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证元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行洈水二怪兴风,屠恶龙三妖来袭(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书接上回,李玄机手持法剑与蛟蛇鼋龙君二怪缠斗一处。一人二怪打出了真火,法天象地施展淋漓尽致。鹤道人手持法剑立于船头护法以待时机,同时护住船上众人不受风浪侵害。

  正当这时,只听得南边一声鸡鸣,一头三首雉鸡精展开双翼自南而来。一身翎羽犹如熊熊烈火一般,冒着烈焰。大呼曰:“鼋道兄!吾来助你一臂之力!”李玄机认不得,随声问道:“何方来的孽障?”

  那怪道:“汝年幼不识的我罢了,吾乃凤王血裔,三首雉鸡精是也,小牛鼻子见了本座,还不束手就擒?”

  三首雉鸡精答毕,挥展双翼,三首吐着寒冰毒火黑液加入了战场。李玄机见此便知此怪是鼋龙君的帮手,前来助拳。也不惊慌,法剑依然挥舞得游刃有余。

  这时异变又生,只听得西边又有虎啸,来了一头猛虎,吊睛白额,身有数十丈,牙尖嘴利。尚未靠近便大呼曰:“鼋道兄!吾来佐你共斗昆仑道人!”,把黑风一停,甩着尾鞭打来。

  李玄机喝到:“何方来的孽障?”虎妖道:“吾汝也认不得,还称昆仑三代弟子?吾乃齐云山白山君是也。”李玄机不知其故:“自古至今,赤县神州何时初了如此之多的大妖?”手中虽是招架,心中甚是疑惑。

  正寻思未已,东方又是一声龙吟,这次却是来了一位道人,戴龙角冠,穿青鳞衣;一手执乌金鞭,一手执紫宝剑,乘车架而来,大呼:“鼋道兄!贫道来辅你共破昆仑也!”李玄机又见来了这一位绿发绿面的道人,心上不安,忙问曰:“来者何人?”

  道人曰:“吾你都不认得?就敢来洈水寻吾鼋道友的晦气?贫道乃讫水河蛟道人是也!”五大妖怪各使手段围住了李玄机,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李玄机止有招架之功。

  且说鹤道人见三个大妖身上煞气腾腾,黑气漫天,船上鹤道人暗思:“好一个鼋龙君,尽有如此之多的大妖前来助拳!”暗自为自家师弟担心。

  正当时,李玄机使了个剑诀,挽了个剑花。一剑挥出斩了白山君的尾巴,又一剑斩下了蛟蛇半截爪子。疼的二怪嘶吼不以,李玄机毕竟法力有限,紫府内外丹已然黯淡无光。自家本命元丹上也是光辉渐渐暗,加之五怪皆是金丹层次,那蛟道人甚至已然触摸到了元神之境。

  “不过尔尔罢了,就让尔等见识下吾等玄门妙法,”李玄机手持法剑接引上方北帝之力,只见北帝部众神化作紫光汇入法剑,剑身渐渐雷霆显现。

  “天蓬天蓬,九玄煞童。五丁都司,高刁北翁。七政八灵,太上皓凶。长颅巨兽,手把帝钟。素枭三神,严驾夔龙。威剑神王,斩邪灭踪。紫炁乘天,丹霞赫冲。吞魔食鬼,横身饮风。苍舌绿齿,四目老翁。天丁力士,成南御凶。天绉激戾,威北衔锋。三十万兵,卫我九重。辟尸千里,祛却不祥。敢有小鬼,欲来见状。天大斧,斩鬼五形。炎帝烈血,北斗燃骨。四明破骸,天猷灭类。神刀一下,万鬼自溃。仅奉元始法旨,急急如律令!”

  刹那之间雷声大作,河面上风云四起,乌云滚滚时不时电光闪现。“不好!鼋道兄,且撤,这小牛鼻子要拼命了!”蛟道人眼见不对,慌忙现了本相,化作一条黑蛟激射而去,只见雷云之中一道雷光夹杂着紫气朝蛟道人离去之处劈去,黑蛟惨叫一身踉跄落入了洈水河生死未知。

  雷声阵阵,电光漫天,随着李玄机法咒诵出,剑锋所指之处雷电弥漫。鹤道人眼尖望见水里有蛇影,心道定是蛟蛇想要趁乱逃脱,忙化本相一声鹤鸣把蛟蛇自水里逼出,斗在一处。

  在观雷霆中心,白山君已然化作一道焦尸,三首雉鸡精形神俱灭。鼋龙君被雷霆劈得只剩下一副龟甲,已然骨肉消融。不多时,鹤道人利用法宝收了蛟蛇,李玄机定睛一看,原来是一颗明珠。鹤道人也不藏拙,明珠递给李玄机道:“此宝名唤流光珠,乃是贫道离岛之时,家师赐下已做防身只用。”

  李玄机观摩了一会道:“此物却是好宝贝,用时可化作一道流光,亦可收放自如。”又道:“此番伏魔虽功行圆满,实则走了蛟道人,颇为遗憾,好在师兄拿了蛟蛇,也算报了亲仇,日后道心圆满,通天道途之日可待!”

  鹤道人闻言忙道:“此番能报的亲仇,已然是上上之举,至于走脱了蛟道人,师弟莫要遗憾,贫道离岛之前,家师曾言,蛟道人尚有护道之功,乃是天定的玄门护法,此番不应陨落于此,况且它与师弟你,尚有缘法呢。”

  李玄机闻言掐指一算,六玄斗数感应天数,发现天数如此,也不去管,挥手收了虎尸龟甲,二人携手落入船头。船上众人见二人降下云头,慌忙前来拜见,方才李玄机等人斗法之时唯恐波及船上众人,故此施了法力,护住了船上众人,却也导致众人不知战况如何,只听得船外雷声阵阵,似有喊杀之声。

  李玄机安抚众人道:“鼋龙君已除去也,日后八百里洈水河再无困苦矣。”船上诸人无不弹冠相庆。李玄机又道:“此番多亏北帝之助。明日要开坛做法酬谢北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