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全能小中医

2020-05-30 12:04

周权瞬间脸色发黑。

秦越这是不打算放过他的意思。

不过这个问题,他貌似没有第二个答案,只能点头陪笑道:“是,是。”

心中却是骂道“是”尼玛……

“那这么说来周副院长也是个讲信用的人喽?我记得之前你可是说了,这台手术要是成功了,你就给我提鞋是么?”

“秦越,不要太过分了。”

给一个实习生提鞋,这种事周权真做不了。

上次道歉已经到了他的底线,现在要是真的给秦越提鞋,那以后在医院,他也真的没法待下去。

因为那样他就是一个笑话。

过分?

秦越冷笑贴过去:“周副院长,你现在说这些话,不觉得可笑么?你之前想的是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就不过分?要是我失败了,你会放过我?”

这种人,就应该一巴掌拍死。

周权脸色难看至极,心中也憋屈至极。

偏偏,又没有丝毫的办法。

秦越懒得再废话,直接一甩脚,把鞋丢在了周权的前面:“周副院长,麻烦你帮我把鞋子提到中医科主任办公室去。”

说完大摇大摆地走过周权的身旁。

“周副院长,身为领导,可要说话算话啊。”

黄云山站在一边,一脸冷笑,一句话就落井下石。

周权平时和他对着干,本来黄云山对他就不爽,现在这可是他自己送上门儿来的。

一条走廊都是医生护士,还有许多病人家属。

周权脸色极为阴沉。

“周副院长,你可是领导,要说话算话,以身作则啊。”

又是一句嘲讽,几个围观的医生平时也对周权很不满,这一刻终于也忍不住了。

这句嘲讽,就像是一把刀划在马大山的心上。

提鞋,丢人。

不提,他不讲信用,以后在医院没法待。

冷冷的看了秦越一眼,心中恨不得将秦越千刀万剐,若是没了这副院长的位置,他也就完蛋了,到时候自然没能力收拾秦越。

所以现在要做的是先保住这个位置。

最终,周权低头弯腰,捡起了秦越的运动鞋,跟在秦越的身后……

爽。

看着周权那憋屈的表情,秦越爽极了,刚才的倦意也都一扫而空。

不过这都是周权自找的,怪不得他。

“麻烦你了周副院长。”

中医科主任办公室。

秦越现在完全把自己当主任了,反正黄云山都当众宣布了,那他就是中医科主任,货真价实的。

周权冷冷的盯着秦越,若是眼神能杀人,现在的秦越定然尸骨无存。

只可惜,那连秦越一根毫毛都奈何不了。

“秦越,我们走着瞧。”

这里没有外人,周权把鞋子扔在地上,冷冷说了一句,直接转身离开,在周权的眼神之中,只有怨毒和仇恨。

不过秦越并未在意。

他敢这么做,就有足够的底气。若是灵枢经的传人,连一点儿自保的能力都没有,那也就不用传承下去了。毕竟,他学的可不止是医术。

若是周权真的不长眼,那就怪不得他了。

他能在阎王手中抢人,就能送两个人头给阎王。

哼着小曲穿上鞋子,这中医科的主人位置空缺了多时,既因为医院提倡西医,也因为现在华夏中医也着实没落。

正因为如此,秦越来到医院的第一天,就打定主意要坐上这个位置。

若是连一家医院的中医科都振兴不了,还谈什么将华夏医学发扬光大?

“秦越。”

刚坐下来没多久,岑菲也跟着走了进来,看她的样子,应该有什么话要说。

“岑主任,有事么?”

岑菲身上那冷冰冰的气息秦越并不喜欢,不过倒也不反感。毕竟,她实在是个大美女。

岑菲心中有着很多想法,之前她可以认为秦越是在吹牛。甚至,是跟她耍流氓,是调戏。

但是刚才的手术,她明白代表着什么。

那台手术别说几率是百分之十,可以说等同于百分之零。

偏偏秦越做到了,而且用的就是中医。

心中复杂,终于脸上闪过一抹坚决:“对不起,我为我之前的话道歉,中医,确实有中医的神奇。”

这女人道歉?

这倒是让秦越意外,微微抬头,在岑菲的脸上带满了诚恳。

一个高高在上的大美女竟然能够拉下这样的态度来,害得秦越都觉得有些内疚,微微一笑:“岑主任,那个……其实那些事你不用放在心上,我这个人,有时候说话随意了点,你别太在意。”

噗。

本来是她来道歉的,可现在岑菲看到秦越竟然一副孩子认错的样子,让她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只是来承认中医厉害的,并没有说承认你这个人哦,既然你认识到了你的错误,那晚上请我吃饭吧。”

……

这都什么跟什么,秦越有些郁闷,这饭,不应该是岑菲请么?

摸了摸口袋,掏出来几十块钱:“岑主任,不好意思啊,我就剩这点儿了,你要是跟我去吃饭,只能去大排档了。”

“大排档就大排档,下班了我等你。”

没有给秦越说话的机会,岑菲直接走出了办公室,在关上门的瞬间,岑菲的脸上闪过几分阴谋得逞的味道:“我一定要搞清楚,你到底什么来头。”

办公室里面,秦越有些可怜地看着手里的零钱,看来以后早餐钱都没有了。

下午下班,才到门口,就看到岑菲等在了前面,岑菲已经换上了一身休闲装,黑色的九分长裤,上身是半袖衬衣,更显得身姿修长轻盈。

在微风吹动下,带着几分跟平时不一样的味道。

美。

岑菲不愧是个大美女,周围路过的男同胞纷纷流口水,估计今晚超市的纸巾又要卖出去一大批。

“走吧,请我吃大排档。”

见到秦越走过来,岑菲轻轻一笑,笑得有几分妩媚,让秦越浑身一个激灵,怎么感觉岑菲有一种不怀好意的味道。

带着岑菲转了两条街,很快到了一处排档摊位,这个月秦越几乎都是来这附近吃的,毕竟从学校出来没带多少钱,工资也没发。

这家的味道不错,点了两个菜,两人还没坐下,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宝马直接停在路边,上面走下来两三个男子。

为首的看起来油头粉面,虽然帅气,不过眼圈发黑,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是那种纵欲过度的富二代。

旁边的两个人穿着短袖露出精壮的肌肉,似乎是保镖。

“菲菲,你怎么能来这种地方吃饭?”

前面的公子哥直接朝着两人这边走了过来,一脸谄媚地看着岑菲,还对周围的人表现出几分厌恶的味道。

“我在哪里吃饭关你什么事?”

岑菲看到这个公子哥的时候眼中就冒出来几分反感,显然对这个公子哥不感冒。

“菲菲,你是不是还生我气呢?走,我带你去别的地方,这种地方不适合你,我们换个地方说。”

公子哥脸皮也算够厚,说着就往岑菲身边靠。

“我在什么地方吃饭不用你管,我跟你也没什么关系,更没有什么好谈的,现在请你离开,不要打扰我们吃饭。”

岑菲显得有些生气,连声音都大了许多。

那公子哥感觉有些尴尬,毕竟这么多人看着,但是很快把目光落在了秦越身上:“你是谁?”

“我……”

“她是我男朋友。”

秦越本想回答一句,岑菲却是比他更快,直接靠着上来,双手抱住他的手臂,一对胸器还在蹭着,大有秀恩爱的感觉。

嘶!

岑菲的胸绝对有D吧?秦越也不是很有经验。

这感觉,实在让他有些忍不住。

然而,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凡事都需要代价,很显然,他被岑菲用来当挡箭牌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