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122567_楚洛墨林子然_焦糖

2020-06-01 12:02

第36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戈青釉直起声,只平静看着彦少空。

彦少空径直朝她走来,自顾自说:“这些兰花娇贵,一不经意就会夭折,也难为那些宫人能照料的这么好。”

不知怎的,戈青釉总觉得彦少空的语调里透着一抹讽刺。

还未等她细想,又听彦少空说:“既然来了,要去看看母妃吗?”

戈青釉抬眼望着她,刚想拒绝,就听彦少空自嘲一笑,“罢了,你定然是不愿意的。”

“跟我来,我有东西要给你。”

说着,彦少空帮自发朝前走去,戈青釉皱了皱眉,随后也跟了上去。

两人七拐八拐,最后竟然来到了一处小佛堂,只是这佛堂却不想拢月殿其他宫殿那般干净,门环上都积了厚厚的一层灰。

彦少空好不嫌脏,推开了门就进去戈青釉给你跟着进去,发现这屋子也破败的很,到处都是蜘蛛网,而彦少空将她带到佛像的后面,戈青釉这才发现,这佛像的内里竟然是空着,

彦少空从佛像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戈青釉,说:“这里面的丹药叫做生息丹,对你的身体恢复应当是有好处。”

戈青釉没有接,而是惊讶问到:“你知不知道这生息丹是什么?就这么给了我?”

“就是因为我知道它是什么,所以才想给你,你不必推辞,我欠你良多,这丹药根本算不了什么。”

可戈青釉却还在惊讶之中。

是在是,这生息丹太贵重了,说它有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也不为过。

可戈青釉记得,这生息丹连医圣都不知道配方,据说那个唯一知道的药师也已经死了。

彦少空手中怎么可能有?

戈青釉怀疑问:“彦少空,倘若这真的是生息丹,那你的人在你当初中毒的时候为什么不拿出来?”

当年,他身中剧毒,若不是她没有别的办法,她也不会将自己炼成药人为他解毒。

“我没有骗你……”彦少空连忙解释,“这药只有我一人知道,可当时我却已经昏迷……后来我也想过把这生息丹给你服用接了你身上的万毒,可是……当时的我却不敢。”

生息丹的药方谁都不知道,彦少空当时确实赌不起,更何况,那时也有药灵芝的压制。

“青釉,收下吧……就算你不要,向来医圣也是愿意要的。”彦少空又劝说着。

别的不说,这类奇药确实是医圣爱钻研的。

想了想,戈青釉接下来盒子,但她却问,“你不是要移除移情蛊吗?既然有危险,这药你为什么不自己留着?”

彦少空抬头,神色难掩惊喜,“青釉,你还关心我!”

戈青釉只说:“我只是随口问问,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得到这生息丹的?”

“这生息丹是我母妃留下来的。”彦少空低沉解释着。

戈青釉更是疑惑,因为巨塔了解,这生息丹只有师傅的师妹始终有,那这样一来,彦少空的母妃岂不就是……她的小师叔?

“提到我母妃,要说的事就有点多,若是你想听,我都可以告诉你,不过,我们先从这里出去吧。”

说着,彦少空便带着戈青釉出了小院,料到了之前的兰花园。

“我想你应该猜到了,我的母妃就是医圣的小师妹,其实医圣那一脉一共有三个徒弟,医圣,我母妃,另一个,则是研制出移情蛊的毒阳子。”

戈青釉眉头一皱,若是她没记错的话,那个毒老怪似乎就是毒阳子的徒弟,那毒阳子可不得更恶劣?

难怪师傅决口不提关于毒阳子的事情。

而彦少空还在继续说:“当年,毒阳子爱上了一个女人,可那个女人已经有了夫婿,他便蛮狠研制出了移情蛊掳走了那个女人,原本,毒阳子是抗不过那女子夫婿家族的追杀,可后来他想到了一个交易……”

说到此,彦少空的语调已经变得阴沉,“而我的母妃,就是这般被毒阳子算计!”

“我的好父皇当初对母妃求而不得,便私下里接触毒阳子,两人合作,一人对我母亲下蛊,一人帮忙脱困!”

至此,戈青釉早已经震惊不已,怪不得彦少空一直和南疆王的不对付,原来症结在此处!

可转念一想,彦少空如今的行为和南疆王又有什么区别?

还不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