上他请顾明月去游乐场玩,她没有让他知道,她长这么大,是头一回来到游乐场这种地方。

因为家庭不幸,所以连带着一家大小都会喜欢去的地方,和她统统绝缘。

“顾明月,”坐在会发光的回旋木马上,赵安森终于再次看到她的背影,连声音都沾染蜜糖一样甜,“你以后还是想当演员吗?”

顾明月吃惊地回过头去,她惊讶,原来他一直记得。那时候的她,岁月正好,美得不像话。

“嗯。”顾明月重重点头。她已经十七岁了,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或者说,她从还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那你加油啊!”

后来,赵安森鼓起勇气问,她这几年对自己如此冷淡的原因,顾明月吞吞吐吐,终于把当年的事情说出口。

赵安森一听,惊得差点晕厥:“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向第二个人说过!”

顾明月才恍然大悟,也对,谁规定只有赵安森才能经过那条路,其他人也可以经过啊!

顾明月认认真真地冲他道歉。

那一晚,可以说是赵安森这几年里最开心的一天,月色这样醉人,顾明月这样美丽动人。

幸运的是,他们几年以后冰释前嫌。可不幸的是,他们其实已经错过最好的那几年。

5.只感动到自己,感动不了她

升上高三以后,顾明月开始张罗着报考演艺学院的事情。

艺考要自己去不同的城市参加答案,她也不怕苦。她的梦想是要当一名演员,便义无反顾朝着这条路走下去,一直走到底,不撞南墙不回头。

赵安森和其他人一样,每天做写不完的试卷,看比砖头还要厚的各类书籍,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第二中学看顾明月,但心底时刻挂念着那一晚,他带她去游乐场玩,她坐在回旋木马上,美得像仙女的模样。

不久后,赵安森的仙女坐很久的火车去北京参加演艺学院的面试。

赵安森莫名觉得不安,顾明月怎么这么大胆一个人去北京?她万一在路上遇到坏人怎么办?

赵安森偷偷向老师请了五天假,这对当时的高考生来说,缺了五天,很可能会在高考上落下二十分,可他不管了,连夜买了一张硬座火车票,赶往北京。

顾明月从考场出来后,看到他风尘仆仆站在演艺学院门口,那一瞬间,不是没有感动的。

赵安森在火车上没睡好,没洗澡,甚至被空调吹得感冒了,他想自己肯定是狼狈的,但转念一想顾明月会感动,就又撑起一个笑容,乐滋滋的。

可谁能想到,顾明月的身后站着一个英俊不凡、气宇轩昂的男生。

“明月,他是谁啊?”是那个男生先开口问的。

“我的初中同学,赵安森。”

“你是……”赵安森警惕地看向对方。

“我叫邓亨,也是来面试的。”

邓亨是北京人,父母都是当官的,平日出行都有专车接送。

其实这些信息赵安森当时是不知道的。但到底,有一些人一生下来就与众不同。那一天,邓亨自来熟地邀请顾明月到处走走,用他们家的小车载着他们到处去,又碍着赵安森也在,索性三人一起走。

但赵安森仿佛隐形一般,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到了晚上,邓亨送顾明月回去她的酒店休息,并且约好第二轮面试一起出发的时间。

顾明月这时才有空搭理赵安森。

“我,我今晚住哪里啊?”赵安森后知后觉地发现,邓亨和高木是完全不一样的男生,他从前不把高木那种人放在眼里,但这一刻,他和邓亨才简单相处过几个小时,他怎么感觉,他就要失去顾明月呢!

顾明月果然开口说:“你怎么一声不响就来了?你赶紧回去复习答案啊!”

