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都市之天尊归来

2020-05-31 15:04

王文俊看到自己请来的所有人,都死在自己的“父亲”手中,顿时脸色苍白,整个人摇摇欲坠。

在场的其他人,也互相看了一眼,就连保镖都已经逃了。

王依云不知所措地说:“怎么办?”

所有人都是脸色非常难看,只有李震是笑呵呵的,因为他看到一难药佛和那头恶鬼斗个你死我活,那头恶鬼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谁料一难药佛一时大意,竟然送掉了性命,结果让他见到了便宜!

“呵呵,药佛也并不是什么鬼都能够治得了的,他死了只能够怪自己太大意了,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不自量力的后果只有自己承担了。”这时候,茅山李震站了出来。

李震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了过来,脸色算是有了一抹喜色,李震看起来就是一副高人风骨的样子,而且在场的高手都死得七七八八了,除了这位恐怕没有用了,至于王文京带来的那个老道士,没有人放在眼里。

李震站出来,立即有人问王依云这到底是何方神圣。

李震淡然一下说:“贫道李震,茅山正法真传。”

这话一出,顿时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莫非就是南江鼎鼎有名的李茅山大师?”

王依云连忙点头说:“就是李震李茅山大师!”

“原来是李师大驾光临!”一时间,王家众人都露出了喜色,充满敬畏地看着李震。

李震在南江市鼎鼎有名,而宁州就在南江旁边,作为上层家族的王家众人,自然是听过李震李茅山的名号的。

前十年八年,李茅山正是制服过一头百年的黑毛僵尸,这个传说在整个南江省的上层社会里流传,那时候,李茅山开光过的法印令牌,卖到了十万一个,而且是有价无市的。

但是后来李茅山为了修炼成真人,闭关修炼,所以才慢慢淡出众人的视线,现在他一出场,立即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这时候,王文俊已经有点失心疯了,大吼一声:“李震,为什么我去找你的时候,你在闭关!”

他这次花了这么大功夫,以为可以成为王家的救世主,接管王家,现在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心里已经有点疯狂了。

“说明了贫道与二公子你无缘了。”李震呵呵一笑说。

王依云也连忙说:“二哥,你不要胡闹了,正事要紧!”

陈家辉本来打算不顾颜面都要溜人了,看到李震一副高人的样子,又留了下来。

“大家不要慌乱,区区小鬼,我只要出手,定能将他灰飞烟灭!”李震淡然地说。

所有人都把李震当做了救世主,就只有段风依然是摇摇头。

“哎!”

李震本来看到王德信身上的鬼气已经被一难药佛的佛气给中和了大半,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只要自己使出杀手锏,那么必然可以拿下王德信,到时候就是王家的座上宾了。

想到这里,李震顿时脚踏七星步,准备施法,却被段风一声叹息给噎住了。

李震大怒说:“你哎什么哎!”

李震觉得这个年轻人真的是霉运的源头,王文俊请来的山村活神仙,药佛,还有小钟馗,就是被这个年轻人在诅咒死的,现在又来诅咒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陈家辉着急地拉着段风说:“真武先生,你就不要再说了!”

现在陈家辉非常后悔,自己带的人,没有帮到王家不说,还连连把王家请来的高人给咒死了,这样算来,自己是来砸场子的。

在场所有人都不悦地看着段风,段风却丝毫不在意地笑道:“李茅山,你觉得你这条命值多少钱?”

王依云立即说:“这位先生你不要再说了好吗?李师万金之躯,那是无价的!”

李震微微点头表示赞同,瞪了一眼段风说:“阁下既然这么多话,等我降服恶鬼,再来比划比划!”

“李师,不必和一个没有见识的人计较,降魔要紧!”陈家辉满头大汗地说。

只有段风淡然笑之:“无价之宝吗?那就是很值钱咯。”

“哼!”李震不满地转过身来,手中竟然掏出了一个六面法印!

懂得法印的人顿时惊呼了起来:“这是茅山的六面法印!”

“什么六面法印?”立即有人好奇地问。

“你就不懂了吧,这六面法印是由雷击枣木所做的,本来雷击枣木就非常稀有,而且非常之重,里面充满着雷电力量,在上面刻画都非常之难,利用茅山秘术在六个面分别刻下道经师宝印、通灵印、城隍印、雷霆都司印、玉皇印、和合印,代表天神发号施令,遣召鬼神,斩鬼除魔!”

“我记起来了,李师曾经试过在机场安检的时候,这块六面印当场被机器报警了,后来是当地的一位大佬派人前来机场,才给李师通过的,这个六面印重若巨石,非凡人所能够拿起的,听说是400年的雷击枣木!”

