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干娘受到胁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韩小乐开的是中医馆时,而且年纪轻轻,刘志常神色有点迟疑,讶然道:“你是用中医抢救病人的?”
“是的。”韩小乐笑呵呵点了点头,补充道:“针灸。”
“针灸?”刘志常更加难以相信,连连摇头道:“我看到过一些介绍针灸用于理疗方面的报道,可从来没听说过针灸还能用于抢救药物中毒,是不是有些言过其实啊?”
韩小乐无语,心说你没听说过,不等于就没有这种事啊。
“刘教授,他的确是用针灸把小宝抢救过来的。”苏颖难得的站出来帮韩小乐说话了。
刘志常见苏颖不似在开玩笑,思虑片刻,果断的对李秀英说道:“不行!我对针灸不放心。大妹子,你带着孩子马上跟我到医院去,我得给他做一个检查,看看还有什么问题。”
闻言,韩小乐暗自感叹。
就连刘志常这样的华夏医生都看不起中医,难怪中医会没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瞬间,韩小乐对刘志常的好感度降到冰点。
听到刘志常这么说,李秀英也为自己的儿子担心起来,二话不说,就跟着刘志常上了救护车。
望着救护车扬起的尘埃,韩小乐有些无语,偷眼瞧向苏颖,那丫头不知在想何事,有些恍惚。
他笑着说道:“颖儿姐,想什么呢?是不是想着怎么感谢我?”
苏颖也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韩小乐帮了她一个大忙,正想着说几句感激的话,但看韩小乐轻佻的样子,心说可不能让他太得意,轻贱了自己。
于是,瞪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为什么要感谢你?”
韩小乐不禁莞尔,道:“我抢救了小宝一条性命,你难道不感谢我吗?”
“你找错对象了吧?小宝的病不是我看的,治疗的药物也不是我开的,我只是帮忙而已,就算是出了什么意外,也轮不到我来负责。”苏颖振振有词。
“颖儿姐,你这张小嘴真是厉害啊。”韩小乐看着她饱满的樱唇,送出一个飞吻,似笑非笑的说道:“真想亲她一口!”
“下流!”苏颖色厉内荏,板着脸骂道。
“哎,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走了。”韩小乐故作叹息一声,笑吟吟离去。
“色胚!”苏颖朝他的背影啐了一声,然后扑哧一乐,灿烂如花,被韩小乐这样调侃,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回到中医馆,已经是暮色霭霭。
韩小乐立即盘腿坐在床上,专心修炼神农的道术——鸿蒙诀。
“鸿蒙诀”的修炼过程,就是按照一定的口诀,吸取大自然的灵气,将其在体内多次萃取,转化为真元,沉积在神农魂珠里。
真元是一种超能量的神奇物质,可以强身健体、滋润万物,是使用透视眼和神农医术必不可少基础。
随着韩小乐进入修炼状态,他的身体仿佛变成了一个吸气机,四周空气中的灵气纷纷涌入他的身体,方圆二十几米内竟然产生了一股诡异的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
健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站着几个穿着不凡的男女。
他们是“辉煌集团”的王元晋、王建仁父子以及家人,具是一脸的忧愁之色。
健民医院院长孔志超则陪在一边,脸色惶恐。
“辉煌集团”可是柳城县乃至柳市赫赫有名的企业,可以这么说,柳城县每年的财政税收有一半来自“辉煌集团”。
中午时分,王家小皇帝王小宝因为急性肾炎住院,在治疗的过程中发生了药物过敏,送进了重症室抢救,可时间已经快过去八个小时了,依然没有脱离危险。
揪心的同时,王家人更是愤怒,作为王小宝的主治医生刘志常,半途突然玩起了消失。
王元晋面色铁青,一声不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重症室,他相信孙子会没事,因为刚刚进去给自己孙子做抢救的医生,是他花重金从省城请来的大名鼎鼎的朱一祥教授。
可是,朱一祥进去没十分钟,立马火急火燎的走了出来。
王元晋、王建仁等人立即围了上去。
“朱教授,我孙子醒了吗?”王元晋目光灼灼地望着朱一祥问道。
朱一祥摇了摇头,满面羞愧的说道:“对不起,王董事长,我已经尽力了,令孙的生命体征还是很微弱,能不能活下来要看奇迹……”
几个女人一听,立马抱头痛哭起来。
“怎么可能!”王建仁的火气一下就窜上来,咆哮道:“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猪教授,我儿子不就是药物过敏嘛,你连这点本事都没有?”
“在下不才,你们另请高明吧。”
朱一祥虽然性格温和,但也受不了王建仁如此侮辱,正要甩手而去,却被王元晋拦下了。
“放肆!”王元晋朝儿子怒斥一声,强忍着悲痛,问道:“朱教授,老朽教子无方,我这就给你赔礼了。”
说着,朝朱一祥深深鞠了个躬,紧接着说:“小宝究竟是怎么回事,连你都束手无策?”
朱一祥心中的怒意这才少了很多,耐着性子解释:“根据我的判断,令孙的病症很复杂,不像是药物过敏这么简单,好像……”
“但说无妨。”王元晋的眉头越发紧蹙。
朱一祥看了眼站在一旁神色紧张的孔志超,又犹豫了一下,才咬着牙说:“健民医院给令孙的诊断结果可能有误,我认为令孙的病不是急性肾炎,而是小儿急性肺炎。这两者之间的用药大相径庭,因此造成了药物中毒,现在已经处于深度中毒后的休克状态。”
误诊是一件丑事,一旦败露,医院和当事的医生不仅要承担很大的经济损失,还要承受很大的舆论压力,甚至有可能身败名裂。
身为医生的朱一祥,怎么会不知道这点呢。但事关他的名声,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竹筒倒豆子一样全说了。
“什么!”王建仁挣大着嘴巴,难以相信地骂道:“刘志常这个庸医,老子要你好看!”
“你能确定吗?”王元晋忍住愤怒,冷静的问道。
“这需要进一步确诊。不过,我有九成把握。”朱一祥肯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