赵安森倍感委屈,又不想惹顾明月讨厌,只好隐忍点头。

“嗯。”

“我知道你不放心,但我已经不是小女孩了,你看,我一个人来北京完全没问题的。”

到头来,赵安森不管不顾赶来看她,只感动到自己,感动不了她。

赵安森又坐硬座回去,之后他给顾明月打过好几次电话,但她都和邓亨在一起,所以通常聊不上几句又挂掉。

渐渐的,赵安森不再自讨没趣。生活仍然如白开水一般,平静,没有一点波澜。

过不久,顾明月一路闯关,顺利考上北京其中一个演艺学院。等到她从北京回来,赵安森莫名觉得她变得不一样,她变得更自信更有气质,眼神也充满不可思议的光芒。

赵安森还见到邓亨陪她一起回来。

他没有问顾明月,她和邓亨的关系,他不敢问,怕听到最不想听见的答案。那段时间,没有了学业的重压,顾明月带着邓亨把这座小城逛遍,赵安森偶尔跟踪过几次,也被顾明月发现过几次。

有一天晚上,顾明月主动打给赵安森:“赵安森,你不要再跟着我们了,邓亨很不高兴。”

“……嗯。”长久的沉默后,赵安森只能说出一个“嗯”字。

“我们,以后还是少点联系吧。”

赵安森来不及问为什么,顾明月直接挂了电话,他连忙回拨,却发现电话显示占线。

他做错了吗?他什么也没做错,可心脏的位置突然刮起一阵龙卷风,顷刻把他的身体掏空,犹如一座空城。

6.分明在看一个怪物

没有人知道,赵安森为什么要这么执著。

高木早就放弃顾明月,和小学妹谈恋爱。他也提醒过赵安森,顾明月以后会越来越好,不是他和赵安森这类平凡人可以够着的。

赵安森咬咬牙,把所有志愿统统填到北京的学校。

可想而知,他的成绩不理想,被调剂到第三志愿,一个特别冷门的专业。最伤心的,是赵安森的父母,担心他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念书,念的又不是什么好专业,以后毕业还怎么找工作。

赵安森真的没想过这些,但后悔已然来不及。

升上大学后,顾明月和邓亨的关系也明朗起来。赵安森想,邓亨也许会魔法,他可以让顾明月变得开朗和美好,他们总是出双入对,渐渐成为别人眼中一道很亮丽的风景线。

赵安森不时逃课去演艺学院看顾明月,每次都是站在远处偷偷看着,不敢打扰她已然幸福的生活。

直到有一晚雷电交加,赵安森在寝室和同学打牌,突然接到顾明月的电话。

那是他第一次听到顾明月这么颤抖的声音。

“赵安森,赵安森……”她话也说不利索,叫了他的名字后,只懂得哭。

赵安森也不笨,隐约感觉是她妈妈出了什么事,不然,她为什么不找邓亨,偏偏打给他。

赵安森火速赶到顾明月的学校,再拉着她一起到火车站,买最早的票回老家去。

只有站票,过道上都是人,顾明月哭得凄惨,赵安森伸出手臂为她圈出一片安全区域,不让任何人碰到她。

翌日下午,他们终于下了火车,两人马不停蹄赶到一个地方。

是精神病院。

难怪顾明月只能找赵安森帮忙,她怕自己一个人的话,不敢来这种地方。相比多年前第一次见面,顾明月妈妈变得疯疯癫癫,需要靠护士注射镇静剂才能稍微安静下来。

赵安森回头去看,蓦地触到顾明月冷得没有感情的一双眼。

他感到心惊肉跳。

那眼神,分明在看一个怪物,而不是看自己的至亲。

“这些年来,我其实一直过得心惊胆战,因为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发作,什么时候会打我骂我。”顾明月的声音悠悠响起,听着很平静,不带一丝感情,“我无法把她当正常人一样对待,更不愿意她是我的妈妈。这一下,她被送到这里来,也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赵安森心里很苦,苦得说不上话。他勇敢地伸出手,把她拉入自己的怀抱。

可下一秒,顾明月便挣开。

“赵安森,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我,也对我不错,可是我要的,是你永远都给不了的。”

“不,你可以给我一次机会。”赵安森据理力争。

“我不会。因为我已经如此不幸,我以后一定要更好更出人头地,才对得起我这些年受到的伤害和屈辱。”

7.是明月吗,是你吗

没多久,顾明月和邓亨和平分手,之后,又有人看到顾明月和某个名导演的侄子走得很近……

半学期以后,顾明月开始得到机会接拍一些小广告,她相当勤奋,总是最早到拍摄现场,留到最后才走。

她不仅努力争取各种各样的露面机会,还学会用心经营和打理各种社交平台,她不时发一些工作照上去,渐渐地吸引路人来看,没多久,还有人主动给她弄了一个粉丝群。

大三下学期,顾明月开始拍电视剧,虽然只是一个女三号的角色,但她演得很投入,不说动作,就连一双眼睛都是戏,电视剧播出以后广受好评,其中她的呼声很高,差点掩盖女二号的光芒。

