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手术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马拉什见阿拉纳克和欧雷加二人回来,也是十分平静,毕竟他对欧雷加的实力早已有了清晰的认知。

  地下神殿已构建完成,规模足以媲美星灵的任何一座神殿。为了修建它,欧雷加是把整个奥利沙部落的积蓄都拿了出来。

  带着地嗪的高能瓦斯也已存够,可以着手进行手术的第一步了。

  林青计划使用优化版的卡拉重建星灵的秩序,在此之前,他需要先恢复这些星灵的身体。

  萨瓦塞恩曾对塔姆拉这样描述卡拉:“我明白我需要干什么,我明确我们将要追随的道路。这持续数个世纪的纷争,塔姆拉,是错误的,大错特错。我们需要铭记什么才是我们所拥有的。我们不需要萨尔纳加,是的,我们只需要彼此。”

  萨瓦塞恩,这位卡拉的创造者,他的水平在星灵中已算登峰造极,但他对心灵链接的理解还是不够。

  因为卡拉的存在使绝大多数星灵不能对他人隐藏自己的想法,而且星灵链接对使用者本身消耗极大,很容易让他们失去自我,它使星灵太过注重一致而惧怕改变。

  卡拉虽然是一种自愿共享的模式,但这种模式也拉大了星灵个体之间的差距,与卡拉保持稳定链接时间越长的星灵,灵能能量就越强大。

  但抛弃卡拉就行了吗,也不行。星灵虽然是神之长子,但对虚空幽能的接受能力还是完全无法与萨尔那加相提并论,如果失去了卡拉的支撑,虚空幽能就可以令星灵陷入迷乱的状态。

  星灵高傲却也害怕孤独,卡拉的另一个价值在于当星灵死去,他们就将魂归卡拉,回归祖先的怀抱并留于后世的记忆中。

  有了与卡拉的链接,孤独可以被减少,即使奈拉齐姆和塔达林,内心也曾认同这一观点。只是他们无法接受强迫同化,那缔造不了真正的团结。

  总之,卡拉会减少星灵的孤独感,同时也会让他们失去自我,找不到自己的道路。

  更为致命的是,如果一个星灵原来处于卡拉的连接中,后来又切断了卡拉,就会产生强烈的戒断反应,需要将类似日坠这样的毒品涂抹在皮肤上才能缓解。

  还有一个问题在于卡拉加剧了星灵个体之间的不平等,在卡拉中星灵也可以有欺骗和隐瞒,只是这需要高超的记忆。具体来说,执政官阶层可以做到这一点,这也是最高议会怀疑塔萨达叛变而阿塔尼斯却不相信的原因,虽然执政官阶层都长时间处在卡拉之中,但他们大多数都让选择让自己处于隐瞒状态。

  塔达林和奈拉齐姆为什么不信任艾尔,也是这个原因。

  从技术角度来看,卡拉的缺陷也很明显,卡拉虽然可以让星灵交流思想、共享感受,但它的距离是有限的。如果要实现远距离的信息传递,两端都必须有设备。这和虫群主巢意志的大范围覆盖不可同日而语。

  原因在于,卡拉是星灵通过萨尔那加留存的文献摸索出来的,而虫群主巢意志是由某位萨尔那加设计的,对原理的掌握存在明显的区别。

  林青手术的第一步,就是要恢复星灵的进食系统。最早当萨尔那加来到艾尔的时候,星灵还是以狩猎为生的原始氏族,得以被萨尔那加看重的原因是他们能够使用虚空幽能,但萨尔那加对他们的身体素质仍不满意,于是便着手对星灵的身体进行改造。

  萨尔那加将星灵的基因进行了重组,让他们的遗传基因由一条动物螺旋和一条植物螺旋构成,星灵也成为了动物与植物混合的生命体。改造完成后,埃蒙觉得保持这种状态就行了,但只有纳鲁德一人支持他的想法。

  其他萨尔那加认为为了让星灵的身体能够适应各种极端环境,应该让星灵的进食系统逐渐退化,改由光合作用来完成日常的能量补给,如果要应付爆发的情况,可以通过水晶能量进行辅助。

  埃蒙对此强烈反对,进食是生物的乐趣所在,不能因追求高效就将其剥夺。但创世议会只考核轮回的结果,对萨尔那加在轮回中所应用的理念并不干涉,人多压人少,最终这一计划还是得以进行了。

  从这一刻起,埃蒙与其他多数萨尔那加的矛盾,就已不可调和了。

  现在机会就摆在面前,这15000名星灵,将会回归他们神之长子的本源。

  论对宇宙生物本源的理解,除了创世议会,没人可以比得上埃蒙。

  这段时间,林青早已准备好了特殊的血清,血清能帮助这些星灵恢复到几千万年前他们祖先的身体原貌。

  为了让星灵们不产生怀疑,林青嘱咐欧雷加,让他告诉星灵们这是欧雷加通过研究存放在奥利沙部落的萨尔那加古籍所研发出来的。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马拉什对于欧雷加的智慧深信不疑,更为重要的原因是,现在塔达林一族对地嗪的依赖越来越强,族中很多人的精神都变得越发地不正常,他们急需要血清来缓和痛苦。

  甚至当欧雷加告诉马拉什,这种血清的副作用是会让星灵恢复进食系统时,马拉什也觉得无所谓,塔达林是不受那些繁文缛节束缚的。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在注射了第一支血清后,所有星灵的精神痛苦都得到了极大的缓解,再过3天注射第二针就可以完全解决问题。

  虽然理论上可以用一针就达到目标剂量,但星灵的体质达不到要求,还是求稳使用两支分量完成比较好。

  不过让欧雷加头疼的是,15000人里,有一个人就是不同意,那就是阿拉纳克。

  他一直说进食的乐趣只存在于那些低等人群中,品味高的星灵对此都不屑一顾,有几次气得欧雷加手中的拳头捏了又放。

  “大哥,阿拉纳克那个塔达林,真是厚颜无耻。”自从恢复进食系统后,欧雷加也喜欢上了吃巧克力,此时他正在林青的房间发脾气。

  “你怎么也学塔达林,随便用厚颜无耻这个词了,你放心,暂时不要去管他,直接把血清放到他那里就行了,他自己后面会注射的。”林青知道阿拉纳克只是因为上次比试输给了欧雷加,所以心中不满罢了。

  “好,那就听大哥的办。”欧雷加喝了杯水,就前往地下神殿修炼灵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