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证元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章 三宝出青松,玉虚论魔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师兄谬赞了,老师所传的六玄斗数,师弟只是得了个皮毛而已。”李玄机听闻玄晟道人所言,不由苦笑一声。“六玄斗数以月将加时辰,立四课,排三传,观阴阳,辩生克,以决吉凶成败。此间玄奥,师弟我苦参多年不过才算初窥门道”。六玄斗数乃是清虚道尊从元始金章内领悟而出,号称昆仑第一术算法决。推衍天机,演化定数的不二法门。

  “贫道原本担心师弟下山无有护身法门,现如今看来师弟有师叔所传的六玄斗数,傍身是不愁了”玄晟道人此时恍然大悟。看来是自己想岔了,清虚道尊肯让李玄机下山入劫历练。肯定已经算准了一切,自己却是瞎操心了。

  二人在三清殿内交谈足有三四个时辰,期间奉上的茶水换了一回又一回。殿内不时传出玄晟道人爽朗的大笑和赞叹不绝的声音。殿外诸多弟子窃窃私语,自家观主恐怕有百来年未曾这样开怀过了。上次如此高兴,恐怕还是百多年前妙真道人前来拜访之时。可惜妙真道人自那次来过后,便着手闭关言说不成法相绝不出关。以至于自家观主闷闷不乐许多年,观外诸多弟子浮想之时。只见得一弟子慌忙来报。

  “启禀观主,后援金炉突发异动,炉内三宝开始沉浮不定,自发吞吐霞光瑞气。好不壮观。弟子前来之时,金炉已经开始悬浮半空之中了”。

  “哦?看来宝物有灵,知晓自家主人已到,等不及要出世了。贫道之前还说还需要个三五日呢”,玄晟道人看向李玄机道:“师弟,看,汝所求的三宝却是出世了”。

  二人往后院而去,不曾想刚踏出三清殿抬头一看发现半空中悬浮金炉。炉内三宝蠢蠢欲动,自发的吞吐着天地灵气强化自身。在炉内上下翻腾,时而化作龙虎凤,时而化作花鸟鱼,忽像山石草木,细看却像祥瑞麒麟。此为宝物出世前的异像,有此异像说明炉内宝物的不凡,最差也可作为道君证道之物。

  在空中沉浮了半日有余,金炉宝盖自开。炉内三宝化作流光飞射而出,异变由此而生。不知何时起,青松岭上空多了一片乌云,不多不少正好覆盖三宝上空,似乎有奇妙法则死死固定住三宝,让其钉在半空不可逃脱。玄晟道人和李玄机倒是明白,这乃是雷劫,乌云愈演愈烈逐渐演变出两尊神像,一为鸟首人身的雷公像,状若力士,**袒腹,背插两翅,额具三目,脸赤如猴,下颏长而锐,足如鹰颤,而爪更厉,左手执楔,右手执槌,作欲击状。自顶至傍,环悬连鼓五个,左右盘蹑一鼓,号曰雷公江天君。一为神女像,纁衣朱裳白裤,两手运光,号曰电母朱佩娘。

  天空中雷声阵阵,电蛇游戏在黑云之中。乌云笼罩着天空,眼前一片昏暗,只有在闪电时划出一线亮光,扫去昏暗带来的沉闷。闪电过后便是隆隆的雷声,雷公凿下,电母敲锣。烈雷闪电轰然而下劈在了三宝之上,三宝愈发的激烈。一道道霞光虚空而生环绕三宝之上替其挡住雷劫,雷电不停落下,磨灭一道又一道霞光瑞气,悍然劈在了法剑之上。

  法剑顿生玄奥,剑身自生了诸多雷文,盘旋其上。乃是自雷电中得了造化,日后降妖除魔又多了一项助力。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三宝渡劫之时,玉虚峰上,却是罕见的五位道尊齐聚玉虚宫。

  灵虚道尊端坐云床,面前是四位昆仑道尊。灵虚道尊环顾四周,对诸位道尊说道:“清虚师弟日前演算天机,发现天道变换,一股魔气缠绕道门,恐怕又是一轮大劫之时。”

  待到灵虚说完,清虚道:“日前贫道为吾那小弟子推演天机之时,发现其此番下山,劫气环绕,身后因果万千,一发而动全身。之前贫道以为此番下山不过是历劫入世,虽有磨难,不过是小劫。但是如此看来,这里面的道道可不止这些”。

  一旁端坐云床不言语的紫虚道尊此时却开了口:“日前吾昆仑一脉的青华阴司之主上报,阴山似有异动,阴山那位最近开始闭关了。”

  “阴司异动,人道皇庭也开始逐鹿了么,呵呵”灵虚道尊听闻,呵呵笑道:“当年玉清老师飞升超脱之时,曾说天地有气数,人间有定数。没有千年的王朝,只有千年的玄门。人道更替在即,那些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却是等不住了么。难不成他们想利用这次人道逐鹿改天换地么。真灵业位图下。这方大千,便是我玄门的,佛魔打算插手,却需得问过我等的宝剑锋利与否”。

  “白鹤何在?”灵虚道尊问道。

  “弟子在”。门外的白鹤童子走了进来。

  “汝且持吾法旨,去玄都八景宫请大法师前来”灵虚道尊抛出一道金光落入了白鹤童子手里。

  “尊老爷法旨”。领了法旨,白鹤童子转身出门化作白鹤本相,往中土玄都宫而去。

  “擎鹤何在?”一旁的金虚道尊道。“弟子在”门外小跑进来一童女。

  “汝持吾法旨,去东海碧游宫请云霄娘娘前来”。金虚道尊亦是抛出一道碧光落入擎鹤童女手里。“尊老爷法旨”。擎鹤领了法旨出门化作擎鹤本相,自往东海而去。

  “至于北斗宗那边,紫虚师弟多多费神,纯阳宫那边,我想大法师既然知晓,那么定然会有安排。”灵虚道尊对着紫虚道尊说道。

  “善,北斗道人与贫道私交不错,理应由我通知”。紫虚道尊掐了个法决。灵光闪过化作一纸鹤往北斗苍穹而去。

  玉虚宫内热闹,青松岭也不落下风。雷公电母劈了半日,最后化作白云消散于空,三宝上面裂痕遍布,李玄机扶摇而起至半空收了三宝,调取金丹法力流转其上,转瞬修复好了三宝。却见玉如意上五色毫光渲染周天、霞光万道普照山河,尽显至高无上的皇贵圣气。法剑上雷文环绕,吞吐电芒,剑锋内敛,乃是想要除魔不二法宝。令牌稍次之,但是上书元始赤文,道意流转,不愧是镇压内魔之宝。

  如意化作发饰,令牌化为吊坠悬挂腰间,法剑收入身后剑匣。在观李玄机,身着八卦紫仙衣,背负青宝剑。好一真修士,好一侠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