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者荣耀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7章 选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宋挂掉电话,走进包厢,来到苏宜修身边。

“苏主任,张鹏老师来电话,科里去了一个阑尾炎,需要手术,他让我去帮忙。所以,我就先离开了。”

“不是还有张超和冯宗泽他们吗?让他们去。”苏宜修放下手里的酒杯,眯着眼睛对唐宋说道。

唐宋看了一眼他的酒杯,好家伙,自己这才出去两分钟不到,他们杯子里的酒已经下去一半了。

这可是二两多的杯子,这些人真是太狠了。

“张老师既然给我说了,我也不好推脱,还是我去吧!”

唐宋想着,让别人去加班?谁会愿意去啊?

还是自己去吧?再说,在这普外一科,就数自己资历最低,怎么好意思去差使别人呢?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间包厢里坐着的这些大佬,简直都是酒缸的化身,真要是留下来不走,唐宋担心自己会喝吐血。

“那你去吧。”苏宜修见唐宋不愿去麻烦别人,便也不勉强,就随他去了。

唐宋九龙宫大酒店,骑上“宝驹”,赶来鲁州一院。

住院部十一楼,普外一科病房区。

今天值夜班的护士,正是和唐宋同一年进科室的孙研。

孙研长得不错,在普外一科这些护士当中,既是最年轻的,同时也是颜值担当。

而且,这位美女的气质,也是不输那些电视明星。

正因为如此,医院里有很多年轻男医生,经常会打听孙研的感情问题。

至于这位美女现在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唐宋也不清楚,毕竟,这是私人问题,唐宋也不喜欢八卦。

“咦?你来了?张鹏医生叫你来的?”从病房出来的孙研,看到唐宋,稍微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想到了原因。

唐宋看到,孙研的手上正端着治疗盘儿,盘儿上放着几支盛血用的采血管,有红的,紫的,黄的,绿的。

“病人不是已经来半个小时了吗?怎么才刚抽血?”唐宋看着那几支采血管,抽血不应该一开始就完成的吗,怎么现在才抽,不由向孙研问道。

“这病人是来了半天不假,可是他们刚办完住院手续。”孙研撇了撇嘴,无奈的说道。

“怎么回事?”

唐宋有些疑惑,不是急性阑尾炎的病人吗?不是急着要做手术的吗?怎么会这么半天,才刚办完住院?

“你还是去问张鹏医生吧?我还要去给病人配液体,准备皮试。”孙妍很忙,没时间和唐宋解释这些了。

唐宋来到医生办公室,看到主治张鹏,正拿着一张彩超报告研究。

“老大,什么情况?”唐宋走进办公室,对张鹏问道。

“来了。”张鹏看了一眼唐宋。

然后,说道:“是个急性阑尾炎,彩超显示阑尾内张力增高,而且里面有粪石行成,如果不及时手术,估计很快就会穿孔。”

“不是,我是说,病人为什么刚抽完血,你打电话的时候还不到六点半,现在已经晚上七点了。”唐宋的意思,是想知道,既然是急性阑尾炎,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做好术前准备。

“是这样……”张鹏刚想说话,却被一个突然闯进来的人打断了。

这人看上去四十岁左右,平头,穿着一身很普通的衣服,衣服上还布着一块一块的污渍,脚上是一双杂牌运动鞋,鞋底已经看不清原来是什么颜色了。

“张医生,您就不能通融通融吗?这事,你不说,我们也不说,没人会知道的。”这个人进来就对张鹏和唐宋两人说道,声音中有些哀求。

这人的话,让唐宋有些不明白,“通融通融?你不说,我们不说,没人会知道。”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个人和张鹏老大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还是?这人要塞红包,然而张鹏老大不肯收?

“这事没什么好商量的,骗保是犯法的,绝对不可以!”张鹏坚决的说道。

“骗保?怎么回事?”唐宋听的有些迷糊,这人怎么想的?怎么还要骗保?

“他就是阑尾炎患者的父亲,为了省两百块钱,所以今年竟然没有给孩子交医疗保险。可是,他这次竟然拿着别人家孩子的医保卡来就医,这不是典型的骗保案例吗?”张鹏把事情的经过,大致给唐宋说了一遍。

“张医生,您就行行好吧,俺们家里经济条件实在是不行。再说,那医保卡也不是别人的,是我亲侄子的,他和我儿子长得也有几分相像,用一用应该没事的。”这人苦苦哀求说道。

“不行!只要不是本人的,谁的都不行,这是原则问题。如果被医保处查出来,不仅你的医疗费不能报销,我们医院也要负责任的。”张鹏也不是不想帮他们,只是这种事情确实已经过线了,他也无能为力。

