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者荣耀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38章 联合抢救(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宋看着嵌顿疝老大爷的这群家属,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好在这些人经过一番商议之后,最后终于决定,给老爷子办理住院手续,准备手术。

唐宋便不再迟疑,给病人下医嘱,写病历,开检查单。

而且,在检查单上还特意做了加急的标记。这样的话,检验科和辅助检查科室的同事就会尽快给做出来。

“喂,手术室吗?是王雯你呀?”

“对,我是唐宋。”

“你猜对了,有手术,嵌顿疝的,老年男性,今天麻醉是谁听班?”

“又是老董!好,你打电话把他叫来吧!”

唐宋和手术室提前联系了一下。

原来,今天值班的护士是王雯。

而负责听班的麻醉师,也恰巧是单身狗董金刚。

唐宋挂掉电话,又接着给张鹏打了过去。

这种老年嵌顿疝,他一个人可做不下来。

如果是单纯的疝囊高位结扎的话,他倒是勉强能够完成。

但是,像这种嵌顿疝的,说不好是需要做肠管部分切除的,他可就不行了。

即使手术步骤都清楚,但是他一个人,就连手术视野都很难暴露,还怎么去操作手术啊?

至少,也要有一个拉勾的助手。

苏宜修主任说了,如果晚上值班出现了什么特殊情况需要处理,就给他或张鹏打电话。

唐宋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表,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这个时候还去麻烦苏宜修老人家,可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就只好找张鹏来了。

“喂,老大,没打扰你吧?什么?做运动呢?”

“这大晚上的,你做什么运动?”

“快说,什么事?你小子现在给我打电话,肯定没什么好事?说吧,是不是去病人了?”电话里面,传来了张鹏无奈而又郁闷的声音。

“嘿嘿,恭喜你,答对了。”唐宋嘿嘿笑着,继续说道:“来了一个嵌顿疝的,我试了试手法复位,没能成功,所以,只能做手术了。”

“嵌顿多长时间了?”

“两个多小时。”

“病人的一般情况怎么样?有心脏病吗?”

“心脏彩超和心电图都做了,没什么异常。而且老爷子虽然八十多了,但是精神还可以,一般情况挺好的。”唐宋虽然不知道,张鹏在这个时候问这些干什么,但还是看着病人的检查结果,如实回答了他。

“这样,既然已经确诊是嵌顿疝,而且病人没有心脏方面的毛病,你可以先给他打一支鲁米那。”

“鲁米那?那不是镇静药吗?”

唐宋有些不明白,病人现在虽然紧张,但是也没必要给他用镇静药啊,这个张老大,不会是做运动累傻了吧?

“镇静药可以让病人放松下来,他的腹股沟管那里也就会变得比较松弛。这样,疝囊里面的东西,有可能还会自己还纳回去。”

“是吗?还可以这样操作?我怎么不知道?”唐宋有点懵。

“你第一天值夜班,当然没有什么经验,等以后遇到的多了,你就知道了。”

“好吧,我试试。”唐宋挂了电话。

然后,他就在医嘱上下了一支鲁米那。

“现在就打术前针?那你怎么不下上阿托品?以前的术前针,不都是鲁米那和阿托品一块用的吗?”

在护士站看到医嘱的孙妍,跑过来对唐宋问道。她以为是唐宋马虎,忘记下阿托品了。

“先用一支鲁米那吧!张老大的意思,看看病人的嵌顿疝还能不能自行还回去。”唐宋对孙妍解释道。

既然医生是这么下的医嘱,而且她也核实了,并非是唐宋下错了。既然如此,那她就遵照医嘱去执行就是了。

过了没有十分钟,医生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唐医生,你快去看看吧!我爷爷的那个疙瘩没有了,是不是里面的肠子已经烂了?”有点虎的那个小伙子,推门进来就急冲冲的对唐宋喊道。

“真的下去了?这么管用吗?”唐宋自然知道,小伙子说的疙瘩没有了,是什么意思。

那肯定是老爷子嵌顿在疝囊里面的肠管自行还纳了回去,当时不是肠管烂掉了。

唐宋跟着小伙子来到病房,又给老爷子检查了一下,右侧腹股沟的包块果真消失了。

那么问题来了,该怎么给这些家属解释呢。

刚才还告诉他们,必须要做手术,只有做手术才能解决问题。可是现在,只是打了一支药,嵌顿的肠管就回去了。

“什么魑魅魍魉妖魔……”

就在这时,唐宋的手机突然响了。

唐宋拿出来一看,是张鹏打来的。

“喂,唐宋,病人怎么样了?”这一次,张鹏在电话里的声音,变得安稳了许多,不像刚才那样气喘吁吁的了。

“张老大,你可以啊!你怎么知道,病人用上鲁米那就能好?”唐宋虚心向张鹏请教道。

“我也不能保证,一定管用,只是试一试罢了。这也是我行医多年来,总结的一些经验。”

