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者荣耀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1章 缝合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宋的这句话,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是谁?看着眼睛挺眼熟的?”

“你忘了,他是普外一科的,实习医生唐宋呀!”

两名护士小声的议论着。

正压着血管不敢放松的张鹏,等大眼睛看着唐宋,心中暗想:“这小子疯了,他之前可是缝皮手都会抖的人。”

还有站在手术台靠近脚的那个位置的张超,心中也在悱测:“这家伙不会是做了两台痔疮,现在就膨胀了吧?”

由于现在这种氛围太紧张,加上主任苏宜修正一脸严肃的站在这里,所以,没有人敢大声说什么。

副主任贾既明回头看着唐宋,本来已经很郁闷了,现在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唐宋!别胡闹,难道你以为,你的技术比苏主任还要好吗?”贾既明自然和大家一样,以为唐宋是一时犯傻,才说了这样的话。

然而。

主任苏宜修看向唐宋的眼神,却有些意味深长。

在这间手术间里,现在的所有人里面,只有苏宜修见过唐宋关腹时的缝合表现。

所以,他认为,唐宋并不像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唐宋,你有把握吗?”苏宜修竟然转过头来,认真的对唐宋问道。

“差不多八九成的把握吧?”唐宋本来想说“绝对没问题”,但是想了想,还是低调点儿吧。

其实,在从系统中得到的黄金段位缝合技能经验中,就包括了各种断裂、破裂血管的缝合术。

只是唐宋并不清楚,这黄金段位,在现实中能达到什么水平。

不过,根据脑海中的那些“真是病例”,所带来的经验,唐宋感觉,现在自己的血管缝合技术,和一位血管外科的主任医师相比较,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当真?”苏宜修再次问道。

毕竟人命关天,不可儿戏。

“嗯。”唐宋点了点头。

“苏主任,你不会真的相信唐宋能缝合这条大动脉吧?”

疯了,都特么疯了吧?

贾既明表情怪异的看着唐宋和苏宜修,这两个人,怕是疯了吧。

一个敢说,一个敢信。

“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吗?”苏宜修怒声问道,还不是因为你的大意。

贾既明被问住了,他没有办法。血管外科的马主任,来到这还要而二十分钟,等他来了,病人早不行了。

可是,真的要让唐宋,这个实习生还做吗?

“既然没有,那我们就只能选择相信唐宋。”苏宜修作为一科的负责人,该决策时,还是有几分魄力的。

“唐宋,你来缝合,尽力而为吧!如果你不行的话,我再来结扎这条血管。”苏宜修对唐宋说道。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相信这个年轻人。或许,真的是因为昨天的那一场关腹表演吧。

“好的。”

唐宋快速穿上护士递来的一次性手术衣,穿戴手套。

苏宜修主动让出主刀的位置,让唐宋站了过去。

贾既明还是站在旁边,他始终不能相信,一个普外科的实习医生,能完成只有血管外科高年资医生才能完成的血管缝合。

唐宋上台,顿时心无杂物,全部注意力都聚在了这支被划破,接近断离的动脉血管上面。

“张老大,你把手向两侧挪动一下,给我留一点儿术野出来。”唐宋对站在一助位置的张鹏说道。

张鹏,既是唐宋这个医疗小组的组长,同时也担任着他带教老师的角色。

平时,唐宋和张超两人,更习惯称呼张鹏为“张老大”。

但是现在,张鹏倒更像是唐宋的助手似的。

这种现象,让张鹏感觉怪怪的。

但是,现在这种紧急情况下,也容不得他过多的犹豫,于是,只好乖乖的按照唐宋所说的去做。

唐宋看着被电刀划的接近断开的动脉血管,心中暗想:“贾副主任这个人,平时虽然没有苏宜修主任那么严谨,但以前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失误,今天是怎么回事?”

观察了血管情况之后,唐宋略一思索,便开始动手。

首先,要做的是,分离血管断端,为一会儿的血管吻合提供条件。

“组织剪。”

唐宋伸手,方向自然是向着器械护士去的。

如果是配合默契的主刀和器械护士,平时根本就不用主刀说话的。

只要把手一伸,下一秒,器械护士就能把你想要的器械,准确无误的拍到你的手里。

这就是默契。

这也是为什么,有很多的大牛,出门飞刀的时候,不仅会带着自己的助手,就连器械护士也要一并带着。

很显然,这一台上的器械护士,于唐宋而言,应该是毫无默契可言的。

因为,唐宋已经伸出手半天了,却依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器械。

“姐姐,我要组织剪!”

