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者荣耀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0章 要不,我来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局麻?腰麻?还是静脉复合?”董金刚向唐宋询问道。

按说,如果只是一般的痔疮手术,病人如果能耐受局麻药所带来的疼痛,是可以选择局麻的。

至于腰麻,平时住院的病人才会考虑,因为这种麻醉代谢比较慢,做完手术,还要等四五个小时才能下地走动。

“来不及了,静脉复合吧!”唐宋回答道,然后对王雯说道:“王雯,给病人抽血,急查血型,然后给医院血库打电话备血。”

“好的。”王雯应声便行动起来。

虽然不一定能用的上输血,但在这时候,毕竟有备无患。

作为医生,必须在做出最好的治疗措施同时,也要想到最坏的结果,并对之想好应对方案。

这个病人,唐宋虽然有信心,只要手术开始,自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出血血管,并做好结扎止血。

但是,万一呢?

“麻醉完成,可以手术了。”董金刚也变得认真起来。

“唐医生,病人血压90/60mmHg,心率100,有休克的趋势。”抽完血的王雯,看着监护上的数字,对唐宋提醒道。

“液体再开快一些。”正在快速消毒的唐宋,已经顾不上看监护仪上的数字了,只是嘴上嘱咐道。

双手扩肛,打开肛门。

“哗哒哒•••”

大量的暗红色血凝块,夹着鲜红色的血液,涌了出来。

正在帮忙打开无菌肛门镜包的王雯,看到这一幕,顿时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按说,像她这种工作四五年的器械护士,什么血腥的场面没有见过,早就应该已经麻痹了才对。

但是,当她看到这些血块和鲜血,是从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又同样是位姑娘的体内流出来,这让她感觉有些不适应。

唐宋自然没有闲情去关注这些,现在,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找病人的出血点上。

“肛门镜。”

由于肛门自身的收缩力,加上还有鲜血在不停的往外流,唐宋也很难精准的判断出,出血点的位置。

放上肛门镜就好多了,唐宋很快就看到了,是一支小动脉血管,正在不停的喷血。

“圆针,一号线。”唐宋伸出右手。

“啪!”

马上就有一把,夹着带有圆针后面穿着一号线的持针钳,拍在了他的手上,力度不大也不小。

穿针引线,快速打结。

就一针,血就被完全止住了。

唐宋又检查了一下周围,发现还有一处粘膜,出现了溃疡面,虽然不会像刚才那支小动脉一样,呲呲的喷血,但多少也会渗出一些。

保险起见,唐宋给这个溃疡面来了一个“8”字缝合,力度不紧也不松,既不再渗血,也不会因为过紧造成粘膜皱褶。

“唐宋!唐宋呢?!”

正要取下肛门镜准备收工,唐宋却听到外面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听声音,好像是老苏。

“苏主任,您找唐宋,他好像是在门诊手术间做手术。”手术室护士长见到苏宜修,亲自上前迎接。

“我自己去吧!”

对手术室,苏宜修简直比自己家还熟,哪里还用的着别人带路,他闭着眼都能找到门诊手术室的位置。

“唐宋!尤雅,就是内痔出血的那个病人,我刚看到她的血常规,血色素八克五,快••••••你做完了?”

手术室的气密门刚打开,苏宜修看到唐宋就突突起来。原本,他是担心像这种急性出血的病人,唐宋经验少,很有可能应付不来,所以,他才赶来,准备救场的。

可是,当他看到唐宋身边的那些血块和纱布,再看看手术区域,肛门镜虽然还没有取下,但是手术部位已经被唐宋清理干净,只能看到被缝扎的线结。

“做完了,要不您再看看?”

“缝的很好,把肛门镜取下来,塞上纱布就可以了。”苏宜修对唐宋的水平,再次刷新了。

这个年轻人,天赋实在太好了,应该好好培养一下。

“苏主任,这个病人是不是应该留下,观察两天比较稳妥?”唐宋向苏宜修请示道。

“你考虑的很周到,你去和她的家属沟通吧,给她开张住院单,让他去补办一下住院手续。”

唐宋出去,和患者家属沟通了一下,家属听说老婆的血已经止住了,也就放心下来,至于住院观察,即使医生不说,他也会主动申请的。

回到手术室,唐宋却看到苏宜修,正在办公室和手术室护士长说着什么。

“唐宋,你等一下。”苏宜修把从办公室门口经过的唐宋叫住了。

“按照咱们医院的规矩,主刀在完成每一例手术之后,可以拿到手术费的40%作为奖金。”

唐宋看着苏宜修,心想:“老苏说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要给我发奖金?可是,我现在还是个实习的啊!”

