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我有一座岛_苏正山(香城妖尊)

2020-05-30 12:04

《我有一座岛》是作者香城妖尊创作的都市爽文小说,当年母亲被赶出家门,以至父亲受到打击染病身故。如今苏正山因私自悔婚被赶出家族,然而对苏家的一切他就不在乎,他要凭自己的手段逆袭崛起。

精彩阅读

王家的势力排在省城几大世家的前三,主事人王龙脾气火暴,能动手就绝不会讲道理。

对于苏正山悔婚一事,王龙自然是火冒三丈,失了颜面不说,还被别的世家取笑。最重要的是女儿王静芳,还沉寂在伤心痛苦之中,不能自拨。

王龙想不明白,女儿既漂亮又贤淑,上门求婚的无一不是人中龙凤,为何她就偏偏看上了苏正山。当初若不是王静芳的坚持,他也不会答应与苏家联姻,毕竟苏家太势弱了。

这几天苏家对苏正山的打压,王静芳多多少少的知道了一些。给苏正山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接,王静芳心中又是恼火又是担心。

天黑后,王静芳早早闭了门,把自己关在闺房中发呆,想着苏正山的一举手一投足,觉得都是那样的心动。可转念之间,又是阵阵的心痛。

外面的敲门声吓了王静芳一跳,她以为是王龙,极不耐烦的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要睡了。”

敲门声停住了,但是门却被推开。

王静芳正要发火,看到是苏正山站在跟前,突然怔住了。回过神来后,她飞扑到了苏正山的怀中。

苏正山也是一怔,轻声道:“别这样,让人看到不好。”

“我是你未婚妻,不怕。”王静芳忍不住流着泪。

“以前是,现在不是。”苏正山轻轻推开王静芳:“忘了么,前几日我来解除了婚约。”

王静芳反应过来,吸了吸鼻子,轻嗔道:“既然都悔婚了,你还来做什么?”

“就这么不待见我么?”苏正山爽朗的笑起来。

王静芳本想痛骂一顿苏正山的,可不知为什么,怎么都张不开嘴。

不过毕竟是被“抛弃”了,心里很不舒服,于是皱起眉道:“我为什么要待见你?你当着我爸妈和众多叔伯的面,悔了我俩的婚事,让我下不了台,也让我爸妈颜面尽失,说说这笔帐该怎么算吧?”

“你想要怎么算?”苏正山还是一脸的笑容。

王静芳道:“自然得赔偿,不仅要赔偿我,还得赔偿王家和我爸妈。”

苏正山捏着鼻子道:“现在我一无所有,就剩这条命了。”

王静芳捋了捋额前的刘海,上前挽住了苏正山的胳膊:“得了吧,别人不知道你的情况,我可一清二楚。你也别拐弯抹角了,这么晚过来肯定是想找我帮忙的,对不对?”

“还是你懂我。”苏正山靠在椅子上,正色道:“能否安排我跟你爸见个面,我想跟他谈谈以后的合作。”

王静芳“扑哧”一声笑起来:“我爸现在恨不得亲手宰了你,你确定要见他?”

“好歹我也帮他赚了一块价值不菲的地皮,他不会这样忘恩负义吧?”苏正山捏了捏鼻道:“再说你爸也挺见钱眼开的,我跟他要谈的合作,肯定能让他心动。”

王静芳愠色道:“这么说,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做中间人,安排你跟我爸见面?”

苏正山点点头:“要不然呢?你不会以为我是特意来看你的吧?”

“说句哄我的话会死呀!”王静芳眼里呛着泪,心里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能够看一眼苏正山,听听他说话的声音,对此时的王静芳而言,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苏正山挠了挠头不说话了,王静芳看到他脸上的疲惫,忍不住有些心疼起来,柔声道:“你想什么时候跟他见面,随时都可以安排。”

“明天上午九点,我准时来王家找他。”苏正山看了看时间,面色忽的一沉:“我得走了,你早些休息吧。”

王静芳的泪汹涌而出,上前拽住了苏正山的胳膊:“正山,我能问你一句话吗?”

“你还是别问了,我的回答可能会让你失望。”苏正山别过头,不敢去看王静芳。

他知道王静芳想问什么,这个问题是无解的,无论他怎么回答,都会有人受伤。

“你真的这样绝情?”王静芳还是满脸笑容,眼角却泛起了泪光。

苏正山捏着鼻尖,叹息道:“野鸡不可能跟凤凰一样飞上天,凤凰也不会甘心像野鸡那样一辈子都畏缩在草木中……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不明白!”王静芳抹干泪道:“你听着,从你答应婚约的那天起,我就认定了这辈子只会嫁给你……”

苏正山满头黑线,落荒而逃。再不逃,王静芳的声音就会把王家的人吸引过来,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离开王家后,苏正山给徐兴打了电话,确认他已经到了香城,这才稍稍安心。

苏家的打压还在继续,除了省城,苏正山在香城的业务也受到影响,不得不暂时歇业。

就连“山里人”酒店也被牵连,生意一落千丈。好在有徐家的调节支持,不至于马上破产,但也基本处于停业状态。

很多想看苏正山笑话的人都在等他出现,但是自从他离开苏家,就极少有人知道他的行踪。

苏正山老早就在香城西街的城中村租了套民房,倒不是单纯的图便宜,而是住在这里,才能感受到最真实的生活。

当然,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为了接近叶尘雪。

这个清秀婀娜的女子总喜欢坐在阳台上发呆,秀发飞舞,清纯无暇,仿佛是落入人间的仙子。苏正山经常在楼下怔怔的偷看她,看着看着,慢慢就看出了情愫,喜欢上了这个看似平常却透出一股灵气的女子。

此刻叶尘雪就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吹头发,已经有些日子没看到苏正山了,算着日子这些天他也该过来交房租了。

催租自然只是一个借口而已,真实的用意,还是想看看苏正山。

天色越来越晚,看样子今天苏正山又不会回来了。

叶尘雪有些失落的走进屋,脸上蒙了一层淡淡的忧郁。男女之间的情爱很奇怪,明明谁都没有表白过喜欢对方,但是彼此间却早已能感觉得到了。

愁闷之中,叶尘雪落泪了,满脑子都是苏正山的身影。

这家伙不怎么帅气,也不怎么会讨人欢心,与自己心中想象期待的白马王子相距甚远,怎么就不明不白的喜欢上他了呢?

两道强光从门窗照进来,四处晃动,打断了叶尘雪的思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