唐宋无奈,只好把这位“灵魂出窍”的器械姐姐,给招回来。

“啊?!哦!”

器械护士回过神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从众多器械中,准确的抓出组织剪,拍到了唐宋的手上。

至于这位器械护士,刚才在想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

右手持组织剪,唐宋先把血管彻底剪断。

然后,左手辅助,熟练的游离着血管断端的边缘。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那些护士们,看不出唐宋的水平怎么样,她们只能看出,这个唐宋,在认真操作的时候,比平时更帅了几分。

甚至连住院医张超,也看不出来,唐宋这么做,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然而,至于张鹏、贾既明乃至苏宜修,这些浸泡在手术室多年,甚至几十年的行家里手,看到唐宋的操作,无不瞪大了眼睛。

“这还是我带的那个实习医生吗?他什么时候学了血管外科的手术技能,而且看上去这么熟练?”张鹏甚至怀疑,“这小子,不会是血管外科派过来的卧底吧?”

不过,好像也说不通,血管外科往普外科安插卧底,图什么呢?

那这小子,是什么时候学的这些操作呢?

苏宜修只是看了唐宋这么简单的几个操作,心中便已经可以确定,“这小子说自己有八九成的把握,恐怕也只是谦虚一下而已,看他这操作,就算是血管外科的老马来了,只怕也要拍手称赞吧!”

至于副主任贾既明,却依然有些不能相信,“没理由啊!以前这个唐宋缝皮的时候,我也见过几次。他不是拿持针钳还手抖的吗?打的结也是随心所欲,麻麻赖赖的。”

难道,这小子开窍了?

正一心操作的唐宋,自然没有闲情去揣测这些的个中心思。

一把组织剪,轻松游走在血管两断端之间,每次的力度,不大也不小。

游离完毕,接下来,便是要血管吻合了。

“小圆针带4个0的细丝线。”

这回,器械护士倒没有让唐宋等着 ,迅速将他所要的东西递了过来。

血管吻合,唐宋这次所用的,是经典的两定点间断缝合法。

此时,那些护士们人人屏息凝视,只听到心脏咚咚跳动。他们好像也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

先不管唐宋能不能完成这次的血管吻合,但自己绝对不能成为干扰他成功的那个因素,否则,一定会被这个屋子里的人用眼神和唾沫杀死的。

血管的两个断端,轻轻靠拢,唐宋迅速出针、打结。

老主任苏宜修,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难道我的眼真的花了,刚才竟然没看清,唐宋是怎么缝上那两个点的。”

两个定点完成,然后是在定点之间,适当的加针。

每一针,都要自血管内向外穿出,这样,是为了避免将残留外膜带入血管腔,以形成血栓。

这些,都是来自系统的黄金段位缝合经验。

缝合最后一针之前,唐宋再次用手轻轻触压这条血管,里面没有血栓,也就放心了。

吻合口严密,张力适当,唐宋对自己这次的缝合,也算满意。

“张老师,你可以放开了。”唐宋面带微笑,对站在对面的张鹏主治说道。

“唐宋,你确定?”

张鹏还是有些犹豫,虽然刚才看唐宋那一阵操作,确实风骚的很,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实习医生啊。

所以,张鹏还是不敢放开自己手里,压着血管的那块纱布。

“张鹏,你放开吧!”

最后,还是要苏宜修这位老权威发话,张鹏才敢缓缓的拿开,自己手里那块保命的纱布。

所有人,不自觉的上前凑了过来。

纱布拿开之后,动脉血管近心端的血流,迅速通过吻合口。

“没有漏血,你看到漏了吗?”

“唐宋把它冲洗的这么干净,如果有渗血的话,应该会很明显的。”

“那就是没有了,这么说,唐宋真的完成了血管吻合。”

手术室的护士,站在手术台的外围,只能凑着看到唐宋缝合的那个位置。

当她们看到血流通过,吻合口牢固无恙时,真的是有些意外。

“还可以。”唐宋看着自己的作品,咂了咂嘴,一副很淡定的样子。

站在病人脚丫子旁边的张超,听了唐宋这句话,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不由暗自诽谤道:“你都缝成这样了,竟然只是还可以?你让我怎么活?你让血管外科的那些汉子们怎么活?”

唐宋只管缝合这支断裂的血管,剩下的结肠根治性切除,他就不关心了,因为,他也不会啊。

剩下的手术,是苏宜修上手完成的,因为贾既明出现了这种失误,还是需要时间来调整心态的。

唐宋脱掉手术衣,然后,轻轻地,挥了挥手,便离开了这3号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