这部电视剧以后,顾明月算是正式踏入演艺圈,签了经纪公司,也有自己的助手,很快,她和名导演的侄子因聚少离多而宣布分手。

在越来越多的工作机会下,感情的事、失恋的事根本算不上什么,顾明月越来越喜欢现在的自己,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她,成为她的粉丝。

她再也不是十四岁那一年,当着班上同学的面说“我想当一名当红演员”时被人无情嘲笑的小小少女。

其实没有多少人记得这件事,除了赵安森一直记得以外。

赵安森这时终于体味到高木当初对自己说过的话,顾明月是天上的明月,可望而不可即,就算有人有幸可以摘下来拥有一时,那个人,也绝对不会是他。

之后几年,时间过得更快,顾明月没有再认真谈过一场恋爱,倒是有不少捕风捉影的绯闻偶尔闪现,又蜻蜓点水一般消失。

而赵安森,仿若是她万千忠实粉丝中最默默无闻的其中一名,会看完她有份演出的电视剧和电影,遇上她回来家乡做活动,也会排很久的队只为看她露面十分钟。

但他再也没有在顾明月面前出现过,他的手机联系人的第一个号码,是她多年以前用的号码,他想,她肯定换了新号码。

转瞬便来到这一年,赵安森也开始被父母催促找女朋友,他硬着头皮去见过几个女孩,事后委婉地表示还不想结婚的打算。

半夜,他听到电话响,迷迷糊糊按下接听键,只听到一串细密的哭泣声。

他顿时醒了。

“是明月吗?”念她名字时,他的一颗心也在颤抖,“是你吗?你怎么了?”

“我妈她,去世了。”

赵安森大概也想不到,顾明月主动联系他,又是因为妈妈的事情,可这一次,这个疯癫小半生的女人,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顾明月哭得几近晕厥。

如果不是赵安森,她怕是支撑不住剩下的后事。

赵安森忙前忙后不停打点,旁人不知情的,肯定以为他是顾明月的男朋友。

可他自己知道,他不是。尽管不是她的谁,可他有幸见证了她这么多年来的经历和变化。

他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年轻男人,毕业于一间普通大学,做一份听起来没很大出息的工作,将来,大概也会和其他寻常人一般,相亲,结婚,生子。

谁会想到,他一个普通路人,竟然是大明星的同学?

也许是这次赵安森不遗余力地帮忙,顾明月对他心存感激。后来,只要顾明月忙完,她会主动约赵安森去一家不起眼的清吧喝一杯。赵安森看得出来,顾明月在演艺圈没多少真朋友,他对她仍然心动,但止于心动。

直到他终于从她口中听到,她要嫁人的消息。

8.我怀念的

顾明月结婚当天,各路媒体为了一块版面争得头破血流,网上还直播她和太子爷结婚的过程以及一切细节。

赵安森明明答应会去的,但到底食言了,他不敢去众星云集的地方,他害怕面对各种各样的闪光灯。

他自己一个人,来到当年他带顾明月去玩的游乐场里。

过去那么多年,游乐场仍然欢声笑语,只有在这个地方,再难过的情绪也会稀释许多,悲伤也会削弱一半,快乐随之而来。

赵安森坐了一圈又一圈的回旋木马,最后泪流满面。

他的手机里,静静躺着顾明月发来的一个微信:老同学,你怎么还没到?

赵安森终于知道,执著了这么多年的一个人,是时候放下。道不同不相为谋,她以后幸福与否,快乐与否,他都无权干涉。

他这一次主动了一回,把顾明月的微信狠心删除。

是删除,不是拉黑,以后都找不回来。

他不知道当顾明月看到他把她的微信删掉的瞬间,会有什么心情,大概只是郁闷一下,但也不会主动添加他为好友。

然后,他的眼前忽然穿越十年时光,回到那一年年少无知的时候。

十几岁的顾明月坐在一高一低的回旋木马上,回头冲他笑了笑。从此以后,他再也没见过她露出过这样的笑容。

他是多么怀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