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妻限一年:霸道总裁狂宠妻

2020-05-31 21:04

宋时与看着那个问他是否提供住所的女子,瞬间竟觉得她有些可怜。

于是他问:“怎么,无家可归吗?”

“嗯,已经无家可归了。”

苏瑾夏低着头,比她高出一个头还多一点的宋时与完全看不到她的表情。那到底是无奈多一些,还是伤心多一些的表情,有些可惜。

宋时与突然忍不住一笑:“假结婚也是结婚,既然是做给外人看,总不能让人家看到,刚结婚就分居吧?所以,这一年里,我住在哪儿,你就住在哪儿。当然,不同房间。”

宋时与的补充,似乎,有些太过突兀。明明是假结婚,不需要补充那一句的。不过还好,因为苏瑾夏根本就没在意他说什么。她心里面要烦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谢谢。”提供住所,也是好的。至少不用流落街头。

“今天好像已经看不到你外婆了,那么你就整理一下吧。不管是心情还是生活,都整理一番。另外,假扮的夫妻也是夫妻,就不用叫我少爷或者宋少,否则别人听起来会很别扭,以后就叫我的名字吧。”

苏瑾夏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说起整理,她现在还真的是很乱。领了结婚证,继母要自己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苏瑾夏也不想再回到那个家,所以,至少行李她要整理。一年四季换洗的衣服什么的,至于别的,她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

这么多年了,在那个家里面她还真的是没多少东西。

幸亏是没有多少东西,不然这个下午,也没几个小时了。

“我得回家一趟,拿一些我的东西。”

苏瑾夏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眸里面都带着那一层朦胧的伤感。

宋时与也没有多余的过问,苏瑾夏家是什么情形,他到是调查的一清二楚。不过,他也没有兴趣真的去现实中了解。在资料里面看看,也就行了。

反正和苏瑾夏都是假结婚,宋时与也没有想过要去苏家拜访之类的。因为也并不想接触苏瑾夏的父亲或者是她的继母。

不过宋时与还是猜到了苏瑾夏在那样的家里面说结婚之后,肯定会有一些麻烦。

于是出于‘丈夫’的义务,还是善意的问道:“我让许默陪你回去拿东西,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告诉他行。行李也不要拿太多,毕竟也不会有机会用到。”

宋时与知道苏瑾夏要回家拿衣服和行李之类的。只是,苏瑾夏身上穿的那些衣服,他都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所以,他很确定,就算是苏瑾夏把那些拿过来了,也不一定能穿得上。

就算是他愿意看到她穿的寒酸,但是他也不能让苏瑾夏丢了宋太太这个名字的脸面。

苏瑾夏自然不知道宋时与在想什么,开口就拒绝了。

“不用了,许先生是你的得力助手,还是让他跟着你吧。”

苏瑾夏的拒绝,其实还是很委婉的。

宋时与是怕苏瑾夏一个人拿着结婚证回去,家里面为难她,所以才说让许默去的。随便帮帮忙收拾一下。

“今天休假,去也没关系。”宋时与的好意,表达也依旧很委婉。

虽然之前跟苏瑾夏有不共戴天的砸破脑袋的仇,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已经做了决定选择和苏瑾夏扮演夫妻了。所以,之前想着要报复的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

而且,之前对苏瑾夏那么凶,也算是报复了吧。

苏瑾夏深吸了一口气,老老实实的说:“许先生还是不去吧,去了也不太方便。”说着,她抬起头,歉意的看了看宋时与又说:“我的继母为人比较贪心,所以我跟她说,结婚对象是个穷小子,没有钱。这时候如果让她看到许先生,也会怀疑的。车子什么的,就更加惹眼了。”

苏瑾夏想着,还是不让他们见面的好。几遍宋时与是假的老公,她也不想让宋时与看到她家那副灵与肉都烂透了样子。

小市民不可怕,可怕的是姜瑜的贪心不足。

还有她那个这会儿估计在学校里面挥霍她爸每月薪水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苏璃,也是个可怕的人物。

这个时候要是去,万一碰上了苏璃放学回来,呵呵,又有得闹了。

苏瑾夏话都说的那么直白了,宋时与也没有别的话可说了。

“那你小心点,拿完东西从家里出来就打给许默,让他来接你。别墅那边,没有公交车。”

“我知道了,谢谢。”

苏瑾夏和宋时与之间,虽然是多了两本结婚证。也改变了之前那种仇视的感觉,可是总之还是准备相敬如宾的节奏比较强烈。

就好像之前香奈儿丝巾的事情,大家都很聪明的选择忘记一样。苏瑾夏似乎没收过‘老公’把准备送给别人的东西转送给她一样。宋时与也好像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似的。

