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证元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章 红尘定缘法,收徒李松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须弥片刻,只见得李玄机脚下忽生青莲,恍若无人跌坐在上。顶上现了三花五气,托起一方庆云,无量世界隐现其中,日月星辰普照其间。世界之内,五色毫光渲染诸天、八音仙乐响彻寰宇。更有天女起舞,群仙论道之景。一缕玄妙之机自虚空而现,缓缓垂下,只待元神接引,烙下先天灵印,便可水到渠成,一步金丹。

  李玄机恍若不自知一般,周身法力鼓荡,血气腾腾,不知何时起,其周围已空出一片,各路仙真皆远离,毕竟凝结金丹道业,乃是先天之举。若是被人破坏,不亚于生死大仇。另一方面,观人结丹,于自身亦有大益,他日自身结丹,也可借助今日之事,大大提高成丹概率。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原本暗中以元神交流的诸位道尊,亦是关注场内之事,毕竟有弟子凝结金丹,乃是玉虚喜事,清虚道尊更是一道清灵之光自背后法剑飞出,化作剑罡覆盖李玄机周身十丈。

  若在闲时,清虚道尊此举乃是逾越之作,毕竟堂堂昆仑玉虚,天下道门祖庭,能有什么危险,此举不易于落了掌教面皮,二人生了间隙。但此时不同,玄门弟子凝聚金丹,会引落虚空天魔,毕竟修真练气之辈,乃是与天争命,会有魔劫加身。度得过,则长生有望,大道可期。度不过,则身死道消,更有甚者,与天魔同化,化为人世魔尊,被玄门正道所除之。

  清虚道尊以剑罡笼罩,其本意是为了阻拦魔劫,然外魔易除,内魔难消。只见虚空之间,无量天魔凭空而现,却一头撞在剑罡之上,化为灰灰。

  有机灵者,观附近诸多仙真弟子,欲以魔法乱其道心,却见台上诸位道君之中,灵虚道尊右手旁的紫虚道尊,轻“哼”一声。手里端着的葫芦内,飞出一朵莲花,莲花落地,演化一方幽冥世界,内有真人救苦,天尊济幽之景。

  却见天尊摸了摸身下的狮子,那狮子生有九头,威风无比。那黄狮吼叫一声,旋即又见自幽冥世界之中,有六兽现身,乃是猱狮、雪狮、狻猊、白泽、伏狸、抟象等六头小狮子。

  从阴世现身,捉拿天魔,不到片刻。无量天魔皆被六兽下肚。六兽朝着紫虚道尊做了个礼,化为金光回到了幽冥世界。

  再观李玄机这边,浑身法力涌动,周天气血在窍**不停地鼓荡循环,顶上庆云之内,一颗幻丹正在与三花五气结合,滴溜溜的旋转,只待与玄妙之机结合,由假成真,便可成就金丹道业,昆仑玉虚则多了一位金丹真人。

  可就在此时剑罡内异变突生,一柄魔刀自虚空而生,绕过剑罡直插李玄机心脏,此刀非彼刀,有诗曰“斩道刀,斩道刀,一柄灵机玄妙藏。专伤三花闭五气,百炼玄功皆泡汤”。却是天魔魅刀一族专属害人法宝,斩人道途之魔物。

  斩神不斩人。斩三花,削去五气,断了道基,端的恶毒无比。魔刀穿心而过,顶上庆云元丹本已成型,却骤然裂开,气机消散,却是证了个假丹。元丹上有紫青云纹,水火环绕,乃是丹道九品之上三品的六玄紫云丹,只是丹上三道裂痕,虽是上三品,却也是废丹,若无后天奇遇,只怕此生寿元耗尽,长生无望。

  “放肆!”清虚道尊自云床而下,一步踏出昆仑,只听得天外传来一声话语“少摩天,汝越界了。”只听得虚空之中宝剑锋鸣。

  剑气破空,只见一道青芒划过,传来一声闷哼,“既然道友来了,不妨留下点什么,亦是赔偿吾这小弟子的损失”见清虚道尊抬做挥剑状,身后灵剑晃动,一缕剑光飞出,魅刀道君赫然扭头就走,只是左手断臂,却留在了原地。

  方才那一剑,直接斩断了魅刀道君左臂,这便是大成地仙法力,堂堂人仙道君,不过一剑,便被斩断了左臂,若是平时,以道君法力玄躯,滴血重生,断臂再长不过小道,可清虚道尊修行的生死枯荣道,一缕万物破灭之气缠绕断臂,使其不能愈合,不停吞噬法力,吓得魅刀道君扭头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哼!”清虚道尊冷哼一声,看着转身而去的魅刀道君,面目上神色不定。