“大哥,这个真不行,医保处随时可能回来抽查,查到你了,大家都要担责任!”唐宋也和这人解释道。

现在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病人来了半天,到现在才刚抽血的原因了。

肯定是他们想用假的医保卡办住院手续,结果被开住院单的张鹏主治发现了。

所以,在被告知不能报销之后,他们就开始犹豫了起来,还住不住。

可要不住院的话,孩子阑尾炎这么厉害,如果不做手术,一旦阑尾坏疽穿孔,可就麻烦了。

“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我们能做的,就是给病人做普通的开腹阑尾切除,而不用腹腔镜,这样的话,算下来可以省掉一半的费用。”张鹏苦口婆心的再次给这位大哥解释道,这已经是第四遍了。

现在,随着医疗技术水平的提升,基本上,阑尾炎手术,首选都已经默认是腹腔镜阑尾切除术了。

以前的开腹阑尾切除,虽然经典,但基本上已经不用了。

因为相比之下,用腹腔镜切阑尾,不仅创伤小,病人恢复快。

而且,术后切口感染的几率,也比以前大大的降低了。

当然,任何一种手术方式,都是存在利弊矛盾的。

像这种腹腔镜微创手术的缺点,那就是费用高昂。

一台简单的腹腔镜阑尾切除,单单是手术费,都要八千。

再加上住院的床位费,每天输的抗炎药,还有换药、护理等等费用加起来,怎么着也得一万多。

而普通的阑尾切除,虽然创伤大一些,术后恢复的慢点,但是费用上,却要比腹腔镜的少一半。

“可是,即使做普通的,不是也得花上四五千的吗?”大哥苦着脸无奈的说道。

四五千,可是他半年的收入呀。

“这也没有办法啊,是孩子治病重要,还是钱重要?你得分清轻重,知道怎么选择吧?”张鹏也不想这么看这位大哥这么为难,可是又无能为力。

“唉!都怪我,当初非要省那两百块钱,没给孩子交农村合作医疗,学校的老师让我交我也给拒绝啦。现在好了,要多花两千!”

越说越后悔,如果不是有人在这,估计这位大哥都要给自己两巴掌了。

“现在已经这样了,你也不要再想那些没用的了,还是先给孩子把病治好,才是最重要的。”唐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也算是安慰一下这位大哥了。

“那好吧!手术就拜托张医生您费心,俺儿的命,就交给您了。求您多上心,俺儿子马上要参加高考了,这孩子学习还不错。”大哥见自己苦求无果,无奈之下,也只好作罢,懊恼的走出了医生办公室。

这位大哥想着,只能再想办法,找亲戚邻居借钱,把欠的医疗费补上了。

孩子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高考,希望不要影响才好。这孩子学习也争气,还指望着他能通过考大学,走出他们贫瘠的山村,不要再像自己这样,天天在庄稼地里摸爬滚打。

“唐宋,赶快打一份病人的首次病程,然后再催一催检验科,让他们尽快出血的结果。”

病人家属走了之后,张鹏对唐宋嘱咐道。

“哦,好的。”

唐宋的脑海中,还停留着刚才那位大哥,那张无奈的表情。虽然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但工作还要继续。

给病人输液,打印首次病程记录和化验结果,签署手术知情同意书,所有准备工作完成。

病人很快便躺在了手术室的手术台上面。

刚才下来之前,刚好病房有个术后的病人,说自己切口疼得厉害,张鹏就让唐宋先跟着手术室护士带着要做手术的病人来手术室了。

他等处理完那个病人,马上就来做手术。

还真是巧,今天值夜班麻醉,竟然亲屌丝单身狗董金刚。

护士两人,也是唐宋最熟悉的,高海拔王雯,还有重量级李中秋。

董金刚接过病历,看了一下病人的基本情况,十八岁的小伙子,估计也没什么麻醉禁忌症。

然后,又看了一眼手术知情同意书,却突然发现了异常,“嗯?怎么是在硬膜外麻醉下?行阑尾切除术?”

“唐王,这个阑尾已经粘连包裹了吗?怎么不用腹腔镜做?”董金刚拿着病历夹,向唐宋问道。

“唐王?你丫的是在叫我吗?”没有主任,也没有上级医师在这,所以,唐宋和董金刚之间的交流就比较随意起来。

“当然了,你这么快就忘记,自己菊花王子的身份了,哈哈哈……”董金刚笑得也很肆无忌惮。

“我去你个驴粪蛋蛋的菊花王子!”唐宋笑着骂了一句。

然后,又正经对董金刚说道:“这个病人并没有粘连,选这个术式,也只是从经济方面考虑的。”

“好吧,明白了。”董金刚自然了解,唐宋所说的经济方面是什么意思。工作了这么多年,这种情况,他已然也见过不少。

“唐宋,普外二科的邱嘉树今天不是请婚宴吗?你怎么没去?”

抱着消毒好的器械包进来的王雯,看到唐宋,第一句话却是问的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