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你比爱情更绵长_贺锦瑟丰延年_我想吃咸蛋

2020-05-31 12:03

《你比爱情更绵长》,这是“我想吃咸蛋”写的一本言情小说,贺锦瑟、丰延年是这本书的主角,讲述的是他们二人之间的故事,情节内容生动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为大家介绍本书的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免费阅读

“呜呜,妈妈!好烫,好烫!”

“甜甜,甜甜,怎么啦?!”

贺锦瑟下了楼,看到小孩子的胳膊上红了一片,并且已经出了很多水泡,自己炖煮的甜汤小锅歪倒在一边。

“妈妈……是奶奶,是奶奶!她把小猫、小猫拿起来,要泼到甜甜的脸上……甜甜一躲,胳膊就好烫……好痛!”

小猫是贺锦瑟用来给甜甜炖煮的瓷盆,因为是小猫形状,所以甜甜爱这么叫。

王爱枝抱着臂走了过来,“这小丫头撒谎成性,自己手欠非说是我弄的。”

“她不会说谎,她才三岁半!”

丰茉莉一进门就见自己的大嫂对自己的母亲大吼,她赶紧跑过去,就看到甜甜的胳膊红肿不堪。

丰茉莉连忙抱起甜甜,说道:“天啊,这么严重,赶紧送医院啊,我去开车。”

王爱枝极为不满,“不就是烫伤吗?擦点药油就好了。”

贺锦瑟忍无可忍,咆哮出声,“你说的是人话吗!”

原以为把甜甜从台阶上推下来,已经是极致,却没想到王爱枝竟然这么狠,还用滚烫的甜汤去烫甜甜!

王爱枝听到贺锦瑟的咆哮声,瞬间冷了脸,“喂,我都说了不是我干的,你冲我喊什么喊,你有什么资格冲我喊!”

连续两天,儿科大夫都看到同一个小朋友,连忙问贺锦瑟需不需要报警。

贺锦瑟摇了摇头,报警有什么用?王爱枝会承认吗?

再说家里除了甜甜就是自己和王爱枝,自己在楼上收拾,又没有监控,到时候王爱枝说,身为奶奶怎么会烫孙女,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吗?

甜甜那么小,根本说不清楚!

经医生诊断,甜甜的胳膊二度烫伤,而且小孩子皮肤太嫩,肯定会留下相当大面积的疤痕,植皮也会受很大痛苦!

伤口处理后,贺锦瑟用头去蹭了蹭甜甜,懂事的小宝宝竟然用那只完好的小手,去摸她的脸。

“妈妈不要哭……甜甜不是很痛……”

一说这个,贺锦瑟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

丰茉莉知道自己的母亲一直不满大嫂,虽然她不知道自己的大嫂哪里不好,母亲就像赌气一般地羞辱她,但这一次,她还是想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妈再怎样也不会对甜甜……”

“甜甜不会撒谎!从昨天她来,就把甜甜推下楼梯,今天又烫甜甜,她也是个母亲,她做这些的时候,心不会痛吗?幸亏甜甜聪明,躲得快,才没被烫到脸,这要是烫脸,就毁容了呀!”

王爱枝哼了一声,转过身不看贺锦瑟,却是抱着臂道:“我是个母亲,但我不是别人的母亲。还有,我劝你赶紧离婚,别再死拽着丰延年,你知道的,小孩子在家里乱跑,意外很正常。”

这句话就像威胁。

丰茉莉拽了下自己的母亲,“妈,你说什么呢!”

她转身又拉贺锦瑟的手,“大嫂,不是你想的那样,肯定是哪里误会了。”

贺锦瑟摇摇头,王爱枝在用极端的手段逼迫她离婚,她推开丰茉莉,“是陆楠着急了,对吗?你想让我快点离婚,让丰延年赶紧娶陆楠。”

“延年根本不喜欢你,你占着丰太太的位置,怎么就这么不要脸!”

对话中,丰延年来到医院,贺锦瑟还从未两天内有看见丰延年两次的时候,但是她并不高兴,没有事情他不会来的,而这次,也还是认为是自己做的吧。

贺锦瑟只是微微抬起头看着丰延年。

她看到了厌恶,看到了不可一世。

王爱枝拽了丰延年的手,道:“小妈跟你说,这个女人,为了想见你,已经到了伤害孩子的地步,你说她多么可怕。”

丰延年精致的脸上是烦躁,“孩子现在怎么样?”

贺锦瑟上前一步,“我没有做,你信吗?”

这个孩子,可是丰延年难得陪她在一起一整天,去孤儿院领养的。

她开始想有了这个孩子,她就可以和丰延年更进一步,哪怕他不碰她,但是对外,她永远是他的妻子,甜甜永远是他的女儿,这是分割不开的。

后来渐渐的,只有这个可爱的小人儿与她相伴,给她寂寞的生活增加了无数的乐趣,她爱她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害她?

丰延年拽松了领带,吞了口唾沫。

冷峻的脸让贺锦瑟轻笑一声,“你不信,对吗?”

“知道就不要再问了。”

他顿了一下,又道:“你问,只会让我更恶心你。”

“大哥!”

“别插嘴。”

丰延年用手扇了扇空气,蔑视地看着贺锦瑟,“我现在来了,你见到我,该满意了吧,从明天开始,我会给甜甜雇专门照顾她的人,不需要你照顾了。你再也没有理由让我出现在你的面前。”

“你自己一个人,在那栋房子里自生自灭吧。”

每一句话都像刀子一样刺中贺锦瑟的心,她想呼痛,却早已没了能呼唤的人。

王爱枝洋洋得意,丰延年冷酷无情。

贺锦瑟看着他们的嘴脸,眼前黑了又黑,右腿疼痛难忍,她踉跄了一下,丰茉莉赶紧扶住她。

“大嫂,是不是右腿又痛了,是不是情况严重了?”

贺锦瑟握住丰茉莉的手,咬着牙摇摇头,让她不要再说下去。

丰延年从贺锦瑟身边走过,去看孩子,没有关注贺锦瑟一下。

“也许……真的该结束了。”

贺锦瑟从不后悔救丰延年,也不后悔爱丰延年,毕竟他曾是自己的白月光。她只是后悔自己嫁给他。

当然,她还后悔领养了甜甜,如果甜甜在别人家长大,别人呵护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受伤?她那么的可爱。

“我想……我应该选择离婚。”

“我已经忍了他三年,冷言冷语没有关系,我可以带着甜甜这样活十三年、三十年,甚至到我死;但是这么通过这样伤害甜甜来逼迫我,我忍受不了了!”

丰茉莉还想为自己的母亲辩解什么,最后也只是叹息一声道:“大嫂,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可能强扭的瓜,它就是不甜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