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者荣耀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9章 热心肠的张医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宋自然知道,张鹏为何让他用丝线。

谁都知道,那钛夹和homelock夹是好用。

但是,对应的,它们的费用也高啊!

据唐宋所知,一枚钛夹要近两百,一枚homelock夹要三百。

一台普通的阑尾切除手术,需要结扎阑尾动脉和阑尾系膜,有的医生,甚至还用来结扎阑尾根部,这么算下来,一共需要三四枚夹子。

单是这几枚夹子,可就是一千块钱的耗材费。

然而,这些费用,自然是由病人来承担。

今天这个病人,不仅没交医疗保险,所有医药费都需要自己承担。

而且,唐宋也看到了,他们家的情况,确实不太好。

“对,等会儿结扎血管和系膜,我用普通丝线就可以。”唐宋也对器械护士王雯如此说道。

张鹏看了一眼唐宋,会心一笑,知道这小子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唐宋毕竟是第一次主刀切除阑尾,系统里的技能经验又不能兑换,所以,他不敢分心,继续仔细的游离阑尾动脉和阑尾系膜。

将阑尾动脉游离干净,上两把血管钳,钳间剪短血管,两断端分别用丝线结扎。

到目前为止,唐宋的操作一直都是中规中矩,虽然没有什么失误,但明显能够看出,他肯定是一个新手。

看到这些,张鹏心中终于淡定,“看来,这小子应该只是在血管吻合方面比较有天赋而已,其他这些操作,完全还是一个新手。”

将阑尾系膜游离到根部,四号线结扎阑尾根部,手术刀切断自阑尾根部切断。

一条肿大如豆虫的阑尾就下来了。

根据自己以前跟台的经验,还有背诵的手术记录,唐宋记得,接下来,就该荷包缝合,包埋阑尾残端了。

这也是手术的重点,如果包埋的不严密,就会增加阑尾残端漏,或者残株炎这些术后并发症出现的几率。

“圆针四号线。”

唐宋将切下的阑尾递给王雯的同时,并向她索要荷包缝合所需要的东西。

做为老牌器械护士,王雯自然已经准备好了,一手用弯盘接过阑尾,另一手竟然还能准确的把夹着圆针四号线的持针钳,准确的拍到唐宋的手中。

这时候,张鹏本想叫住唐宋,因为他想着,荷包缝合包埋阑尾残端这么重要的操作,还是由他亲自来比较放心。

可是,还没等他张口,唐宋却已经动手了。

等张鹏反应过来,却发现唐宋已经把荷包缝好了,就等着张鹏这个助手帮忙,把阑尾残端放进那荷包之中了。

“咳咳!我说张一助,你这助手当的有点不太称职啊,关键时刻怎么还能走神呢?”

唐宋手上支着缝好的荷包,笑着对张鹏说道。

张鹏倒是真的没想到,唐宋这小子手法竟然这么快,一眨眼的时间,竟然就在阑尾根部周围盲肠的肠管上,缝好了荷包。

“进来吧老大,我这都等半天了。”见张鹏还没反应,唐宋不由催促道,想让他快点把阑尾根部的残端,放进自己已缝好的荷包之中。

“我去!唐宋,我听了你这话之后,怎么脑海中立刻就有画面了呢!”正在旁边玩手机的董金刚,突然插话道。

“我是担心你缝的这个荷包不牢靠,算了,既然你已经缝好了,就用你这个吧!”

张鹏没有理会董金刚的打趣,在手术的安全问题上,张鹏一向是比较谨慎小心的。

待张鹏将阑尾根部的残端放入,唐宋收紧荷包,完成打结。

张鹏不放心,拿起一把小型号的血管钳,用钳尖向荷包中探去。

结果,一点缝隙都没有,完全进不去。

“好,还不错!”张鹏满意的说道。

“病人腹腔没有化脓,可以不冲洗腹腔,手术结束,清点器械纱布,准备关腹。”

唐宋说这话的时候,俨然一副主刀的气派。

平时,像关腹这些活,主刀们是不会去做的,都是留给助手的。

就像上次,唐宋跟着苏宜修上台那个胃穿孔病人的时候,苏宜修就习惯性的把关腹这项活,交给他新手唐宋。

只是,当唐宋说着准备关腹,而眼神转到对面的张鹏脸上时,他发现,张鹏老大的脸,好像是黑了。

“你小子,是在使唤我吗?”张鹏板着脸,对唐宋质问道。

这小子,还真把自己当成主刀了,敢让他的带教老师给他关腹?

“嘿嘿,不敢不敢,关腹这点小活,自然是我来。”唐宋一脸戚戚的说道。

“嘻嘻~”

看到唐宋吃瘪,旁边的王雯忍不住笑了起来。

“别笑了美女,关腹线!”唐宋一脸悻悻的样子,对幸灾乐祸的王雯说道。

王雯笑声不减,将关腹线拍到了唐宋的手上。

这已经是唐宋第二次亲手关腹了,当然,这一次的切口,比上次要小的多。

关腹线,主要是用来缝合腹膜以及肌鞘用的。

这一次,唐宋对人体的腹壁组织,似乎有了更深的了解,在缝合时,比上次更快,更稳了。

“皮针,一号线。”

只是喘息的时间,唐宋就已经把腹膜和腹外斜肌前鞘缝完了。

需要王雯更换缝合的器械。

看了唐宋的这一波操作,主治医生张鹏一脸的错愕。

缝完了?这也太快了,再看看唐宋缝过的切口,简直完美!

