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证元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章 玄机下昆仑,论道青松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跨上虎背,瀛琥脚下生了风云。李玄机身上多了层护体罡风,哪怕瀛琥行如疾电,但看起来依旧风度翩翩。瀛琥离了玉虚峰往灵晧峰而去。

  昆仑山不愧是赤县神州祖脉,万山之来龙。以前使的是纵地金光。赶路要紧巍峨昆仑大好风景尚不得观之。今日骑虎而回,倒是好好观赏了一番。

  只见昆仑山各峰皆是巍巍万丈,叠叠千层。四围翠柏参天,遍岭苍松蔽日。翠柏上但见猿呼,苍松顶推闻鹤唳。昏沌沌云封山岫,黑沉沉雾锁山峦。蓁棘里虎狼逐队,草丛中狐兔成群。呜呜咽咽,山禽鸣古树高枝;习习潇潇,岚气吐巉岩幽壑。深林蔚秀,从教健翮飞腾;大麓宽平,一任良材驰骋。惊心处,无非水怪山妖;触目间,尽是闲花野草悬崖峭壁。不层闻鸡犬之声,罕见行人之迹。正是:仙家福地路难行,非是真修不得进!

  瀛琥不愧为龙种,速度之快不亚于纵地金光。可惜李玄机骑在虎背上,却不曾命瀛琥疾行赶路,反倒是游山玩水一般。行走在山间野地之上,离玉虚峰九百多里,乃是玉虚峰支脉。名曰:“青松岭”。李玄机记名弟子松灵,原本是青松岭上一棵松柏成道。松灵诞生千年却懵懵懂懂,昔年修缮玄中观。观内大殿尚缺一根主梁,灵晧峰上挑来选去皆不满意。后得百锻峰主玄晟道人指点,知晓青松岭有一千年松柏,用作主梁再好不过。

  许是缘法吧,李玄机上了青松岭。碰上松灵童子渡劫化形失败,动了恻隐之心旋即救下了奄奄一息的松灵童子,收为了自己的看观童子。把其本体移植到了玄中观后山,李松灵为报答李玄机救命之恩。主动给出了本体上的一根枝干,做了玄中观主梁。

  瀛琥踏上了青松岭,迎面望去,青松郁郁,翠竹森森。岭上一群白鹤听经,山间几个青衣洗剑。青松翠竹,洞门深锁碧窗寒;白雪黄芽,白室云封丹炉暖。野鹿含花穿径去,山猿擎果度崖来。时闻力士锻铁,每有山翁烧炭。虚皇坛畔,天风吹下步云声;三清殿中,鸾背忽来环琨韵。至此便为真紫府,更于何处见蓬莱。

  七年前,玄晟道人突然到此修建了青渊观。自此便长居青松岭,白锻峰也甚少回去。李玄机今日来,一是为了拜访故人,二是为了当年所托之事。十五年前李玄机曾经拜托玄晟道人帮忙打造三样法宝,乃是法剑,令牌,玉如意。十五年期满,李玄机如今下山在即,当来取当年所托之物,顺便拜访玄晟道人。

  道人才上青松岭便老远道:“故人来访,敢问老友尚在山中否?”。只听得青渊观内传来“铛,铛,铛,铛,铛”五声钟响。

  观门大开,有三人出了观门。见李玄机骑虎而来,眼见之时尚在百米开外,咋眼之间便道了观门。翻身下虎,一弟子取了金索引着瀛琥去了后房。李玄机整了衣冠,另外两人道:“家师日前吩咐吾等三人,言说不日便有贵客将至,吾等三人自寅时便在此等候。果不其然,不过未时,听得观内迎客钟五响,知晓贵客以至,急忙开门迎接”。

  “吾等私下还曾讨论来的是哪一位贵客,想不到是玄机师叔。多年不见,玄机师叔风采依旧啊”。二人不由得感慨道。此三人乃是玄晟道人昔年游历之时,自龙庭带回山的三位孤儿。玄晟道人视若亲子,一列道法不吝教导。奈何天资有限,昆仑蹉跎四十多年岁月。如今不过筑基,此生大道难成。

  “原来是静通,静法,静清。上次见尔等到如今,也是十五年有余了。”李玄机看着眼前三人,不由得叹道。

  李玄机两岁上的昆仑山,到如今已然二十九年了。二十九年从懵懂孩童到了如今的金丹真人,修行不可谓不快。甚至可以说迅捷无比。

  静通道:“玄机师叔,师尊在器房等候器炉熄火,请随吾等来”。袖手一引,三人朝观内器房而去。李玄机在后,静通静法在前引路。

  青渊观内,每间道宫门媚正中高悬金匾,门上雕刻着仙人讲道、弟子论法,山兽听经之景。走进三清殿,映人眼帘的是三尊道尊像,仙风道骨,跌坐云床,惟妙惟肖,生趣盎然。走过三清殿便是除魔殿,这里供奉降妖除魔天尊。天尊座下是一尊金甲力士,全身披挂,威风凛凛。楼上是著名的钟仙楼。昔年钟仙游戏红尘,传下了昆仑清微一脉,于昆仑五脉之外,另开了红尘一脉。广传昆仑妙法,最后功德圆满飞升而去。

  绕过三宫便到了后院器房。门户紧闭,周遭贴满了符箓,四面布上了禁法。院中一尊器炉安放于此。

  玄晟道人负手立于器炉之前,器炉内霞光暗敛宝象万千。有三宝沉浮于内,雷打火烧。异像环绕其上。若是炉内宝物出世,便是了不得的仙家法器,玄门正宝。

  “师兄”李玄机上前出言道,玄晟道人听言回首一看,原来是李玄机已到。看着李玄机周身气机虽似圆满,实则精气暗泄。

  玄晟道人指着器炉道:“师弟观吾炼这三宝如何”?也不等李玄机回答,自顾自说道:“法剑可防身之用,令牌可镇内魔,如意可压气运。师弟此番下山,劫难丛丛。妖魔阻道,可以说九死一生。”

  又道:“师弟下山,贫道无有他物,唯独一宝乃是当年师尊他老人家在贫道入世之时所传的一件法宝,名唤八卦紫绶仙衣,乃是天蚕金丝所织,千年玉精编造。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穿上此宝,邪魅不得加身,左道不得加害。如今转赠师弟,以作红尘防身之用”

  玄晟道人说完,对静法说道:“汝且回百锻峰玉霞洞取贫道紫绶仙衣来”。静法口称“是”领命而去,出门换来代步的灵鹤,乘鹤往百锻峰而去。

  “师弟闭关多年,为兄多年不曾与师弟论道。如今法宝出世还有三五日,静法取宝也需五六个时辰,不如随贫道去三清殿中,你我师兄弟二人手谈一番。师弟觉得如何”。玄晟道人笑道。

  “善,敢不从命”。二人手把手离了后院到了前院三清殿内,静清道人已然摆好棋盘。二人落座其中。李玄机执黑,玄晟道人执白。

  二人交锋往来半晌。只见李玄机按定一子,“师兄,承让了”黑子落下,却是落在了白子命门。岌岌可危的黑棋瞬间盘活,乘势追击斩了玄晟道人大龙。玄晟道人看着棋盘棋局。苦笑一声,把手里尚未落下的白子一丢。却是拱手认输“师弟后来居上,清虚师叔所传的六玄斗数。不愧是昆仑第一术算法门,此局贫道却是输的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