张鹏听了唐宋的话,就知道,嵌顿疝病人的疝囊肯定是已经回去了,要不然,唐宋也不会是这个语气。

“老大,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身为一名优秀的带教老师,你怎么还可以藏私呢?”唐宋笑着和张鹏开玩笑说道。

“你以前也没问过我咋。”张鹏无辜的说道。

“接下来怎么办?我都告诉病人家属而且马上就要准备手术了。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唐宋把自己现在面临的问题,告诉了张鹏。

“你就告诉他们,这只是暂时缓解了危险,但手术还是要做的。只是不需要今天晚上这么着急了,可以明天白天再做。如果不做手术,这个症状还会反复发作,而且会越来越严重。”张鹏对唐宋说道。

然后,唐宋就把张鹏所说的这些话,大致还原,告诉了嵌顿疝病人的家属。

这些家属们听了唐宋的解释,又召开了一次长时间的家庭会议。

就关于是现在就出院,还是继续住院等着明天手术,这群人又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过了二十分钟,唐宋刚要去值班室热饭,病人的孙子,可就是那个虎了吧唧的小伙子,来到了办公室。

向唐宋说了他们的最终决定,那就按照唐宋的安排,先不出院了,准备明天手术。

“说好了?不再改了?”唐宋再次确定道。

“说定了,不改了。”小伙子肯定的说道。

唐宋终于不用着急,可以安心吃晚饭了。

“手术先不做了。”唐宋拿着那份被冷落了好几个小时的麻辣烫,经过护士站的时候,对护士孙妍说道。

“是吗?这么好?!”孙妍有些不敢相信,幸福来的这么突然。

刚才她还在考虑,如果这个病人一会儿去做手术,回来的时候就差不多到半夜了,到时候还要给病人监测术后的情况,那样的话,今天这个夜班恐怕一会儿都睡不成了,下半夜也有的忙了。

没想到,竟然不做了。那她又可以抽空看会剧,等下半夜那几个输营养液的病人输完液,封好留置针之后,还可以睡上一觉。

唐宋拿着麻辣烫,来到值班室,打开微波炉,开始加热。

几分钟后,饭就热好了。

“噔噔噔”

唐宋刚要动筷子,值班室的门就响了。

“孙妍吗?”唐宋问道,因为他知道来值班室找医生的人,只有可能是护士孙妍,病人和家属,一般不会找到这里来。

“刚才手术室来,好像是麻醉师打来的。他问什么时候下去做手术,我说不做了。然后,他说让你去接电话。”孙妍站在值班室门口,对唐宋说道。

“糟了!手术取消,我忘了通知他们了。”唐宋这才想起来,刚才忘了给手术室说,手术改成明天了。

唐宋赶紧用手机,给手术室打了一个电话。

“喂!唐宋!你小子搞什么?把我叫来了你又说手术不错了!”

“呵呵,不好意思哈老董,你就全当是锻炼身体了。”

唐宋确实有些不好意思,半夜把董金刚从家里叫来,结果你说不做了。

“唐宋,我都退下裤子了你却说不行了。”董金刚开玩笑说道。

唐宋又和董金刚简单聊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终于可以开饭了。

唐宋放下手机,拿起筷子,开始狼吞虎咽起来,看样子,真是太饿了。

“噔噔噔”

可惜,天不遂人愿,值班室的门又响了。

“我说孙妍美女,你能不能让我安静的吃会儿饭?”唐宋看着现在门口的孙妍,无奈的说道。

“这次不能怪我!是苏主任打来的电话,让你现在就去接电话。”孙妍对唐宋说道。

“苏主任?现在?找我?”唐宋的脑子里,顿时出现了三个大大的问号。

这孙主任是几个意思,为什么现在这个时间会找自己。

“唐宋,你来一下急诊手术室,现在,尽量快点。”

电话里面,响起了苏宜修沧桑而又着急的声音。

不过,他也没说是什么事情,就把电话给挂了,留下一脸懵逼的唐宋。

“什么情况?苏主任怎么跑到急诊科的手术室去了?”

唐宋虽然不知道苏宜修找自己是干什么,而且还要去急诊科的手术室里。

但他却不敢怠慢,快步走出了办公室,乘坐电梯,来到了一楼,急诊科的手术室门口。

原来,被外院救护车送来的那位三无车祸病人,病情真的很重。

郑健接诊病人以后,就给他做了全套的检查。

发现病人颅骨骨折,而且腹腔还有大量液体,首先考虑,是内脏破裂出血。

这种病人,只有打开腹腔,剖腹探查,才能确定出血的位置。

郑健看病人这么中,自己解决不了,所以,又把走到半路上的杨海涛主任给叫了回来。

杨海涛看到病人的情况,二话没说,就发起了多个外科专业的会诊。

因为病人什么联系方式都没有,现在又处于昏迷状态,所以,要抢救这种病人,还需要向院方或医务处的领导们报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