看唐宋并没有提出问题,苏宜修只好自己继续说道:“我已经和院里领导协商过了,他们同意,凡是你主刀完成的手术,可以得到手术费的30%作为奖金,每个月和工资一起,发给你。”

“百分之三十?”唐宋心里算了算,今天这三台痔疮,一台手术费是八百左右,百分之三十是二百四,三台的话就是七百多。

一天挣七百多,这在以前,对唐宋来说,可是四十岁才想要完成的目标啊!

“怎么?嫌少?你不要忘了,你现在还是实习•••”

“不少不少,我很满意!”唐宋高兴的摆着手说道。

只是心中却想到,如果自己早些日子能拿到手术奖金,或许,女朋友就不会分手了。

不过,这也不是坏事,至少让自己看清了那个女人的本性。

••••••

“玲姐!”

“快打电话!”

“血管外科急会诊!”

“另外,通知血库,备B型RH阴性血,800,不,要备1200毫升!”

“还有!快去把护士长找来!”

3号手术间里面,突然传出一阵阵急促的声音。

一名护士快速向办公室跑了过来。

“护士长,3号间请你赶快过去!”护士还没进门,就冲着办公室里面的只见女护士长喊道。

“不要慌!怎么回事?”护士长可是有着近二十年工作经验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

所以她知道,遇事不能慌,慌,只会更乱,别无它用。

“3号间,普外一科的手术,好像是大血管破裂,病人大出血了!”护士尽量控制,不让自己喘的太厉害。

3号?普外一科?

还在办公室没有离开的苏宜修和唐宋,两人对视一眼。

普外一科,不就是他们科的吗?

“贾既明在做结肠癌!”

“贾主任在做结肠癌!”

两人同时说道。

说完这句话,苏宜修立即夺门而出,向手术室3号间冲了过去。

唐宋紧随其后。

“苏主任?”

3号间的贾既明没想到,第一个进来的竟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是谁?我不是让你们先给血管外科的主任打电话吗?

怎么先把这位给叫来了,他来了,我不得被骂死啊!

“贾既明,怎么回事?”苏宜修接过护士递来的一次性无菌服,披在身上就朝着手术台走了过来。

“苏主任,瘤子在乙状结肠,已经侵透浆膜层,和腹壁轻度浸润。我在分离的时候,不小心,把•••把髂血管•••划破了。”

贾既明的眼神有些闪躲,不敢和苏宜修对视,说话的声音也很小。

但是,在场的所有人,还是都听到了。

“你,你可真行!现在呢,什么情况?”

作为老专家,苏宜修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必须想办法补救。

当然,并不是掩盖贾既明所犯的失误,而是抢救病人。

髂动脉可是大血管,如果不能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可是要出人命的。

“暂时用纱布压着,我已经让他们去请血管外科的马主任了。”

贾既明也很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就突然手抖了呢?难道是平时喝酒太多了,神经出问题了?

“谁打的电话?老马怎么说的?”苏宜修冲着旁边的护士们问道。

“我,我打的。马主任说他今天休息,不过他说他马上就开车过来,快的话二十分钟就可以到。”一个年轻的小护士好像还没见多这种阵势,说话的时候有些胆怯 。

“二十分钟?!二十分钟病人就完蛋了!”苏宜修急的大声说道。

扫视一周,这些人里面,自己是经验最丰富的,毫无疑问,技术水平也是最高的。

既然请外援来不及,只好自己上了。

“打开我看一下。”苏宜修对,正在用纱布压着破裂血管的张鹏说道。

应声,张鹏缓慢拿开纱布。

只是,纱布刚刚离开,瞬间就有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

唐宋也瞄了一眼,感觉,刚才自己结扎的那支小动脉,和现在这支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小溪流和长江的差别啊。

张鹏不敢迟疑,立即再次用纱布压住血管。

“嘶••••••”

即使是苏宜修,看到这种情况,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是换成肠管,他自信可以缝的严严密密,张力也会极度适当。

可是,现在是血管,他也是挠头的很。

“苏主任,要不,我来吧?”

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声音,从苏宜修的背后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