听到这些人的介绍,陈家辉暗自抹了抹冷汗,这位李茅山如此厉害,真武先生怎么跟他斗啊,茅山正法真传,听着就已经害怕了。

“雷来!”李震手中的六面法印大发光芒,雷光闪烁,口中念着茅山咒语,晴天之下瞬间一道霹雳劈了下来,把别墅的屋顶给打穿了,大厅高高挂着的灯饰全部爆炸,碎得满地都是,引起了众人的惊叫。

这时候,李震竟然吸收了劈下来的雷电,身上雷光闪烁,特别是手中的六面法印,雷电缠绕,非常神圣。

“天啊,这才是神仙!”

“这是雷神吗?”

王家众人什么时候见过如此神威,瞬间被李震折服,就差跪下来顶礼朝拜了。

段风眯着眼睛,笑而不语,他看得出来,李震之所以有这样的威势,并不是因为他本人有多厉害,而是他手中的法器。

人的修为不够,法器来凑。

这个六面印,肯定是修为不低于炼气九重的高人所做,恐怕就是茅山某一代天师传下来的,在李震手中根本发挥不出一成的作用,简直是暴殄天物。

“摧山倒岳,覆地翻天。万神齐诺,呼圣集仙。敢有妖魔奉命不虔,灭以黄鉞,斩以钁天。雷令持在手,永镇吾权。急急如律令,敕!”

李震默念着咒语,身上的雷电瞬间形成了一把雷剑,向着王德信劈去。

这玄幻的一幕,看得王家众人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茅山雷法!”王德信满脸的恐惧,转身就逃。

可是人又怎么可能比雷电还快呢,王德信直接被炸飞了出去,原来所在的地方,硬生生地被炸出了一个大洞。

“有趣,使用雷令来召唤雷电入体,把自身当做是雷电使者,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住雷电的伤害的,怪不得他身体要炼成这个样子,原来是为了承当雷法的副作用。”段风觉得很有趣,这个雷法有着修仙的痕迹,但是又不是修仙法诀,就是修仙界中最简单的雷修之法的伪劣缩水版本,他开始感觉到这个世界的不简单了。

这时候,李震的第二道雷电又是向着王德信劈去,劈得嗷嗷大叫,非常痛苦。

李震得意大笑:“再来一下,恶鬼必然俯首!”

段风微微摇头,恶鬼俯首不俯首就不清楚了,陈家辉的这位老友王总,再拖延下去,恐怕是没有办法恢复为人了。

李震已经感觉得体内的真气消耗得差不多了,六面法印虽然厉害,但是消耗真气实在太多了,这番消耗之后,至少要休养半年!

但是成为王家的救世主,得到王家的器重,说不定能够让自己的修为再上一层楼。

想到这里,李震咬破舌尖,一口本命精血喷在手中六面法印之上,六面法印立即雷光大发,这一道浩瀚的雷光,足足是之前的两倍,远远看着都让人感觉到心惊胆战。

大厅的角落里,一直没有说话的王家长子王文京,脸色微微一变,看向旁边的老道,低声说:“李师……”

“不急,不成器的雷法,无足挂齿。如果是茅山天师亲临,老夫还会惧他三分,只不过是区区真人,想跟老夫玩,他还没有资格呢。”老道傲然一笑,手中翻出一张血色的法符,神不知鬼不觉地丢向前方的王德信。

这一张血色的法符贴在了王德信的后背上,王德信的身上瞬间发出各种鬼哭神嚎的声音,整个大厅的温度也瞬间下降了很多,寒风扑面,所有人的身体都僵硬了。

王德信所站的地方,甚至出现了一圈圈的冰霜,非常骇人。

“这是什么回事?!”李震瞪大眼睛,看着王德信发生的变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可是现在雷剑在前,不得不发,只要硬着头皮上了。

“雷来!”李震怒吼一声,也是为自己打气,巨大的雷剑,向着王德信猛然劈去,这已经是他最后的杀招了,他体内的真气已经消耗一光,成或不成,就看今朝。

“吼!”王德信怒吼了一声,全身鬼气大增,顶着雷剑冲了上来。

轰!

雷剑和王德信相撞,猛然爆裂,六面法印雷光一闪,从李震手中脱手而出。

“不!”李震倒退了几步,喷出一口鲜血,要不是咬紧舌根,早就晕过去了。

这时候,夺命的鬼爪激射而来,直插李震的头颅。

“啊!”李震使尽全身的力气,用力一滚,鬼爪在李震背后留下了三道发黑的血痕!

李震瞬间被鬼气入侵,倒在地上,两眼瞪大,眼睁睁地看着鬼爪降临,无力回天,哀呼:“没想到我李震多年来降魔伏鬼也有今天!”

就在李震绝望的瞬间,恐怖的鬼爪在他眼前一厘米之处,停住了。

一个戏谑的年轻男声在他耳畔响起:“听说你这条命是千金之躯,无价之宝,是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