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证元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行洈水二怪兴风,屠恶龙三妖来袭(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怪推杯换盏之时,云船上人影幢幢。只见船头摆了一张六尺见方的桌台,一张黄布铺开,上供北极四圣之一的北极天蓬大元帅,一方三尺神像竖立在上。展现三头六臂之威容,运七政八灵之洪造,帝钟才震,万圣齐临;钺斧轻挥,群魔碎灭,神光赫赫,常救护于众生;真性巍巍,誓永兴于正道。

  一方香炉供奉着三支檀香,寥寥青烟顺着清风直上云霄。左边耀耀发光天蓬尺,右边莹莹清辉玉法剑。一方令牌竖立在中,看似普通若是细看发现上面雷光闪烁,一股骇然气息环绕其上。法坛四周站立着四个气血旺盛的汉子,四人个抱着一只雄鸡。赤裸上身,身后绘朱砂赤箓,雷霆箓文。

  李玄机盘坐蒲团之上,身穿八卦紫绶仙衣,头束玉带。闭目养神打坐静待时机,夜越深静,周遭人不知何时起,逐渐停下忙碌脚步。站在一旁观望,有人探出头来,有人揭开窗帘甚至有人趴在窗边。

  月上中天之时,子时已到。李玄机睁开闭上已久的双眼,法眼内清光闪过。自蒲团上站起身来,见李玄机起身,那管事赶忙上前一步道:“道长,可是时候到了?”

  李玄机看了天中月色,对管事道:“子时已到,管事可以安排人下船了。”那管事听闻此言,忙唤来船上诸多仆人,挨个敲门。请船内客人换船而行,船内诸人早已得知今晚有道长要做法收妖,具起了看热闹的心思,如今见管事让人请他们下船,心中自是百般不愿。也有胆小者,听闻管事所言,早已带上自己的行李家眷。早已换乘坐其他大船,李玄机见有诸多客人不愿意下船,只道是命数如此罢了。

  唤来管事道:“也罢,既然他等不愿意下船,便是命数如此,且随他们去罢。”管事闻言领命而去,叫停诸多仆人,让其换乘其余小船靠岸而去,自己则和那武士侍立在李玄机身旁。

  李玄机见二人如此,不由得问道:“二位不随他们下船?”

  管事道:“今夜有幸见得道长施法,乃是百年难得一遇,若是错过,恐怕后悔一世。今夜若是我等丧命如此,便是犹如道长所言,这便是命数罢。”

  听闻管事如此说来,李玄机大感兴趣,自怀内掏出灵符两道交予二人,道:“此为北斗护身灵符,乃是贫道昔年所作,今日便赐予二人作护身只用,放在胸口,可保的你二人性命无虞。”

  二人见状,忙作大礼双手接过放置于胸前。朝李玄机拜道:“多谢道长赐符。”

  李玄机又道:“若是一会贫道与那二怪斗法,二位还请持贫道符节立于东门。好取二怪性命,若你二人见怪而来,持我符节喝到,泼怪哪里逃!便可。”

  管事二人领了符节暂退一旁,李玄机负手站在船头之上。天边闪过一道辉光,李玄机仔细看去,乃是一道遁光。遁光靠近不过瞬息便落在了船头,只见那人散去护体罡罩,乃是一身着褚褐道袍的中年道人。道人落地朝李玄机做了一个稽首道:“玄机师弟,多年未见,一向可好?”

  李玄机看去,原来是自家故人,回了道礼:“原来是鹤师兄,鹤师兄一向清静无为,此时不再无瑕岛纳福,前往中土何事?”。

  鹤道人道:“日前家师算出贫道昔年的一桩因果落入洈水,想来也是了却一桩因果之时,特派我前来,助师弟除魔降妖。”

  鹤道人本是碧游宫多宝道尊门下三徒,乃是一头灰鹤成道,有先天福源。多宝道尊将之收入门墙,也算全了上清碧游有教无类的教义。昔年上清教主成道之时,有大智,开创有教无类,为天地万灵开了修真之路。多数异类成道之辈皆拜入其中,一时间威名赫赫,号称碧游宫万仙来朝。

  奈何神通不敌天数,纵使上清教主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昔年三教劫难,三清教主力挽狂澜之下,奈何天数如此,偌大的上清碧游化作灰灰,上清教主转复天外天闭关。碧游一脉做鸟兽散,后玄商立国,天命玄鸟,降而生商。那玄鸟乃是凤王之子拜入上清门下,逢时天数异变。上清教主解化通天道人之名,下凡降世立下无上大教号曰“截”。

  截教立,群仙贺。截教一脉再次重现大荒,通天道人收下多宝道人、金灵圣母、无当元君、龟灵圣母、赵道人、三霄娘娘等六位亲传弟子外,另有乌云仙、金箍仙等随侍七仙。

  赤周得龙族气数支持立国,号称真龙天子,玄商天数当灭,通天道人率众于界牌关下摆下万仙阵。了却凡间因果,护的玄商后裔之后,举宗迁入东海,通天道人持剑肃清神州水龙一族,与龙祖决战于东海之滨。定下凡真龙不得入中土,龙族不得入中土,龙祖重伤逃遁混元之外。通天道人回复天尊本相飞升而去,留下碧游一脉镇压东海水龙一族。

  鹤道人昔年有三子,尽数被蛟蛇所害,鹤道人本欲寻其晦气,确因为自家本事不够,反被其重伤,杀子之仇乃是不共戴天。此一桩因果,深埋于心。若不了却因果,却是难成大道,多宝道尊精通先天神算,算出李玄机洈水之难。知晓自家弟子机缘已至,降下法旨,命其前往洈水相助李玄机。

  心头因果转动,李玄机六玄斗数之下,算定前因后果道:“原来此间还有如此因果,贫道原本无有多大把握。如今有师兄前来助拳,却是多了九分把握。”

  “贫道乃是助拳之人,主要还是要靠师弟施为,师弟立下天蓬元帅尊位,可是为了接引北帝之力屠龙?”鹤道人观看了法坛后问道。

  “师兄所言不差,贫道怕自家道行不够,想借助天蓬法相,接引北帝妙法。借助北帝煞鬼大法有斩邪破祟之妙,破去怪物妖身,好行屠龙妙法。”李玄机道。

  李玄机与鹤道人交谈之时,洈水水府内,二怪喝了个伶仃烂醉,现了本相,趴在水底。蛟蛇本相连绵百丈,鼋龙老龟犹如小山一般,蛟蛇环绕龟背。鼋龙老龟喝了个烂醉,猛然驮着蛟蛇站起身来,蛟蛇盘绕龟背口吐黑水。

  一阵狂风吹来,风里带着一股腥臭,乌云不知何时遮蔽的明月。李玄机看了一眼狂风卷起浪涛的河面,朝众人喝到:“来了,四护法站定四极尊位,准备护法。”

  四个汉子怀抱雄鸡手持旗幡站定东南西北四级尊位,管事与武士手里的符节化作法剑,李玄机朝二人道:“二位且站定东门,准备听我号令做屠龙之举。”管事二人怀抱法剑,站定东门。

  此时河面狂风阵阵,波浪滔天。一座小山蓦然从河面而起,仔细看去,乃是一座巨大龟背,上环绕蛟蛇,蛟蛇腹下生了二爪,头生二角。鼋龙君自水里抬头,龟身龙头。背甲上多是石山水草,浮在洈水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