  堂堂昆仑山,玄门祖庭,竟然被一天魔捣乱,毁了先天金丹,若是传出去,让昆仑面皮何往?只是此时弟子性命重要,此间因果,日后定有清算。

  想通此事后,清虚道尊转回玉虚,那只断臂,被其以大法力炼成一丸金丹,毕竟虚空魅刀,乃是天道之物,内含无量元气,虽是魔气,被以生死之道重炼本源,成了一颗外道金丹,虽比不上自家金丹使用来的法力浑圆如意,好胜在法力源源不断,且自动吸纳灵气以炼化储存。以备下次使用。

  另一边,李玄机被魔刀所伤。虽结丹成功,却因丹上裂痕,金丹虽成,却有名无实,空有金丹境界,却无金丹法力。清虚道尊此举,亦是为了自家弟子日后出行,先做功课,有备无患。

  自那日玉虚峰定结丹失败,李玄机被白鹤童子送回转灵晧峰玄中观,观内留守童子松灵见自家观主重伤归来,顿时吓得六神丢失,三魂跑路,慌忙之间,竟是吓得大哭,本就是孩儿心性,一时间拿不出任何主意。好在白鹤童子好生宽慰,方才想起自家老爷师尊清虚道尊,送李玄机回了内室丹房之后,顾不得逾越,慌忙之间往灵晧峰顶道妙宫而去。

  松灵童子一路使得李玄机平日里所做之神行甲符,贴双腿内侧,可日行百里。不过盏茶时间,松灵童子便到了峰顶道妙宫外。

  “来人止步!道尊静修之地,何人敢乱闯之!”宫外黄巾力士持鞭拦住了正欲闯宫之人。

  “好叫护法得知,弟子乃是玄中观玄机道长弟子,现求见道尊祖师,救我家观主一救!救我家观主一救!”松灵童子见黄巾力士拦住去路,不由得心下大急。急忙给护法力士行礼作揖。

  “还望护法行行好,某家老爷如今危在旦夕,能就他的只有道尊祖师”这时,只听得“吱呀”一声,却见道妙宫门缓缓而开,内走出一青衣童子,乃是清虚道尊坐下水火童子之一的水童子。

  水童子见门口的松灵童子,开口道:“松灵师弟且先回去,玄机师叔那边亦是需要人照顾。此事道尊已经知晓,玄机师叔不日便会苏醒,届时还请师弟捎个信儿。道尊言说若是玄机师兄苏醒,让他来道妙宫一趟,道尊有事吩咐,这黄芽丹,乃是道尊所赐,给与玄机师叔疗伤所用,还请松灵师弟代为转交”。说着便从怀里取出一盛丹之葫芦,通体透明,内有三枚黄芽丹。乃是白药峰手笔,内含宝光玄妙无比,丹香四溢,乃是一等一的上品疗伤圣药。

  松灵童子接过葫芦,向着水童子做了一揖,道:“多谢水师兄”。惦念着自家观主,也不顾自家姿态,怀中掏出神行甲符,疾步往山下而去,有道是上山难,下山易。

  不消盏茶功夫,松灵童子返回了玄中观。入门便发现李玄机以醒,自内室出来,此刻正在后堂行功。松灵童子也不做打扰,站在一旁为其护法。以免被人乱了气机。这一站,便是四个时辰。玉兔降下云头,天边金乌渐渐东升,李玄机方才缓缓睁开了双眼,长吐出了一口浊气。

  见自家观主睁眼,松灵童子上前一步道:“观主,方才道尊祖师座下的水童子送来了一瓶黄芽丹,言乃是道尊赐予观主,以作疗伤之用”说着奉上了来自水童子的黄芽丹。李玄机看了眼松灵童子道:“汝却是有心了,此番因果,他日定有清算。”

  复叹了口气道:“日前若是没有掌教出手,只怕吾亦是只能转劫而去,掌教那日曾言,吾尚在红尘之中,还有一番缘法,汝亦非外人,这瓶黄芽丹虽然能治道伤,确与吾无多大用处,汝今日所为,贫道也是看在眼里,汝虽是吾座下童子,确也如贫道弟子一般,日后便称老师,算收汝做个记名”。

  听闻此言,松灵童子忙拜与李玄机座前言道:“弟子松灵,蒙老师收入门墙,日后定不会辱没玄中之名”以表忠心,又道:“水师兄曾言,老师若是醒来,道尊有法旨,让老师前往道妙宫,道尊祖师有话对您说”。

  “此事吾已知晓,吾传汝的万松功练到何境了?”李玄机点头以示知晓,旋即考校起了松灵童子之功课。“弟子愚昧,虽感应精气,却始终不得门而入。”松灵童子惭愧道。“汝莫要着急,万松功乃是当年万松道人所学,虽然不是直指天仙的妙法,却也是证道元神的不二法门。汝好好修习,切忌不可贪功冒进。落得个走火入魔的下场”李玄机敲打道。

  “弟子谢老师教诲,定不敢贪功冒进。”松灵童子躬身拜道。“汝且看守观门,吾去去便回”交代一切事宜,李玄机见天色已然放光,施法唤出了脚下白云,乘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