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神农回魂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小乐这种谨慎的态度,立即获得了王元晋的好感,点头道:“我孙子叫王小宝,他的CT检查单跟你今天下午抢救的那个孩子调换了,造成药物中毒。”
“哦,是这么回事啊。医者父母心,按理这个忙我肯定得帮。”韩小乐心里有谱了,随即话锋一转,叹息道:“可惜呀,我不能走呀。”
“怎么啦?”王元晋心里一惊,皱着眉问道。
韩小乐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摇着头道:“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把我家的大门给踹坏了,你说要是有小偷摸进来,把我准备娶媳妇用的十万彩礼钱偷走了,我找谁要去呀。”
王元晋何等聪明,他立即明白韩小乐的话是针对儿子王建仁踹坏大门一事,于是狠狠瞪着身边的王建仁,骂道:“混账!你干的好事,还不快给韩医生赔罪!”
虽然很不情愿,但迫于父亲的威严,王建仁只好低头,道:“韩医生,对不住,刚才是我太鲁莽了,不该踹坏你的大门。”
“就这样?”韩小乐冷冷的看着他。
“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王建仁暴躁的尿性又上来了,作为“辉煌集团”的总经理,他一向高高在上,何曾在别人面前如此低三下四过。
“啪!”
王建仁懵了,捂着那面辣火辣烧的脸庞,难以置信的看着王元晋道:“你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混账!”王元晋余怒未消的放下悬在空中的手掌,转头看向韩小乐,满脸歉意的说:“韩医生,老朽教子无方,让你看笑话了。你不用担心,犬子给你造成的损失,明天我会如数奉上。”
“父亲!这小子是在敲诈!”王建仁立即尖叫起来。
一扇破门,值十万吗?
王家不缺钱,十万不过是九牛一毛,但不能被人当凯子一样敲诈!
“闭嘴!”王元晋阴冷地瞪了眼王建仁,对韩小乐做了个请的手势,“韩医生,请吧。”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跟你走一趟吧。”韩小乐满面骚包,仿佛看到了美好生活在向他招手。
早知这老头这么爽快,刚才就应该说一百万的。
哎,心肠还是太软了。
韩小乐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
这时候,苏颖扯着韩小乐的衣袖,把他拉到一旁。
韩小乐轻声笑道:“颖儿姐,怎么啦?”
苏颖没说话,拧着他手臂上的一块肉,狠狠地转了一下。
“哎哟!”韩小乐立即跳了起来,“你疯了啊,为什么拧我?”
“还知道疼啊。”苏颖嗤笑一声,道:“韩小乐,你醒醒吧,那十万是你想挣就能挣的吗?”
“放心吧,明天我提着十万去你家提亲。”韩小乐在苏颖小巧的鼻子上轻轻掐来一下,然后走到王元晋跟前,笑眯眯地说:“王老,咱们走吧。”
王元晋带着韩小乐火急火燎的赶到健民医院,等候多时的杨老、朱一祥,看到韩小乐的刹那不由咯噔了一下。
特别是老中医杨老,听说韩小乐用针灸治愈了药物中毒,还以为他是一位隐世大师,谁知道韩小乐竟然如此年轻,既失望又怀疑。
此时,重症室里的王小宝已是死气沉沉,呼吸、心跳、血压等各种生理指标都快要降到零点了。
孔志超不由叹了口气,在他看来,这个孩子已经没救了。
看到韩小乐只是淡淡的看了眼患者,根本没做望闻问切,就拿出银针准备治疗,杨老紧皱眉头问道:“你懂中医吗?”
“一点点吧。”韩小乐微微一笑。
“我看你一点都不懂!望闻问切你什么都没做,就敢开始治疗?”杨老的眉头琐得更深,没好气的说道:“年轻人,不要胡来。你这样做既害了病人,也玷污了中医。”
“不就是药物中毒吗?没你说的这么严重。”韩小乐笑了笑,毫不在意的给银针消毒。
“韩医生,你真有把握?”王元晋压抑住心头的悲愤,忐忑的问道。
“相信我!”韩小乐看着他的眼神,坚定的说道。
“好!只要你救得了小宝,我王家在所不惜!”王元晋掷地有声的说道。
“王老严重了。”韩小乐摆摆手,道:“好了,你们都出去吧,这位护士姐姐留下帮忙就行了。”
“拜托了!”
王元晋朝韩小乐深深鞠了一躬,大手一挥,众人依次走出重症病房。
等女护士关好房门,韩小乐开始为王小宝治疗。
当众人隔着玻璃窗,看到韩小乐将一根银针扎进王小宝太阳穴的时候,无不吓得面无血色。
杨老却忽然眼睛一亮,惊叫道:“神农回魂针?天啊。他用的竟然是神农回魂针?”
“杨老,什么神农回魂针?”孔志超问道。
“神农回魂针?你说的是华夏始祖之一,与黄帝并驾齐驱的炎帝神农氏?他的医术不是早失传了吗?”朱一祥毕竟是省城医院的名医,对中医也有所了解,知道一些华夏名医的典故,高兴的买弄起来。
“既然多年就失传了,你怎么就知道他用的是神农回魂针?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懂得这么高深的针法?”孔志超质疑道。
杨老兴奋的说道:“不会有错的。他用的就是神农回魂针。我从一本古谱上看到神农回魂针的介绍。通过刺激太阳穴,在病灶部位放出毒血,达到疏通经络、扶正祛邪、调和阴阳的目的。”
接着,杨老难以置信的嘀咕道:“不过,据说神农回魂针需要用真元运针。难道这小伙子懂道术?”
“杨老,你说的也太邪乎了吧,连道术这种歪门邪道的东西都说出来了。我看这小子就是在哗众取宠而已。”孔志超冷笑连连。
朱一祥附和道:“孔院长说的极是,道术不过是骗人的把戏而已。”
“好……好了!”
“天呐,病人醒来了!”
“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众人的争议不已的时候,留在重症室帮忙的那个女护士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一向沉稳有加的王元晋,迅速冲进重症室,一把将病床上睁开眼睛的男孩抱住,含着热泪道:“小宝,我的乖孙子……”
“爷爷,我要回家……”男孩搂着王元晋的脖子,奶声奶气的撒娇。
“回家,我们这就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