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证元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夜宿松门观,山精狐魅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望着眼前灰烬,尚冒着青烟。李玄机收了瀛琥,取了九幽聚魂幡。青光一闪,八卦紫绶仙衣化作一身普通道袍,长幡化作竹棍。

  “既已入红尘,当抛前身事。”杵着竹杖,李玄机赶路不在腾云驾雾,如同凡人一般,走走停停。

  不知不觉走了两月有余,一路风餐露宿。

  “我说,玄机道长,您给我算算,这趟镖,可还顺利啊。”骑在马上的问青年朝一旁坐在马车上的李玄机问道。

  李玄机十日前路过大荒山之时,正好在一棵松树下休息。被这伙押镖的青年人误认为是入山的旅客,见李玄机身穿道袍躺在树下,以为遇到了贼人。再加上神州玄门威压大千,时有道人行云布雨救济于民。所以凡人多崇道门,虽有打着玄门旗号招摇撞骗之人,但是在诛魔宝鉴下。最多不过损失些钱财,谋财害命却是不敢。

  那青年邀请李玄机同行,问李玄机为何独自一人走在这荒山野岭。李玄机言自己乃是一游方道人,日前随着车队前往羽化城,可是因为一阵大雨与车队走散。不得已只好独自上路,也是运气好,未曾遇到妖邪或者猛兽。若非遇到青年,恐怕早晚都得遇到哪些精怪邪鬼。

  那青年听闻后,哈哈一笑。对李玄机说大可安心和他们一起走,他们这趟押镖是前往羽化城,正好和李玄机顺路。并且和李玄机说队伍内有玄门高人,哪怕在大荒山内遇到精怪邪鬼。也可保的大家无碍,见青年如此自信,李玄机也不多言,杵着竹杖跟随在车队后方。青年见李玄机如此模样,也失了兴趣一拍马鞭,朝车前去了。

  见青年掉转了马头,李玄机杵着竹杖缓缓跟上。就这样走了莫约三日,一路走走停停,朝行夜宿。诸多凡人镖师皆有武道傍身,但哪怕是如此,如此走上三日,也难免腰酸腿疼,青年骑马而行,也是一路颠簸不行。但是在看李玄机依旧杵着竹杖慢慢吞吞跟在车队后面,不曾掉队,也不曾喊累。

  李玄机听青年如此问道,睁开双目朝青年道:“李少侠此番福大命大,前往羽化城顺风顺水。前程似锦啊,”听闻李玄机如此说来,李朗不由得眉开眼笑,得真人一句话,胜过无数财宝。在观李玄机,已然继续闭目养神。“真乃有道真修也。”感叹一句,李朗回想七日前那一幕。如今依旧后怕不已。

  七日前,李朗一行人紧赶慢赶终于在天黑前赶到了松门观。大荒山内有精怪邪鬼,这是公认的妖魔之地。若是无有大事,李朗这趟走镖,恐怕也会选择绕道青龙岭而不会直插大荒山。为了这趟走镖,李朗花费数百金,去玄都观内求了五道灵符,以备不时之需。入山前三日,无事发生。坊间传言,入山第三日晚,必须赶到山内松门观,不可在外过夜,否则会有祸事临头。

  辛亏一行人入夜前赶到了松门观,入了松门观,映入眼帘的乃是一片破旧,松门观破落许久,神龛上的大荒山神落灰许多,香炉上插着未烧完的松香,看来是此前借宿之人所上。入乡随俗,李朗吩咐下面的镖师,取了松香分发给众人,在李朗的带领下众人给大荒山神上香。李朗跪在神龛前说道:“善信李朗押镖路过大荒山,今夜借宿尊神庙宇,叨扰则个,还请尊神莫要责怪,待弟子押镖完成,定备上三牲前来感谢尊神今日之助。”

  李朗带头插上了头香,拜了三拜。后面众镖师见自家少主如此做,皆效仿之。一时间观内香烟缭绕,好不热闹。李朗命人去收集了观内的枯柴,就在大堂内生了堆火。上面烤了一只肥羊,乃是出门前带的几只肥羊其中一只。众人围坐一侧,话语声络绎不绝。李朗清点人数,却见李玄机一人盘坐在墙角,李朗取了一块羊肉,拿了一壶清水。到了李玄机面前,感应到有人靠近。李玄机睁开了双眼。

  “道长请用。”李朗奉上了羊肉清水,放至李玄机身前。做了一礼,退了下去。李玄机见摆在身前的羊肉和清水。把油纸上的羊肉拿了起来放在嘴边嗅了嗅,轻轻尝了尝。味道不错,抬眼望去,看到篝火处李朗正往这看来,李玄机放下羊肉,朝远处的李朗抱拳谢礼。李朗慌忙起身还礼。

  见李朗如此行为,众镖师皆是不解,有一人问道:“东家为何如此敬重那道人?”

