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天生劳碌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破十秒啦,哈哈哈!”

  李奎笑得跟个傻子似的。

  “泥垢了啊!”陈煜有点忍俊不禁。

  这丫的真的是个活宝啊。

  “放心,我一定会超越你的!”李奎斗志昂扬。

  “陈嘉伟任务完成得不错,所以我奖励他五千块,以此鼓励……”陈煜若无其事地说道。

  “什么?!”一听到钱,李奎立马恢复正常。

  当时李奎玩游戏都魔怔了。

  陈煜和陈嘉伟对话内容他一概不知。

  “真的假的?”李奎一脸不相信。

  “我安排给你任务……”陈煜答非所问道,他才说一半,李奎就急吼吼地道,“百分之百完成了啊,要不你来验收?”

  做得好还能奖励现金?

  李奎巴不得天天加班。

  有钱就有动力。

  “好,我一视同仁,你做得让我满意,奖励少不了的!”陈煜悠哉悠哉地说道,他很喜欢这种氛围,希望以后人多了还能继续保持下去。

  他特别不喜欢古板的老板。

  像他这样,平易近人,友好和善,感觉员工更有凝聚力,对公司的发展有利。

  李奎像打了鸡血一样,把陈煜请到他的办公桌前,先是将招聘海报展示出来,接着详细解释起来:“我们公司才刚刚起步,资金有限,最缺的就是程序员,但程序员是公司的主力军,可不能少,所以我提出五十个程序员岗位,薪资待遇按你所说的,高出平均值百分之五,大概在6000—15000之间,还有游戏策划也要几个,美工客服同样不能少,人事部的话,前期的话有陈嘉伟就够了,毕竟能省则省嘛……”

  balabala长篇大论一大堆,听得陈煜一愣一愣的。

  李奎这是做足了功夫啊。

  可以,不错,有干劲儿。

  “那游戏上线,你该怎能营销传播呢?”陈煜不想听他废话,现阶段,市场营销才是重中之重,怎么才能让游戏火起来,这是一切的根本,不然游戏黄了,更别谈什么发展壮大了。

  陈煜有自己的方法,就是不知李奎要怎么做。

  这个问题相当棘手。

  “这个我有仔细想过,有多大碗就吃多少饭,就目前而言,我们公司就三个人,肯定不能将大把大把资金投入广告当中去,我绞尽脑汁,苦思冥想,也是能在各大社交软件,比如,游戏论坛,微博,贴吧……等等,雇佣大量网络水军,效果应该还不错……”

  李奎对网络水军的力量深有所知,经常在微博上看到某位明星人设崩塌,一夜之间,莫名其妙就会出现大量洗白人员,带节奏,转移注意力,偷换概念,不知不觉中,就将明星洗得干干净净。

  网络水军属于营销手段的一种。

  而且价格相对投放广告来说,要低廉许多。

  他不需要活的水军,这样就更便宜了,直接用软件就行,输入相应的广告信息,一分钟可以发出成百上千条广告,大大降低成本。

  “这个可行。”陈煜举双手赞同。

  再资金不富裕的前提下,网络水军是个很好传播方式。

  当然,有利就有弊。

  网络水军多了会造成用户的不满,容易产生抵触心理,因此不能经常用,适可而止就好。

  “光雇佣网络水军还不够,传播的信息有限,还死板,我看现在网络直播行业很是火热,有些大主播死忠粉不可想象,曝光度比网络水军强多了,很多网络热词都是出自主播的口头禅,如果我们能让一些主播直播玩《别踩白块儿》,效果一定很理想!”

  说到这里,李奎拿起桌上的水杯,“咕噜咕噜”灌了几口,“这样双管齐下,我就不信这个有毒的游戏火不起来!”

  “很好!”陈煜果然没有看错李奎。

  不愧是他的好兄弟。

  这都能尿到一壶里去。

  “这么样,我厉害吧?”李奎洋洋自得起来。

  “厉害是厉害,但我要的是结果……”陈煜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张卡是他专门为公司准备的,卡上有两百万。

  有投资才有回报,这个道理陈煜很清楚。

  陈煜将卡递给李奎,说道:“这张卡里有两百万,公司要是有要花钱的地方,不必心疼,该花还是得花,就像你雇佣水军,收买主播都要花钱,至于花多少,你自己看着办吧。你的五千块钱也在里面,如果营销很成功,达到预期,五千块你自己拿走,如果不行,嘿嘿……”

  李奎接过银行卡,双手抖得都可以筛糠了,他从未拿过存有两百万巨款的银行卡。

  他看着陈煜,诧异地道:“你就不怕我拿着钱卷铺盖走人?”

  陈煜咧嘴一笑,反问道:“李奎会这么做?”

  “不会!”

  李奎逐字逐句地道:“因为我是李奎,所以我不会!”

  “那不就完了……”陈煜相信李奎,百分之百的信任,要问原因?呵呵,相信一个人不需要理由,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陈煜不会古板迂腐搞独裁,那样就太无趣了。

  “我犹还记得,鲁迅说过这么一句话,男女之情可能半途而废,可能无疾而终,可能没有结果,但兄弟之情比铁还硬,比钢还强,比海更深,比火更热……”李奎被陈煜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人这种生物,因为太聪明,所以太复杂。

  血亲挚爱说起来多么坚固,但金钱一搅和,看似坚固的纽带就变得松动起来。

  为了分割家产而大打出手、反目成仇的例子不要太多。

  陈煜能把两百万交到他手上,这份信任早已超脱常理,甚至凌驾于亲情之上,李奎怎么能不感动?

  “打住打住,大老爷们的,肉麻不肉麻?”陈煜鸡皮疙瘩掉一地,赶紧落荒而逃,出去没几秒钟,忽然去而复返,探出一个脑袋,“记住,钱省着点用啊!”

  “那必须的!”

  李奎自小就是穷小子,一个月生活费五六百,干什么都要精打细算,当然不会花钱如流水。

  “叮铃铃……”

  陈煜刚出公司,正愁没事儿干。

  这时候,电话又响了。

  到底是个老板啊,天生劳碌命。

  业务可真多。

  陈煜欲哭无泪,接通电话。

  “喂……”

  ————

  “是是是,是我说的,全特么是我说的!!”——尼古拉斯·爱基斯坦·张七戒·鲁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