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者荣耀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5章 嫩草有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翌日。

唐宋挂着一幅明显的黑眼圈,来到普外一科。

只是,他刚走出电梯,就听到了一阵激烈的争吵声,从不远处的病房传了过来。

“怎么回事?难道是有病人家属闹事?”唐宋心中猜测道。

毕竟,在医院里,有病人或者病人家属闹事,也不算什么罕见的事情。

可是,当唐宋来到走廊的时候,却看到科里的护士们,都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并没有去参与“战争”。

“什么情况?”唐宋向昨天晚上值夜班的孙研问道。

她一直在这里,应该是最了解情况的一个。

“还不是因为你!”孙研白了一眼唐宋,没好气的说道。

“我?我刚到这里,怎么会和我有关系呢?”唐宋被说愣了,怎么自己还被牵连了呢?

“那个十八床,就是你昨天收进来的急性胰/腺炎的病人,是他的陪人在吵。”

孙研继续说道:“昨天来的那个年轻女人,并不是病人的老婆,而是他的秘书。”

“他的秘书••••••”

这时候,唐宋突然想了起来,昨天晚上喝酒的时候,好像听到和这个老刘一起喝酒的人说到,老刘想早点结束酒场,就是为了去找他的小秘书。

难道,是真的?

“即使是秘书,那来看望一下自己的领导,也没什么啊?”唐宋又问道。

“你不知道。今天早上,病人的正房老婆赶来的时候,亲眼看到,那个小秘书,竟然和病人躺在一张床上。”另一个护士为唐宋答疑解惑道。

“我去!这老刘还真的吃了嫩草。”

唐宋感叹了一声,又继续说道:“不过,被正房抓个正着,这一回,他是不是会觉得,这嫩草虽然好吃,但是她有毒啊!”

所以,吃嫩草需谨慎,且吃且珍惜!

“切!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所以才说葡萄酸。”有个年龄稍大一点的护士,和唐宋玩笑道。

“你这三观有问题。”唐宋这句话的另一方面意思是,“你虽然说得对,但我是不会承认的。”

没过多久,唐宋看到了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位美女,也就是老刘的秘书,有些狼狈的从病房里面跑出来,匆匆的离开了。

接着,副主任贾既明和护士长严丽珍,也从那个病人里面走了出来。

原来,他们两个一早就过去调解了。

这里毕竟是病房,很多病人都是刚做完手术,需要安静的环境休息。

这时候,主任苏宜修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姗姗而至。

所以,刚才发生的那一幕,苏宜修并不知情。

“怎么都在外面站着?难道是在迎接我?”苏宜修老脸带着微笑,向大家招呼道。

“是这样的苏主任,一位病人的几个陪人,在病房里面争吵了起来,我和贾副主任刚调解完。”护士长严丽珍向苏宜修汇报了情况。

随后,众人回到了医生办公室,准备早交班。

护士孙研先把夜间新来的病人情况念了一遍,接着,是张鹏再把对这些病人的处理措施,大致的交代了一下。

等张鹏说完,唐宋还要把昨天晚上做的两台手术记录汇报一遍。

“昨天晚上做了两台阑尾手术,张鹏,都是你和唐宋你们两个做的吗?”

昨天晚上婚宴,唐宋就和苏宜修坐在同一桌,所以,唐宋来医院上手术,苏宜修是知道的。

只是没想到,一晚上连做了两台。

“事实上,这两台手术,都是唐宋主刀完成的,我只是在旁边看着了而已。”张鹏如实说道。

即使他现在不说,等去了手术室,董金刚和王雯他们也会说的。

“开腹和腹腔镜,都是唐宋主刀做的?”苏宜修有些惊讶。

要说唐宋能独立完成开腹的阑尾切除,他还勉强可以相信。

但是,唐宋连腹腔镜阑尾切除也能做的话,可就真的让苏宜修感到意外了。

不仅是苏宜修,还有张超和冯宗泽两人,听到这件事之后,更是目瞪口呆。

他们两个可是研究生毕业,而且平时比唐宋上台的机会多的多,可是,到现在,他们二人也就勉强建立个气腹。

至于后面的腹腔镜下阑尾切除,他们还从来没有操作过。

然而,实习医生唐宋,竟然已经可以独自完成了。

这,让他们如何能够坦然面对。

“张鹏!你怎么能让一个实习医生主刀呢?万一出了问题,谁负责?”苏宜修还没说话,副主任贾既明却抢先对张鹏斥责了起来。

但是,很明显,他真正要针对的却是唐宋。

“咱们谁不是从实习医生过来的,既然唐宋可以做,那为什么不能让他做呢?”苏宜修的话,制止了还想再说什么的贾既明。

然后,苏宜修又对唐宋说道:“小唐,你也要记住,能做手术,只是一名普通外科医生必须掌握的基本技能,不要骄傲。”

“能够掌握什么时候需要做手术,才能算得上是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

“然而,真正的外科大家,却是那些懂得什么时候不能做手术的人。”

苏宜修的这些话,不仅是对唐宋说的,也是对所有的普外一科的医生们说的。

“这些东西,你们以后慢慢就会理解的。”

这些东西,苏宜修也不指望这些人能够马上就领悟,以后到了那个层次,他们自然会明白的。

苏宜修说完这些,办公室里暂时陷入了寂静的状态。

“苏主任,我还有件事需要说一下。”副主任贾既明又突然说道。

“什么事?”苏宜修问道。

“现在医患关系比较复杂,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会引起纠纷。为了医院,也是为了咱们科室,所以我建议,以后大家收病号的时候,还是小心一些。尤其是年轻医生,不要什么都不了解,就往咱们科里收病人!”

