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喜获神农魂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秋日的傍晚,夕阳好似洒下了一层金粉,将柳溪河映照得五彩缤纷,打渔船、运砂船在河面上来回穿梭。
韩小乐满脸忧郁的走在河边,似乎无暇欣赏这片繁忙的景色。
韩小乐是个孤儿,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从小跟爷爷相依为命。爷爷是个老中医,靠着给四邻八乡的乡亲们看病,将他养到十八岁。
半年前,爷爷将那间破旧的老中医馆托付给韩小乐后,就离开了柳溪村,说是要去探亲访友,迟则半年就回来,叮嘱他将中医馆发扬光大。
可如今,半年过去了,还不见爷爷的踪迹,他很是为爷爷的安危担心。
更令他郁闷的是,在爷爷离开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他几乎没有接诊过一个病人。相反,由村长家的丫头苏颖坐诊的那间村卫生室倒是生意红火,看病、挂水、打针,每天忙的不亦乐乎。
这让韩小乐既羡慕又嫉妒,发誓非要把苏颖这个漂亮、泼辣的丫头追到手,财色兼收。
这个念头就像是活蹦乱跳的小鬼,在韩小乐脑海里盘旋不去,要多兴奋有多兴奋。
“不好,柳总掉进河里了!”
突然,惊叫声乍起。
韩小乐抬眼望去,只见前方二十几米远的一艘采砂船附近,一个人正在水中奋力挣扎着,但转眼就被湍急的河水淹没了。
柳溪河不仅河水湍急,而且水底到处都是采砂形成的暗流,十分凶险,每年都有十几条小命不慎丢在河中。
所以,看到有人落水,来来往往的打渔船、运砂船都没人敢下水救人。
韩小乐从小就在这条河里摸鱼、洗澡,水性极好,对这片水域的情况也了如指掌,而且天生有一股子正义感。他没有半丝犹豫,纵身一跃,如蛟龙一般扎进河里。
河水很深,而且浑浊,水底的能见度极低,韩小乐换了好几次气,都没能发现落水者的踪迹。
渐渐地,他感觉体力有些不支,正要浮出水面时,忽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向他袭来。
“完了,遇到暗流了!”
韩小乐大惊,奋力挣扎,可还是被卷入到深渊。
就在他以为自己死翘翘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一丝淡淡的荧光。
“咦,居然有颗会发光的珠子!”
他双臂奋力往后一拔,快速冲到那颗珠子前,一把抓在手里。
以前就有传闻,说是采砂船在这条河里挖到过金子。
“难道是什么宝贝?”
韩小乐兴奋的打量着手中的珠子。
突然,手心一痛,珠子居然不可思议地融进了掌心,光亮也随之消失了。
就在他惊诧不已的时候,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
下意识一看,人影长发飘飘,应该是个女人,只是女人一动不动,任凭身体随河水冲刷。
应该就是落水者了!
顾不得多想,韩小乐急忙将她抓住。
女人的意识还没有完全丧失,仿佛找到了依靠,双手紧紧抱住了韩小乐。
韩小乐心中大骇。
他本来已经体力不支了,现在又被女人抱住了双手,根本无法动弹。这样下去,两个人都只有死路一条。
情急之下,韩小乐突然吻住女人的嘴唇,向她的嘴里度入一丝空气。
女人像条频临死亡的鱼儿,不由自主地张开小嘴,贪婪地吞吸着度入的空气。
渐渐地,女人安静下来,紧抱着韩小乐的双手也松开了。
韩小乐快速从女人的纠缠中摆脱出来,一只手抱着女人的腰,以方便向她嘴里度入空气,一只手划水,奋力冲出深渊。
在肺里的氧气即将耗尽的时刻,韩小乐抱着落水者终于浮出水面,之后在众人的帮助下,将落水的女人拉上了采砂船。
等韩小乐爬上采砂船的时候,落水的女人已经被三四个人护着进了一辆停在岸边的豪车里。
知道女人没有大碍,韩小乐也没有出声阻止,看着那辆豪车匆匆离去后,一边恍恍惚惚往村里走去。一边想着刚才救人的诡异经历。
那颗会发光的珠子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会融进自己的掌心?
有没有危险?
……
诸多疑问令韩小乐忐忑不安时,那颗消失的荧荧之珠突然悬浮在他的脑海中,并且快速旋转,电影般的泛出许多陌生信息。
快速浏览完那些信息,韩小乐惊呆了。
这颗荧荧之珠不是等闲之物,而是神农的魂珠,是神农毕生的心血结晶,记载了神农神奇的医术和道术!
“哟,这不是柳溪村大名鼎鼎的韩小乐医师吗?怎么成这幅落汤鸡了?”
忽然,一道讥笑声响起。
这声音韩小乐终生难忘,他的脸上瞬间就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比狗尾巴花还要灿烂的笑容。
原来,不知不觉中,韩小乐来到了村卫生室前。讥笑他的女孩,正是村卫生室的坐堂医生——苏颖。
苏颖二十岁,是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女孩。她1.65米的个头,苗条的身材,姣好的面容,尤其是她那泼辣的性格,令韩小乐无时不想着征服她。
“咦,什么情况?”
他居然看到苏颖穿在外面的那件白大褂突然莫名其妙开始慢慢的变淡,到最后完全消失,露出令天下男人无不动心的春色。
韩小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的闭上双眼再次睁开,这一次看到白大褂依旧穿在苏颖的身上。
“难道是幻觉?”
韩小乐又试验了几次,苏颖身上的白大褂反复消失和出现。
他终于心情激动的确认了一件事情。
他的眼睛能透视!
韩小乐又惊又喜,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苏颖,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就在这时脑海中出现了一股眩晕感,悬浮在脑海中的那颗荧荧之珠暗淡了少许。
韩小乐差点摔倒,暗想透视并不能一直使用,刚才那股眩晕之感以及神农魂珠变暗,应该就是使用透视的副作用。
看到韩小乐魂儿丢了似的盯着自己,苏颖顿时觉得身无可蔽,腾的满面赤红,暗想这混蛋以前也曾不怀好意的盯过自己,可眼神没今天这么火辣啊。
她一手掐着蛇腰,一手指着他,装腔作势的娇叱道:“韩小乐,谁允许你这么色眯眯地看着本姑娘的?信不信我把你那对眼珠子挖出来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