  李朗答道:“昔年我随老父走镖时,我父曾说,世间有神仙真人,或远离红尘,或游戏人间。我儿若是日后单独走镖,有三忌,游方的道人,独行的女子还有落魄的乞丐。此三者不可辱之,不可轻之。可以不理,但是不能不敬。否则会有奇祸临头,此为我走镖多年的经验,今日告诫我儿,日后皆要小心。”顿了顿,李朗又道:“不知诸位可曾见到,那道人跟随我们车队走了三日,可曾见他有腰酸腿疼之举。我等多年的老家人都不耐烦,何况一道人。我做此举,不过是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了,道人脾气古怪,该有的礼数还是需要做齐。”

  听闻李朗如此说道,众镖师恍然大悟,皆夸自家东家做得对。众人喝着酒,吃着羊肉说着话,不时发出一阵哄笑。

  正在此时,紧闭的观门突然打开,走进来几位落难的女士。身上衣物多处破损,露出里面香躯若隐若现。见观内有人,错愕一番。忙道:“各位好汉,我等是商人家的女眷,原本随着车队前往羽化城,不料糟了贼人,慌不择路闯了进来。”

  镖师内有人说道:“不碍事,小娘子大可自寻一处地界休息。”李朗闻声看去,原来是自家镖师内的赵薛出言,蹬了一眼出言道:“几位小姐,此地非是我等的地界。我等也是借宿之人,山神老爷慈悲,殿内空旷,你们可以自寻一个地界休息罢。”又对自家镖师告诫几句。众人吃着羊肉却是没了之前的气氛。

  夜越来越深,天上乌云遮盖了明月,只听得“轰隆”一声,顿时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雷霆声响个不停,震耳欲聋。电闪雷鸣惊的几位女士惊叫一声,起身往人多的地方而去。慌乱中靠近了火堆旁的镖师众人,李朗见此对着左右说道:“荒野之中,多是落难之客,且让出火堆让她们歇息,我等去一旁吧。”

  众人闻言点头,起身朝四人做了一礼,让出了火堆另寻了一处。领头那个女子闻言对着李朗道:“多谢好汉仁慈,”又做了个抱拳礼。李朗见四人衣衫多有破损,对一老家人说道:“付叔,且去取几件干净衣衫来,给几位小姐。”那老家人去取了衣衫送了过去,几位姑娘赶忙道谢,把衣衫披在身上。

  李玄机坐在远处,看的分明,暗自点了点头。夜深时分,除了一个女子在低声哭泣,另外三人在安慰她外。镖师队里,有一人走出了大殿门言说出去方便一下。一去便是两刻,不见人回,李朗按奈不住,打发另外一人出去寻他。那人刚出殿门,便“啊!”的一声,慌乱后退倒在门内。

  诸多镖师拿了自家防身武器,站起身来,李朗手持了朴刀,朝前一步到了那镖师面前,只见他面色惊恐,两眼直勾勾的望着院内“喝,喝”的说不出话来。

  李朗朝院内一看,顿时大惊失色,院内哪有方才那么荒凉,院内人头发翙成毡片,人皮肉烂作泥尘。人筋缠在树上,干焦晃亮如银。真个是尸山血海,果然腥臭难闻,此时院内架着大锅,两侧摆了木架,上面挂着被剥了衣服的生人。原本哭泣的女子看到被挂在架子上的人。大喊一声:“爹爹,”顿时昏了过去,另外三人慌忙掐人中,顺胸气。

  周遭皆是走来走去的魔怪,有的头上长角,有的生了虎头,有的身下拖着蛇尾。不时地推杯换盏,好不热闹,大锅内煮着一人,正是方才出去的那人,此时已然被剥了皮,正在汤内煮着。浓汤滚滚,冒着肉香。

  那姑娘叫喊声惊动了正在吃人的妖怪,上首的那那怪对着一旁的妖怪道:“山君,送上门来也。”那山君虎头人身,听闻上首黑熊怪如此说道。两眼放光,看向了众人。那山君提了手里刀,朝李朗一行人走来。一刀劈下,李朗抬起朴刀便挡,等了片刻,不见刀落,定眼一看,哪有什么虎怪熊精。