贾既明的这些话,明显是在说唐宋的。

其他人都听出来了,唐宋自然也明白。

只有主任苏宜修搞不懂,贾既明这是在说谁呢?

“你说清楚,最近收的病人有问题吗?”苏宜修一直就不太喜欢,贾既明这个说话经常含沙射影的毛病。

一个大老爷们,说话做事一点儿也不干脆利落。

而且,苏宜修现在心中还在想:“你丫的还知道现在医患关系复杂,那你做手术还这么大意,竟然把病人的血管给划破了,要不是唐宋出手,看你怎么收场?”

不过,这些话苏宜修也不能直接说在贾既明的脸上,他现在毕竟也是副主任了,还是要给他留些脸面的。

“我听说十八床是唐宋昨天晚上收来的,今天早上这个病人的陪人在病房里吵了起来,搞得咱们病房一片混乱,引得很多病人的不瞒。”贾既明一脸不悦的看着唐宋,对他收进来这个病人表示很不满意。

其实,张鹏和张超这些人心中清楚,贾既明这是有些故意针对唐宋的意思。

就是因为上次,贾既明他出现失误,最后却被唐宋这个实习医生救场,所以,他感到自己很没面子。

可是,他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张鹏心中对副主任贾既明的做法有些看不惯,不过自己的级别不够,所以也没办法指责他。

但是,张鹏还是想替唐宋说几句。

不过,没等到张鹏开口,主任苏宜修已经说话了。

“唐宋,这个病人当时是什么情况?”苏宜修问向坐在最边上的唐宋。

“病人正在和朋友喝酒,突然肚子痛,我在他旁边吃饭,所以就上前查看了一下,结果发现这个病人的腹部已经出现瘀斑。所以,我怀疑是急性出血性胰/腺炎,就赶紧把病人送过来了。”唐宋将昨天晚上遇到病人的情景,如实的讲了一遍。

“贾副主任,如果是你遇到这个病人,难道你会不闻不问,当做没看见吗?”

这是苏宜修在听了唐宋的叙述之后,问向贾既明的问题。

所有人都听了出来,苏主任这是明显在维护唐宋,而且,老苏对贾既明已经有些不满了。

“自然不会。”贾既明被苏宜修这么一问,气势瞬间就垮了下来,也不再追究唐宋的事情了。

“你们都没事了吧?”

苏宜修看了一眼在座的所有人,见没有人再发言,他便继续说道。

“下面我来说两个事:第一,我决定从下周开始,让唐宋值夜班,由我和张鹏负责给他听班。”

听到这个消息,护士们倒是没啥反应,对于她们来说,和谁搭夜班都一样。

只是被安排给唐宋听班的另一个人,张鹏主治医师有些无奈。

“为啥?我不但自己要值夜班,以后还要给唐宋听班!”张鹏不敢当面拒绝,只好在心中抱怨道。

“张鹏,你作为唐宋的带教老师,所以你要多费心一些。”苏宜修也不问张鹏同不同意给唐宋听班,因为他同不同意都无所谓,自己是科主任,所以自己说了算。

“没问题主任,我会尽力的。”张鹏强装出一副很乐意的样子。

对于值夜班,唐宋也没有意见,反正现在也不需要谈恋爱了,晚上回家也没事做。

还不如在这里值夜班,既可以多接诊一些病人,还有夜班费可以拿,何乐而不为呢!

“主任,那第二件事呢?”另一位主治医师许有节,向苏宜修问道。

“第二件事,也是和他们年轻医生有关的。”

苏宜修看着科里的张超、冯宗泽和唐宋几人,继续说道:“昨天,外科的大主任黄国民给我说,他马上要牵头搞一个全市的外科住院医师,缝合技能大赛。”

“他已经联系好想要赞助的几家药商,而且也和市里的相关单位领导打过招呼,并征得了他们的同意和支持。”

“所以,咱们科的你们几个年轻医生,要做好准备。”

苏宜修还是比较希望科里的这几个年轻医生,都能参加这次的缝合比赛的。

既可以锻炼他们自身的能力,又可以为科室挣得荣誉。

在这三人当中,苏宜修最看好的,自然是唐宋了。

以他上次关腹和吻合血管的实力,到时候拿个冠军也是有可能的。

“主任,我想问问,比赛得了冠军,有什么奖励吗?”冯宗泽好奇的问道。

因为奖励的丰厚程度,决定着他最近这几天是不是要练一练缝合?

“我听说,这次名次靠前的,不仅有奖杯,还有一笔可观的奖金可以拿。”苏宜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