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天命姻缘不可负时雨薇薛听寒

2020-06-01 12:04

看着屋前那部出租车,再听到身后那男子的声音,我立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回来那晚,我打了部出租车,后来因为陆思齐的阻拦,司机撞车身亡,我最近自身难保,也没有去想那件事。

算下来,今晚就是那司机的头七了。

外婆这房子,普通鬼魂肯定是进不来的,苏溪来过一次,陆思虽然没有对她下手,这次她半夜来,他猜到我因为担心肯定会开门,所以他居然让那鬼司机附在了苏溪这大活人的身上敲开门进来,怪不得刚才苏溪双手冰冷。

我握着半关的门,强撑着身子不敢回头,一旦回头三盏命火灭了,就麻烦了。

冷汗直流,感觉到司机走近,我直接朝屋外奔去,也顾不得形象,跑到那些桃木桩旁边双手双脚死死的抱住,然后大叫着外婆。

可无论我怎么叫,屋内外婆就是没有半点回应。

透过半开的门看向屋内,苏溪已然不见踪影,想到陆思齐他妈会下蛊,我生怕苏溪被陆家母子控制进屋去伤外婆,抱着桃木桩子咬了咬牙,转身就又要朝屋内跑。

但刚一动,刺眼的灯光就射了过来,停在屋前的出租车突然发动了起来,朝我撞了过来。

我本以为车内是苏溪,正为外婆松了口气,透过灯光却看到那个司机浑身被烧得焦黑坐在车内,他双手紧抓着方向盘,头以十分古怪的姿势偏在肩膀上。

对于这个司机我心里还是挺愧疚的,但保命重要啊,我也顾不得他撞不撞得上桃木桩,松开手就又朝屋里跑。

可那辆子跟真鬼一样,紧紧的跟着我,无论我怎么跑,都会出现在我前面拦住我,明显就是要将我朝外面逼。

跑了几次没有避过,看着那个司机古怪的模样,被逼得无法,我紧抱着桃木桩就给拔了出来,扛着木桩子就朝着出租车捅去。

我在农村长大,力气自然大,趁着鬼司机避开,扛着桃木就朝屋里冲。

冲到门口将桃木一扔反手拉了门,就朝外婆房间里跑,我观香都没学会,碰到个鬼更是半点办法都没有,却没想刚一转身就撞到一具僵直的身体,一股熟悉的异香立马窜进鼻息之间。

我心中暗叫不好,那桃木桩子被我拔了一个,陆思齐该不会就这样进来了吧?

顾不得多想,转身就又要朝门外跑,手不停的搓着小腹,那鬼胎不是挺厉害的吗,这会怎么不出来救我?它救不了,叫来墨逸对付陆思齐,鬼打鬼,也比我硬拼的好啊!

可一转身,门就被撞开了,只见苏溪抱着我丢下的那根桃木桩,双眼呆滞的看着我,而她身边那辆鬼出租依旧在轰轰作响。

前后被拦,我心跳如鼓,无论我怎么用力拍着小腹,里面的鬼胎却还是没有半点动静,叫着苏溪的名字想将她叫醒,她却好像置若罔闻。

“她被蛊虫控制住了,屋外的阵法也是她破开的,要不我怎么进得来。”陆思齐一步步逼近,朝我柔声道:“云清,跟我回去吧,就算你一直躲在这里,鬼胎一天天长大,总有一天会要了你的命。我会帮你将腹中鬼胎打掉的,你也看到同生情偶了,只有你活着,我才能活着,我怎么可能害你。云清……”

门外是鬼司机,我不敢后退,陆思齐走过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我知道将你献祭鬼差是我不对,可当时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云清,我不想死,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那个黑衣鬼只想要鬼胎,他不会管你生死的,而我肯定会让你活着的,云清原谅我好不好?这样你就不用两面受敌了。”

他语气真诚,说得好像十分有道理,但他一直有一只手背在身后,那股子异香越发的浓郁。

知道他这是要稳住再迷晕我,我真不明白,他想要活命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为什么还要缠着我?大家相安无事,我也不会计较那所谓的冥婚书,相对于鬼胎会危及性命,他用我阳寿借点阴债装暴富子弟,我半点意见都没有。