嘶~~

张鹏自然知道,缝合是外科手术操作中最基础的东西,但也正因为是最基础的,所以也是最能体现一个外科医生基本功的。

只说缝合的话,像唐宋这样的水平,张鹏自认为自己赶不上,恐怕副主任贾继明也比不上吧!

再看唐宋缝合皮肤。

单纯间断缝合,进针,出针,打结。

唐宋看着自己缝过的切口,看上去只是极为纤细的一道线,对合的非常整齐,对于这种效果,还算比较满意。

“老大,怎么样?”唐宋问向张鹏。

张鹏看着切口,心中却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我现在终于知道,苏主任为什么会答应,让这小子上手血管吻合了。这小子,缝合功底竟然这么强!”

“怎么不给他用可吸收线皮下缝合?这样的话,切口留下的瘢痕会更淡的。”张鹏砸吧砸吧嘴,没有回答唐宋的问题,而是反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他一个大小伙子,怕什么瘢痕,再说了,可吸收线,一根也要上百。”唐宋笑着说道。

心中却在诽谤:“我不用可吸收,和你不用钛夹不是一个意思吗?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好了,把切口包扎起来吧!”

张鹏只是对唐宋交待了这么一句,然后,顾自就摘下手套,脱掉手术衣下台了。

“唐宋,快!扫尾收工,去吃饭,饿死我了!”王雯把包扎切口的纱布、敷贴一并递给唐宋,催促他快点干完活,一块出去吃饭。

“你们都还没有吃饭?”张鹏看着这屋子里的三个年轻人问道。

“是啊,张医生,要不要一起?”董金刚邀请张鹏道,多一个人一块喝几杯,更热闹一些。

董金刚平日里也和张鹏一起喝过几次酒,毕竟外科系统和手术室之间,是交流最多的。

“我已经吃过饭了,就不去了。再说,今天晚上我值班,不能脱岗的。”张鹏当然也很想出去撸个串,再喝几杯啤酒,放松一下的。

但是,职责大于天。

万一在自己脱岗出去吃饭的时候,普外一科的病房里有病人出现意外,那样的话,他的责任可就大了。

但是,董金刚和王雯就不同了,他们不需要值夜班,只是听班的,有手术才会叫他们过来。如果有事过不来,值夜班的李中秋还会给其他人打电话。

当然了,董金刚自然知道张鹏肯定是不会和他们一块出去吃饭的,他也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那好吧!唐宋,快结束战斗,我把病人送回病房,咱们就走!”董金刚也开始催促,正在收拾着铺在病人身上手术巾单的唐宋。

到了这个时候还没吃上饭,董金刚也已经饿得发慌了。

平时,都是由护士负责送手术病人返回病房的,但现在是晚上,护士比较少,王雯和李中秋还要赶快收拾手术室,并要记录手术费用。

所以,为了节省时间,早些出去吃饭,董金刚也就主动代劳了。

“病房还有病人需要处理,我先回病房了。”

说完,张鹏就准备离开手术间。

但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巡回护士李中秋叫住了。

“张医生,这台手术的术者,是写你还是?”

李中秋指着手术单上手术者那一栏,她是想问张鹏,是该写他,还是这唐宋呢?

因为,她们还要统计工作量,还牵涉到手术奖金的问题。

“当然是写唐宋了,我都没动手!”张鹏笑着说道。

既然是唐宋主刀做的这台手术,手术费自然也该是唐宋的,张鹏还不至于为了区区几百块钱,和唐宋抢工作量。

“对了!咱们医院,是不是有个贫困扶持的政策?”张鹏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李中秋问道。

“是的。每个主治及以上职称的医生,都有一个名额,可以为一位病人申请减免一半的手术费用。”李中秋解释道。

“那我的名额就给这个病人吧。”张鹏笑了笑,然后就离开了手术室。

“没想到,你们张老大,还是个热心肠!”王雯在张鹏走了之后,对唐宋说道。

“这样算下来,这个病人到出院,总费用估计也超不过两千块!”

唐宋算了一下,这个病人不仅耗材很少,没用腹腔镜,也没有用钛夹和homelock夹,而且张鹏还给减免了一半的手术费。

另外的费用,也就剩这几天的住院费和输几瓶消炎药了。

最后这些都加起来,肯定也超不过两千。

这样算下来,比那些有合作医疗的还要省下不少。

“希望这孩子高考能考个好成绩,那样的话,也算没白费张老大的一番好意。”唐宋碎碎念说着。

“行啦!别磨叽了,赶紧的!唐宋你去病理科送阑尾,董金刚你去病房送病人,雯姐你收拾器械。然后,你们快点走人,我还是老规矩!”

写完手术单的李中秋,此时犹如一位将军一般,豪爽的指挥着唐宋、董金刚和王雯三人。

这位重量级人物心中诽道:“你们怎么还在这啰嗦,是想饿死老娘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