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白黎轩紫璎珞的小说 白黎轩紫璎珞

2020-06-01 12:01

穿越之公主请小心

推荐指数:10分

白黎轩紫璎珞是作者花容笑笑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那么白黎轩紫璎珞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本文女尊。她本是巫族世家传人,天赋异禀,身负异能,在哪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一朝睁眼,灵魂穿越,来到了陌生的女尊时代,有着尊贵的公主身份,也有着别人羡慕嫉妒她却避之不及的十位美绝人寰的“夫”【话说这里的男子沉稳内敛,以妻主为天,中规中矩,很青涩,每每都是吧自己洗干净等着妻主来宠幸】可为何到她这里就变了。【以妻主为天?】那一个个见到她不是叫滚,就是怒目而视,她这当的是天么?【沉稳内敛?】那一个个剑舞的天花乱坠,皮鞭甩的无比顺手,控尸控到变态,全身上下小到一根发丝都有毒的的男人内敛么。

《穿越之公主请小心》 第五章 人生如旅,亦哭亦歌 免费试读

岁月无痕,浮生若梦……唯有你拂去的雪花,依然守候在记忆里,编织着亘古的缠绵。那曾经凋零的希望,与月光不断摩擦,渐渐燃起,在风中摇曳。

紫璎珞骑马一路狂奔,女皇的突然召唤,令她的心沉到了嗓子眼,纵然如此,脸上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大街上,人人纷纷看向马背上那个策马奔腾的女子,纷纷猜测是某位新晋的官员,因为她走的方向正式皇宫,男子媚眼含春,娇羞的看着女子,一脸的遐想。

富丽堂皇的卧房里,女皇一身金色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Ё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均匀,体格***,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不笑先闻,美艳无比。

紫璎珞上前一步,单膝跪地恭恭敬敬的说道:“儿臣参见母皇”。

女皇闻言,一脸的呆滞,一把拉起紫璎珞,焦急的说道:“璎珞,你怎么了”?

“呃……”?紫璎珞错愕的看着女皇,电视剧中皇子皇女不都是这样请安的吗,有问题。“额,母皇,儿臣没事”。

此刻,女皇才认真的打量起紫璎珞来,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随意的用玉簪固定起来,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套一身浅蓝色挑丝双窠云雁的宫装,稳重不失清雅。

“好,好,这才是我紫璃鸾的女儿”。女皇亲昵的拉着紫璎珞的手,眼里是豪不掩饰的赞赏。

半晌,女皇终于步入了今天的主题,“璎珞,你惩办大理寺少卿这件事,母皇很是欣慰啊,你终于长大了,懂得为母皇分忧了”。

紫璎珞侧脸看着女皇,这女人是整个雪翼国的神话,此刻,眼里早已布满沧桑,看着她眼里浓浓的怜爱,“璎珞啊,你一定要变强,母皇护不了你多久的”。

闻言,紫璎珞呆愣的看着女皇,心里一暖,她母亲在她出生的时候难产死了,她并没有尝过多少亲情的滋味,此刻的女皇,和她记忆中那个散尽一身巫术只求自己降世的母亲像极了。

想到这,紫璎珞眼里泛起雾水,转身,便扑倒了女皇的怀里,贪婪的吮吸着属于她的气味,母亲的气味,喃喃道:“母皇放心,璎珞会努力的,璎珞会变强,会替母皇分忧的……”

女皇撑着身子,一脸的震惊,眼里有晶莹的水珠,在她的印象中中,这是璎珞第一次抱她,还是这样的亲昵,以往,这个孩子都不怎么亲近自己的,看着怀中的紫璎珞,女皇双手环上她的腰,怜爱的拍着。

“璎珞为什么突然变了”?女皇还是问出了心中的郁结。

紫璎珞一惊,脸上还是一惯的淡然,双眼楚楚的看着女皇,“璎珞以前都是装的,母皇如此宠爱璎珞,高处不胜寒,人都是有嫉妒心的,为自保,璎珞只有初次下册了,瞒了母皇,还请母皇恕罪”。

紫璎珞一席话说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女皇一脸的感动,怜爱的摸着紫璎珞的脸,“太好了,原来璎珞不是真的懦弱,从哪小便懂得隐藏自己,母皇真的很欣慰”。

“母皇……”

“好了,璎珞,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下个月便是中秋佳节,明月国会送他们的皇上最宠爱的儿子来和亲,听说明月国太子酷爱精菱花,而这精菱花却稀少无比,你帮母皇帮衬着找一下”。女皇怜爱的看着紫璎珞,她希望她能迎得明月国皇子的芳心,明月国皇子极其受宠,若能娶到他,对璎珞今后登上皇位无百利而无一害。

到了晚膳十分,女皇看着璎珞似是无意的说道:“璎珞也该娶位正夫了”。

紫璎珞闻言,先是一抖,自从白黎轩事件后,她对男人越来越恐惧了。

璎珞看了女皇一眼,认真的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女皇的用意,自古以来不都是用和亲还巩固皇权的么,可她无意余皇位,因为她想,她迟早是要回去的,对于皇位,她并不热衷。

紫璎珞刚进房门,管家便恭恭敬敬的走了进来,“公主请过目”。说着便将一本很厚的册子递道紫璎珞眼前,紫璎珞随手翻阅了一下,上面的全是人名,除了她所知道的白黎轩,歌舒,还有遥涔,居然还有七位侧君,八十四位侍君,一百零八位暖床小斯。

紫璎珞疑惑的看着管家,“你这是什么意思”?

管家狐疑的看了一眼紫璎珞,都说公主变了,今日一件果真如此,尤其是那双黑眸,让人不自觉的腿软。

察觉到自己的神色凌厉了,紫璎珞微微闭眼调整了一下,尽量把摄心术的影子撇开,睁开眼,眼里已是一片暖色。

“自从公主受伤后就再也没有召各位夫君试过寝,今晚,是该,侍,侍寝的日子了”。管家说道最后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瞥见紫璎珞那凌厉的眼眸了。

“你的意思是,这些人都是我的夫”?紫璎珞随手指了指册子上的名字。

“是,公主”。管家恭敬的回答。

“那我跟他们都那个了”?

管家狐疑的看了一眼紫璎珞,心道:这种事不是公主最了解的吗?想归想,管家还是认真的回答:“公主只是每天轮流去十位侧君的房里”。

言下之意便是,没有碰过这些什么侍君,暖床小斯的,紫璎珞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把手中的的册子扔给管家,“全部都遣散了吧,该嫁人的便让他的去嫁人,银子尽管去账房支”。

“啊”?管家当场石化,一脸的不可思议,公主好色是出了名的,从来只会招进美男,哪会遣散美男的,对公主来说,这些个侍君,哪怕是死,也不能离开公主府的。

紫璎珞瞥了一眼一脸惊恐的管家,淡淡的说道:“限你三天之内办完”。

随即,八公主遣散侍君的消息就这样传遍整个公主府,甚至整个雪翼国,大家都在议论纷纷,都认为这八公主是玩腻了这些个侍君,这新鲜劲过了便始乱终弃,瞬间,这花痴公主紫璎珞的名声便更臭了。

而此时的紫璎珞却是一脸的郁闷,他就不明白为什么侍君什么的都可以用银子遣散,而偏偏这十位侧君还要些休书,而且还得经过母皇的同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