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重生娇妻:傅少请深宠

2020-05-30 21:04

司徒硕直接一脸的懵逼了,支支吾吾说道:“这……这……”瞬间说不出任何话出来了。看了一眼顾简惜赶紧转移话题:“四嫂不是说有事情找你么?那不先为四嫂什么事情?”

单崚看了看司徒硕说道:“不要以为这件事情我不找你算账,等将四嫂的事情处理好了,在找你算账。”

听了这话,司徒硕直接是松了一口气,等一下能不能找到他在说了。只要现在不找他事情就好。

司徒硕心中闪过一丝的不悦,他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了,看着单崚和顾简惜靠的那么近,他心中就一阵莫名的堵心。

要知道单崚可从来没有这么温柔对他说话的好不好,每天不怼他都感觉浑身不舒服,真心是不舒服。

顾简惜一脸贼精的看着司徒硕,她和单崚说个话都会如此的吃味,没有想到,司徒硕的占有欲还挺强的啊。

此时的顾简惜要是知道单崚心中的疑惑,她肯定会为他解答的。

为什么不舒服,这还不简单,你不是直男呗,我都说过了你不相信。

往后的司徒硕可是天天追着单崚的后面跑着。

单崚是h医院的院长,而司徒硕是f医院的神经科圣手,两个医院可是死对头来着,而司徒硕为了追单崚直接来了h医院,这爱情的力量果然是伟大的。

要知道f医院可是司徒硕他家的产业啊。

司徒硕典型的是要美人而不要江山。

看着顾简惜用那打量的眼神在他和司徒硕身上来回转着,单崚的眉头紧皱起来,总觉的,现在顾简惜想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直接与司徒硕拉开了距离。

“四嫂什么事情说吧。”

单崚这一声四嫂,将顾简惜那飞到天际的心思直接拉了回来。

而她也感觉到身边的傅以琛浑身散发着寒意。

“其实就是前两天我不是没有去医院么?然后高主任就找我的麻烦……”顾简惜简单的将事情发生的经过说了。

单崚轻笑的说着:“四嫂,放心小事情我来解决就行。”

这话简直是顾简惜一直等待的话,听到单崚说出这话,顾简惜心情一下子就好了。

站在一边的司徒硕说道:“顾简惜这事情你不找四哥找单崚干什么,你以为单崚一个大院长的那么有时间么?他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单崚看了一眼司徒硕眉头紧皱起来,他这么觉的今日的司徒硕似乎对顾简惜是看哪里都不顺眼,她说一句,他就能怼她。

这货没有看见站在一边的四哥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单崚轻笑的说着:“四嫂的事情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只要是为了四哥和四嫂做什么都行。在说我这院子的位置可是四哥安排的,四哥这样安排就是为了不让四嫂不受委屈,我怎么能不管呢。”

“只要四哥和四嫂好好的,一切便是晴天。”

感觉单崚做院长真的是白瞎了,他应该去做心灵导师来着,这话说的,她心里都舒坦。

“听到了没有,单崚可比你好多了。”

司徒硕气的直接是无话可回答了。

司徒硕心中那郁闷越来越多了,那火爆的脾气直接说道:“四哥,你看顾简惜竟然当着你的面说单崚好。”

顾简惜错愕的看着司徒硕,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打小报告,而且还当着她的面。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司徒硕,没有说话。

转身看向站在一边的傅以琛说道:“以琛,你看司徒硕到底是什么意思,见不得别人对我好,在说了,以琛之前你说过的,我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你那些兄弟帮忙的,我只是找单崚帮忙一下,司徒硕就这么大的动静,往后我要是找他帮忙呢?他会不会直接不管呢?或许还在那边幸灾乐祸来着。”

“以琛,司徒硕是不是不将你的话当回事?要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惜儿,为什么不找我,而是找单崚呢?”

顾简惜一愣,呜呜,捂脸。这么说来,她刚才故意说了那么多,完全没有转移傅以琛的注意力,他依旧在纠结这件事情。

“以琛你那么忙,找你帮忙你肯定要伤神的,我会心疼的。”这话一说出来,顾简惜很明显的感觉到傅以琛那身上散发出来骇人的气息瞬间消失了。

司徒硕顿时轻笑的说着:“你会心疼四哥谁信啊。”

“以琛你听,司徒硕是什么意思呢?我不心疼你,难道要去心疼他么?”

傅以琛一听顾简惜说出她会心疼她的,心情瞬间很好,可司徒硕说的话,让他直接用杀人的眼神看着司徒硕。

被傅以琛那杀人的眼神看着,司徒硕直接认怂:“四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呜呜,感觉怎么解释都不能让四哥消气。

他忍不住想要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让你话多,给自己整上死路了吧。

顾简惜你特么的还有脸说我打小报告,你这难道不是在打小报告么?

顾简惜你这个小人。

“以琛,这个甜点你喜欢吗?如果不喜欢的话就不必要勉强了。我就给……”

顾简惜的话还未说完手中的甜点直接的被傅以琛夺走了,打开直接咬了一口,刚入口那甜腻的感觉,可想着这是顾简惜特意买给他的,他心里竟然没有半点的排斥,直接吞了下去。

司徒硕一脸见鬼的样子大声喊着:“单崚,你说四哥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要不然怎么会吃这个鬼东西呢?四哥不是最讨厌这东西的吗?”

“你要清楚这个是谁给四哥的。”

傅以琛咬了一口,将手中的动作停止了下来,将那甜点在此的摆弄好。

“看吧,四哥肯定不喜欢的。”司徒硕一脸挑衅的看着顾简惜。

顾简惜脸上出现了浓浓的失落,难道傅以琛真的不喜欢吗?她真的是太失败了,竟然连他喜不喜欢都不清楚。

“褚渊,让人将这个甜点保护好了,谁都不能动,放在办公室里保鲜着,要保证维持着原样,我要天天看到这甜点。”

听了傅以琛的话顾简惜那失落的心慢慢的回暖了。

司徒硕吐槽道:“四哥至于么?就一个甜点而已……”还好好的保护,说的好像谁会对这个甜点起了歹心一样。

看着四哥那一脸防备的样子看着他,好,他承认刚才自己是在想着四哥如果不吃的话,他就有口福了,可他就想想,难道想也不能想了。

四哥对顾简惜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了,为了一个甜点至于这样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