  只见那道人不知何时站在院内,竹杖往院内重重一戳。一道朦胧青光自竹杖下散发出,做波浪往四周而去,道人定了竹杖,口里道:“着,散。”众人便见院内似水镜一般,碎裂散去。在一定神细看,哪有什么尸山血海。院内躺着一人,七八只狐怪黄狼正趴在那人七窍处吸食东西。有一黄狼手持树枝站在李朗面前,正是方才提刀的山君,这哪是什么虎精得道,不过是一黄狼狐怪的幻术罢了。

  李朗心下大气,若非那古怪道人出手,自家中了幻术,少不得会做出什么样的恶事来。手持了朴刀,一刀砍死了那黄狼,三五下挑死了那些狐怪。失去了幻术支持,那些狐怪黄精如何是这些积年修行武道之人的对手。慌忙做了鸟兽散,却也被众人砍死了五六只,其余皆逃入了林中。

  李朗吩咐下人把那几只狐怪剥了皮,又捡来木材。烤了来吃,毕竟是积年累月的精怪,吃了肉身,对于武道亦是大补,只是可惜了赵薛,平白丢了性命。待一切做好,李朗带着众人到了李玄机面前,双手奉上了酒水道:“多谢道长方才出手搭救我等性命。”

  李玄机挥挥手,也不接过酒水,对着李朗道:“道人原本不想出手,毕竟只要不出这山神大殿,外面那些狐怪也害不得你等性命,只怪那人命该如此。出了殿门受到了狐怪的蛊惑,命丧于此啊。”

  二人搭话间,院门突然推开,进来了一对武士,为首的是一道人。那道人见状忙问道:“贫道乃是玄都观炼气士,道号百灵,不知道诸位好汉可曾见的四位女子。”

  院内那四位女子闻言赶忙跑了出来:“百灵道长,我等在这。”百灵道人忙上前检查四人,见四人完好无损,顿时松了一口气。方才哭泣那女子说:“之前贼人来时,我等慌不择路进了这道观,幸得这位好汉收留,不然我等已然糟了妖魔毒手。”

  “妖魔?”百灵道人闻言朝院内望去,才发现一旁还在滴血狐狸皮。对着李朗道:“果真好汉,竟然能破了妖魔的幻法。手刃这些狐怪,果真非是常人也。”

  李朗闻言一指李玄机道:“道长谬赞了。破去魔法的不是在下,而是这位道长。”百灵道人方才发现,原来还有一位同道再此。上前做了太极道礼,口道:“多谢道友仗义出手,不然恐怕我这小辈便糟了妖魔毒手了。”

  李玄机道:“道友何出此言,降妖除魔乃是吾辈修道之人该做的,举手之劳罢了。”

  那日别了百灵道长等人,李玄机便找了个马车打坐,到今日。

  见李玄机闭目养神,李朗也不打扰,带领镖师快马加鞭赶路,终于在晌午时分,出了大荒山范围,老远便能看到羽化城了。

  李朗打马上前,告知李玄机羽化城快到了,李玄机睁眼一看,一座雄关屹立在此。果真不愧是羽化城,李玄机跳下车架。见李玄机下车,李朗安排众人稍等,下马朝李玄机问道:“玄机道长,此时已然快到羽化城,为何在此下车呢?”李玄机看了眼不远处的城池,对着李朗做了个道礼:“这几日多谢少侠,若非少侠,贫道恐怕还在大荒山内呢。”

  “道长说笑了,无有我等,凭借道长本事。天下大可去得,可是若非道长,我等恐怕已经命丧妖魔。”李朗见李玄机有去意,赶忙自怀内取出了三块金饼对李玄机道:“我知晓出家人不稀黄白之物,但是道长游历四方,还请手下,聊表心意。”

  李玄机见此也不推辞,袖子一挥。收下了三块金饼,朝着野地而去。只听歌声传来:“野服黄冠,芒鞋梨杖。无拘系、水云来往。行歌立舞,玄谈清唱。也不论、王侯高尚。性月圆明,神珠晃朗。周沙界、响无遮障。逍遥自在,优游偃仰。人间事、任他劳攘。”李朗在一观之,李玄机已然在了百步开外,在细看之人走了老远。

  长叹一声,李朗带着众人往城内奔去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