看着他身后袅袅烟冒起,被我搓揉了半天的小腹依旧没有半点动静,前后夹击之间,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挺着小腹就朝陆思齐拉着我的胳膊撞去。

我用了最大的力气,陆思齐的胳膊一撞到小腹,一股绞动的痛意传来,肩膀上鬼面处传来一阵冰冷的刺感。

剧烈的痛意让我身体蜷缩着,陆思齐也不再隐藏,将身后藏着的香炉对着我的脸递了过。

异香扑鼻,我心如死灰,却听到一声冷哼,跟着一个宽大的衣袖一挥,墨逸一把将我捞进了怀里,看着陆思齐道:“本君不管你和地府冥君有何交易,本君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如若再让本君见你对云清纠缠不休,别怪本君连冥王的脸面也不给,直接让你魂飞魄散。”

说着一阵阴风刮过,一条胳膊粗细的铁链穿过陆思齐的身体,他那张斯文的脸瞬间变得支离破碎,原本缝尸的黑线全部绷开,陆思齐一阵惨叫中,墨逸伸手捂住了我的眼。

我只听见铁链哗哗作响,以及一个低沉的告罪声,小腹中阵痛传来,加之异香的作用,慢慢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墨逸居然没有离开,而是半靠我床头,转眼盯着外婆冷声道:“你们以为取了净泉水压制住本君血脉,就能保云清无事?那陆思齐能用云清处子之身诱于鬼差躲避拘魂,本君将他阴魂送于地府还能逃离,明显跟地府冥君有所关连,你们以为他缠着云清,就是为了借个阴债?他能画勾牒,通蛊术,修尸法,凭你那几个木桩子就能拦住他?当真是可笑,如若不是本君感知不到云清体内那点血脉赶来,你以为他将云清带走会怎样?”

外婆只是沉沉叹气,却并没有开口解释。

我感觉到墨逸的手放在小腹之上,轻揉着,他的手跟以往的冰冷不同,反正带着温热。

“醒了就别装睡。”墨逸在小腹上的加大了力度,朝我冷声道:“有本君一点血脉在,本君自然护着你,日后别再乱打主意想打掉它。要不然……”

他放置于小腹上的的手猛然变得冰冷,指尖划过肚皮带着刺痛,双眼透过面具带着阵阵寒光与我四目相对。

这次他是真的发怒了,说完后,直接挥袖而去。

我抚着小腹,感觉到里面又有什么涌动,想来那鬼胎还是在的,这才转眼看着外婆。

她将我扶起,告诉我昨晚陆思齐被地府秦广王亲自带走,连同那鬼司机也一块带走了,而苏溪因为中蛊,外婆让人送她去找苗婆婆了,她也是因为中了苏溪下的蛊才昏睡不醒。

她还让我找个时间给司机家里送点钱去,逢七还得给他烧纸。

他的死与我脱不开关系,就因为这一点,他才会被陆思齐利用,头七找上了我,还会一直追着我讨命。

“鬼胎在出生前是护母的,日后你也别乱打主意想打掉鬼胎了。”外婆摸着我的头,手颤抖的放在小腹上,沉叹气道:“是外婆没护着你,如果你本命年前……”

她说到这里,目光闪了闪,忙说去给我做饭了,就急急离开了。

看样子我本命年有个很大的问题啊,我倒在床上胡乱的想着,就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声,过了一会外婆让我出去。

我这才发现南雅又过来了,不过这次她并没有化妆,脸色苍白,双眼满是怨恨,直接开口道:“我那孩子的尸骨我没有找到,但我知道大概在哪里,只要你去帮我找出来,超度了它,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我只负责观香,这找尸骨的事情,你找别人吧。”我现在哪敢出去乱走啊,更何况上次观香说好的价钱,她可是一分都没有转给我。

但没想南雅转眼看着我,冷声道:“云清,我查过你了,你老公陆思齐的事情有多古怪我不管,但我可以告诉你,陆思齐他妈陆灵跟这件事情可脱不开干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