到时这会儿,宋时遇比之前,要了解苏瑾夏一些了。

这个女人,有一些聪明,也有她的坚强和倔强。也有些清高的气节,只是还太年轻,气节什么的,还不懂得分时候和场合。比如说之前,明明需要他的帮助,却还因为丝巾跟他翻脸。

不过,也正是因为她的这些特性,宋时与倒是更加宁愿选择她了。

毕竟这样一来,以后离婚的话,也不会有太多的纠缠。更不会贪心的和他闹什么事情,平日里,她也会把心思放在照顾外婆和坚强的为自己未来日子打算中。不会想着别的东西,这样对于宋时与来说,是一件好事儿。

在他需要的时候充当门面,不需要的时候安安静静的待着不会烦他,嗯,很好。

苏瑾夏还是带自己的那本结婚证回家了。

既然说过领了结婚证,就回搬出去不回来,也会收拾走自己的东西,把房子清理干净腾出来,她就自然会办到的。

“这么快就回来了?”

像是等着看好戏是的,姜瑜下午连牌都没有出去打,就等在家里面,等着苏瑾夏领完证带着她的穷小子老公回来。

不过,失望的是,苏瑾夏只是一个人回来了,她的穷小子老公,全然无踪影。

苏爸急眼了。

“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不是去领结婚证吗?都让你领结婚证了,怎么人都还不带回来给我们看看。”

姜瑜也失望,少了一个穷小子做嘲讽对象,她这一下午,有些浪费啊。

“对不起,他还要去上班,就我一个人回来了。”

“这……这怎么行?”苏爸是真着急,着女婿长什么样子,他都还没见过呢。

“一看就不是什么有出息的人,领了结婚证都不知道来家里面拜访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家庭教出来的。”

姜瑜说这句话的时候,苏瑾夏心中默默在想。要是让你知道他是什么家庭教育出来的,还不得吓死你啊?你还不得抱着人大腿,狠狠的摇啊?

不过,苏瑾夏忍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忍忍呗,反正马上就再见再也不见了。

“爸,我上去收拾衣服,等忙过了,就带他回来给你看。”苏瑾夏嘴巴里这么说着,可是心里面还是觉得,大家不会有见面的机会的。

“这叫什么事儿啊,这叫什么事儿嘛。”

苏爸一口一个叹气,点燃一支烟就走到外面去抽了。

姜瑜跟着苏瑾夏上楼,监督着她收拾。

意思很明白,知道苏瑾夏嫁了个穷小子,生怕她收拾东西离开把家里面什么值钱的东西一并给带走了。

苏瑾夏自然也明白姜瑜想什么,也根本不避嫌。就那么把收拾的一切都摆在姜瑜的眼前,让她看着收拾。

衣服,几乎没有新的。自从外婆病了之后,苏瑾夏真的很少很少买衣服。而且上班都是穿制服,这也为她省了一笔开支。

到最后,苏瑾夏一年四季的衣服收拾出来,也不过满满一个行李箱就装了进去。所以,行李真的是很少。

收拾完主要的行李,也没有别的了。打扫房间里面的灰尘和清理了垃圾,苏瑾夏的事情就做完了。

拖着行李箱出去,姜瑜连苏瑾夏走,也都没有正眼看她一下。

苏爸伤心的别过头,苏瑾夏还是走了过去跟他道别。

“爸,我走了,你保重身体。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的。”

至于姜瑜,苏瑾夏和她,实在是没什么话说。

苏爸撇过头,没看苏瑾夏,大约是养大的女儿就这么窝窝囊囊的结了婚嫁了人,心里面是真的有些伤心。

苏瑾夏见苏爸没回答,略失望的拖着行李离开了。

走出大门,苏瑾夏回头望了一眼。

多少年了,她、终于离开这个家了。

其实,除了衣服,也还有几件稍稍值钱的东西,都是她过生日的时候,苏爸买的。不过苏瑾夏一样都没有带。只拿了妈妈去世前留给她的项链,老旧的银质项链,吊坠里面放了亲生妈妈抱着她照的百日照。

公交车上,苏瑾夏把妈妈的项链拿出来,看了看照片。如果不看这张照片,她对妈妈的记忆,都模糊了。因为项链太旧,而且有些变形,苏瑾夏都不能戴了。偶尔拿出来看看照片,拿老旧的泛黄的照片,也无法修补太清楚的苏瑾夏脑海中妈妈的模样。

就是那样一个轮廓,她偶尔能在梦里梦到,只不过,样子,都有些不一样了似的。

所以,她的妈妈离开,真的是好久好久了。

乘坐公交车到了离宋宅最近的公交车站下车,但是还有很长的路才能到宋宅。苏瑾夏拖着行李箱,也不想再走了。就打给了许默,听从宋时与的话,让许默来接她。

宋宅还是苏瑾夏昨天晚上跑掉的那个宋宅,只是再回来的时候,苏瑾夏已经不再是女佣的身份了。

宋时与给她安排了和他同一楼层的卧室,她也不再需要做什么清扫的工作了。

可是苏瑾夏就是有些不太习惯,住在这样的房子里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