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菁华一念卿_春雷炮

2020-05-30 12:04

  菁华一念卿是由网络作家春雷炮倾情创作,书中的主人公是温妤魏岑脉。魏岑脉的脸色,终于惨白到了极致,抱着女人的手直发颤。喉间哽着几个不可能的字眼,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怎敢想,这些年他最恨的那个人,原是被他误解了的。

免费阅读

  “胡说八道!”魏岑脉脸色难看到崩裂,拽着身后的大夫给温妤看病,“本王受过多少刀伤都没死,她挨了几下板子怎么会死?给本王治好她,治不好本王摘了你的脑袋!”

  大夫诚惶诚恐,硬着头皮给温妤诊脉,又掀开了眼皮瞧瞧,他冷汗连连的跪下来,“王,王爷……王妃她是中毒身故,草民只能治病救人,真真无法起死回生啊。”

  魏岑脉心神一震,险些站不稳,“不可能!谁给她下的药!你还不赶快弄解药!”

  大夫哆哆嗦嗦的道:“王爷,王妃已经去了,再多的解药也无用……”

  魏岑脉一把将大夫甩下,紧紧的抱住了没了声息的女人,“温妤,温妤,你还没有偿还完本王所受的罪,凭什么死!”

  怜儿却忽然大笑起来,她仰着头,眼睛掉着泪,目光恨极了魏岑脉。

  “我家小姐就是被你谢王爷活活逼死的!你知不知道,她等你等的有多辛苦,二小姐把她欺负的要死,你还把她娶回来,小姐对你那么好,豁出命去救你,可你!你却如此待她,你配不上我家小姐,你丧心病狂,你简直不是人!”

  管家听言面色大骇,忙急急蹲下身子捂住了怜儿的唇,“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简直欠打!”

  魏岑脉猩红着眼眸看她,“你说什么,她何时救过本王?”

  怜儿丝毫不惧,甩开管家的手,恨不得吃了他的肉一般。

  “你家道中落的那一年,若不是小姐相求于南离世子,你以为你能逃过一劫?你跪在相府门口,你以为就你情深的不得了,我家小姐为了见你,出去却被二小姐那歹毒的女人告密,硬生生废了一条腿,你生病高烧不退,你以为你真能耐,在落魄的日子里还有人倾囊相助是不是,那是我家小姐所有值钱的首饰换回来的钱!是她不断求着看守侍卫,甚至给他下跪才送出去的救命钱!”

  她痛心疾首的指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家小姐就因为帮了你,被老爷不喜,腿伤没大夫看,还一直被姨娘和二小姐欺压,每日吃的是狗都不吃的剩饭剩菜!南离世子有心助她脱离苦海,可是小姐为了你,她一直在熬,她在等你!她说,只要等你回来,你就会护着她,可你呢,你把她逼死了!”

  她的话句句砸下来,魏岑脉就像是迎面被谁重重的揍了几拳,脸色直发白,“不,不可能,是她负本王在前,本王亲眼看见她与南离世子卿卿我我!更是她送了书信与本王,说本王不如狗,癞蛤蟆吃不上天鹅肉,是她……”

  “是她什么啊!小姐与南离世子清清白白,从未逾越!你只听外人的风言风语,可曾听过小姐的一句辩解?”

  怜儿奔溃的大哭,管家生怕她惹怒了魏岑脉,一直暗中的拉扯她,但她却更为癫狂的道:“而小姐只有送首饰卖钱的时候,写过六个字送你——盼君归,待君娶!她何曾写过那等辱人的言辞?”

  “我家小姐知书达理,德才兼备,便是你如此待她,可曾听她骂过你一句不是!”

  魏岑脉的脸色,终于惨白到了极致,抱着女人的手直发颤。

  喉间哽着几个不可能的字眼,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怎敢想,这些年他最恨的那个人,原是被他误解了的。

  他又怎敢想,如今他怀里抱着的,伤痕累累的女人,是他……亲手逼死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