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南有佳人不休思

2020-05-31 15:05

容浮逸翻看古书并未翻阅多久,就听到了床榻里传来的声响。

猛然掀开床帷,原本正该睡觉休息的安凌轩不知何时已经醒了,现正在咬牙拼命的挠扯着身上的红疹。他年纪小,因为红疹留下的瘙痒实在难忍,便也不忍,下手力道那都恨不得将皮肉都撕下来,肉眼可见的位置皆是血迹斑斑。

“凌轩!住手!”容浮逸急忙按住他的手。

但安凌轩因其瘙痒难耐又被制止,憋的眼睛都红了,急剧挣扎,“表哥你放开我,我好痒……”

容浮逸知晓一直按着也并非良策,回头喊道,“快去叫太医过来!”

太医火急火燎赶来,诊治一番后战战兢兢的道,“臣也没有办法,毕竟虽然是药,却也不可能立竿就能见影……”

“以前都是怎么处置的?”容浮逸问。

太医出了一身冷汗,“以前也是没办法,但好在过几个时辰这种情况就能好很多了。”

啧。

这边安凌轩还在哀嚎着挣扎,容浮逸又心疼又焦急,毕竟可要是真把他放开了,还不知道他会把自己弄成什么样。

容浮逸突然像是有了主意,“把沐洛微叫过来!”

而这边沐洛微刚刚打了场胜仗,刚回到秋霜院,还没来得及庆祝惬意,就又再度被容浮逸叫去。她满脸黑人问号推门而入,想着该不会要秋后问罪吧,结果却被直接责问道:“九皇子中毒到底是跟你有脱不了的干系对吧!”

沐洛微嘴角抽搐了几下,所以这是还被她猜准了,“所以呢?”

“现下他因红疹瘙痒无法入眠,你是不是也有责任?”

红疹这种玩意沐洛微也是起过的,那种感觉真是让人痛不欲生,故而也忘记跟容浮逸据理力争,直接道:“我去看看九皇子。”

说罢也不理会还准备了满肚子仁义道德说辞结果却没来得及说的容浮逸,直接推开他就往前走。

容浮逸:?

他活这么多年,今天头一次被忽略了?

容浮逸不悦蹙眉,回身正待要兴师问罪,却见沐洛微已走到床榻握住了九皇子的手,满脸焦急“九皇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安凌轩双手被容浮逸绑缚着,根本没办法挠痒,急的满脸是泪:“落微姐姐,我好难受啊。”

沐洛微捏捏他的脸替他将眼泪擦了,安慰道:“没事,过一会就好了,嗯……你刚刚不是说还想吃我做的什么东西吗,你还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一听见吃的,安凌轩眼睛瞬间亮了,“我想吃什么都可以吗?”

“今天你最大,吃什么都可以。”

安凌轩开始念叨:“我想吃金瓜芋泥、糯米粥、甜番薯、绿豆爽、豆米茨宝、清心丸、膏烧白果……”

一旁的容浮逸听着这一长串犹如报菜名似的点菜,忍不住皱眉开口,“你不要你的牙了是吗?”

安凌轩委屈巴巴的撇嘴,“可是我真的好想吃。”

到底是年纪小,加之白净天真就跟雕琢成的白玉团子似的,这般委屈巴巴的模样真是让人容易犯罪。

沐洛微立刻说:“好好好,我给你做。”

容浮逸满脸:?

眼看着沐洛微毫无底线的准备跑到他案牍前自来熟的拿到他的笔墨开始记菜名,容浮逸立刻拦住了沐洛微,“你还真打算给他做?”

“是啊。”沐洛微特别坦诚,“并且我还要现场给他做。”

容浮逸满脸抗拒。

“不行。”斩钉截铁的拒绝,“太医说他已有蛀牙,不可再食用过多的糖,并且本世子的房间可放不下那些面粉糖浆!”

“那我随便做一些。”说着沐洛微回头跟安凌轩商量,“九皇子喜欢吃糖葫芦吗?我现场给你做?”

安凌轩听着也听愣了,“糖葫芦也可以吗?”

“可以,信我。”

然后——

一刻钟后,容浮逸就看到沐洛微搬来了放着火炭的小火炉,桌子上放置着一大堆水果,现在她正在给苹果削皮。

整个房间里都是小火炉上面的小锅熬制的糖浆味道。

容浮逸好几次狠狠皱眉,但刚要开口却见安凌轩正目不转睛的看沐洛微在收拾,沐洛微手巧,竟真的转移了安凌轩注意力,不再提瘙痒哭闹,所以容浮逸心中虽是对此厌烦,却也咬牙忍耐住了。

沐洛微将苹果削成了小兔子状再拿木签串起来,旁边放置着已经处理好了的葡萄山楂桃子串。

水果裹上晶莹剔透的糖浆,在日光下泛着诱人光泽。

“铛铛~”沐洛微松开安凌轩的手,拿到一串放凉的糖葫芦给他,“尝尝看。”

安凌轩刚就被馋的不得行,好容易能吃了,自是也忘记了身上红疹,下了床接过就开始啃,竟是一口气吃了好几串,吃的小腹滚圆才停下。沐洛微为了转移安凌轩的注意力,所以做的也多,现在还有几十串没吃完,便都赏给了外面的下人,飞羽和沁雪也各自抓了两串。

沐洛微眼珠滴溜溜的转,毕竟是借用了容浮逸的书房,便拿起两串走过去,“世子可要尝尝看?”

容浮逸满脸嫌恶,甚至还用书遮住了鼻子,“拿走。”

沐洛微略觉诧异,“这很好吃的。”

“拿走!”

她正待据理力争,却听安凌轩揉着圆滚滚的小腹解释说,“落微姐姐,容表哥不喜欢吃甜食的。”

像是为了证明这句话的可信度似的,容浮逸下一瞬就顶着二五八万的脸,直接起身拂袖而去。

望着容浮逸接近于恼羞成怒的身影,沐洛微挑了挑眉,“这不应该是不喜欢,应该是很讨厌才对吧。”

安凌轩嘟了嘟嘴,“容表哥的确是蛮讨厌甜的东西。”

这时沐洛微才后知后觉想起来方才的宴会上,容浮逸也是没有动过桌上甜点的。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不喜欢甜的东西?”沐洛微难以置信的发出灵魂质问,立刻得到了安凌轩的捧场,“就是,甜的东西多好吃嘛。”

就连捧着糖葫芦啃的起兴的飞羽听后,也跟着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