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不言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妖界
  清芒自天际呼啸而过,落于地面化身一女妖。环视一眼四周,向站在荒山山门前的老妖问道。
  “前辈,这山有主吗?”
  “煮了,不煮不好吃,我喜欢吃熟食生的吃了拉肚子。”
  “不是,前辈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背后的那座山,山里面有没有山主。”
  “山猪,山猪没抓到过,野猪倒经常见,我年纪大了抓不到这些活蹦乱跳的食物。”
  女妖一指老妖身后,倾塌一半山门的山,压着火问道。
  “老前辈,我的意思是,你身后的山,那里有没有妖居住!”
  佝偻着腰,拄着拐杖的老妖,眯着眼倾斜身子,把耳朵凑到女妖面前。
  “嗨,我以为你问我什么哪,原来是问这个啊。”
  女妖长吐一口气,看来这老妖总算是听清楚了。
  “这山啊,是没有什么猪,别说猪连根草都没有,你要饿啊,找食物要去青山,这山没有能吃的东西。全是土,土不能吃啊。”
  感情,这老妖耳背!女妖见这老妖回答牛头不对马嘴,也懒得再去询问跟他搭茬,越过老妖就要上山,老妖一把拉住她的狐裘衣摆。
  “我说你这小妖,怎么就不听劝,都说了这山里没有能吃的,全是土,找不到猪的,你还是去别处去找吃食吧。”
  女妖回头目运银芒,看向老妖。见他天灵盖处有两个妖气漩涡,这代表这老妖不过两千岁。透过他佝偻的身体,见一只灰毛兔子与她对立而站,这是个两千岁的兔妖。
  妖界一族素来长寿,五千岁成年,这兔妖尚且未成年,怎会苍老成这样?
  女妖周身清芒一闪,身影自山门前消逝,霎时出现在山中。
  荒山入目土地焦黑,山风凛冽呼啸,卷起黑色泥土刮起一阵黑风飞扬。山中不见生气,女妖五指虚空一抓,山脉一股灰败的死气,萦绕五指指尖,忽而这死气转变为蛇状游离在她指尖,挣扎欲要脱离。她拇指与食指微微用力,捏住了蛇状死气,任由死气在她指尖挣扎不休,放于鼻畔轻嗅,眉心紧蹙。
  “是他?”
  女妖眸色妖冶,仰面探向天际。目不可及的三十三天外,另有三天,这死气沾染了天外三天的味道。
  老妖拄着拐杖,气喘吁吁的自山脚下小步挪来,见女妖呆站在山中仰面看天,摇头叹息道。
  “你这女娃娃不听劝,非要进山吃土,这下好了,吃土吃傻了吧。”
  女妖转身,一把将老妖抓在手中,老妖吓得一个激灵,把拐杖抱在怀中,戒备喊道。
  “你吃土就吃土,别吃我,我不好吃的。”
  女妖眸生银芒,探向老妖天灵盖处的两个漩涡。那两个妖气漩涡之中有灰色死气自漩涡处穿梭游离,显然老妖的耳背和苍老都与这死气有关。她手指探入妖气漩涡之中,将灰色死气自漩涡之中抽离。
  老妖浑浊的双眼霎时变得清亮,女妖放开老妖,将那死气与山体之中的死气捏在指尖,冷声道。
  “这山我要了,驱逐死气就算是交换,自此这山改名不言山。”
  老妖虽被驱逐了死气,耳朵依旧不好使,只听得不言山三个字,立刻将拐杖啪地杵在地面,怒道。
  “什么不言山,这山是我父亲的父亲的父亲买下的,那时候这山叫做青丘山!”
  女妖不是个好脾气的。闻听此言抬起一条长腿,准确无误地踢在了老妖的屁股上,只见这荒山半空一个灰色的流星自山中向百万里之外飞去,老妖的骂声隐隐传来,中气十足。
  “要命了哟,光天化日之下有妖强抢山头了,不要脸的死妖精啊!”
  女妖面上不见表情,收回长腿,拍了拍腿上不存在的土。
  落日,余晖晕黄,云霞晕染半边天际。山风凛冽,狐白长裘猎猎作响,墨发披散身后长可及地,她唇艳若血色,微微上扬。单手抓向地面,无数个灰色漩涡自山脉,汇聚于她掌心。焦黑的土地被抽离了死气,刹那间转变成黄土,无数草木枝芽自土地破土而出,她唇畔微启,轻吐一道清气,向荒山旋转盘旋。阵阵灵气自山体挣扎而出,清气于半空之中蜿蜒落在山体一处变成一条灵河,盘旋在山体。
  女妖目光停驻在山巅,挥袖间一处洞府在山巅伫立,她身体浮空而起,狐白长裘无风自动,以指在山体勾划,须臾只见山体三个金光大字,暗芒流转。
  ‘不言山’
  鸿蒙初开的第十五万八千年,青丘山改名不言山。
  女妖周身散出萤弱清芒,待清芒褪去,一个少女墨发极地,眸色为银,唇色冶艳,看向天外。
  “我唤芫意,鸿钧你可还记得我?”
  -------------
  人间
  温婉清隽的女子,抱着襁褓中的婴儿,站在悬崖绝壁前,纵然是逃命,她依然保持着高贵的身姿,淡然的看向身后,烟尘滚滚,奔袭追逐而来的兵马。
  烟尘回归地面,骑白马的将军,甲胄在身,银盔长枪,一指女子。
  “凤瑶,你私通妖魔,诞下妖孽,本将奉命诛杀妖孽,你还不将妖孽交出来!”
  女子淡淡一笑,疲于奔命的劳顿,虽让她憔悴,却折不断她的傲骨和骄傲。她看向白马上的将军,开口道。
  “哥哥,凤瑶生在钟鸣鼎食的凤家,虽父母早逝,却有哥哥爱护,半生无忧,享尽人间富贵,曾以为那便是人间至欢。自与夫君相识,看到这山河秀美,峰峦重叠,天地广袤,方知我所居不过一隅牢笼。夫君虽是妖,却从无害人之心,待人真诚友善,行事光明磊落,与他相知,相爱,是凤瑶之幸。圣上要杀他,他为我母子,甘心赴死,而你们却出尔反尔,在他死后,欲杀我儿,断他血脉,凤瑶不能忍。”
  白马将军,怒目而视,冷声道。
  “你被那妖迷了心窍,诞下妖孽,让凤家蒙羞,今日若你交出妖孽,本将念在我们兄妹一场,还可为你圣上求情,若你执迷不悟,今日休怪我大义灭亲!”
  凤瑶凄美一笑,高昂脖颈。
  “凤瑶不怕死,我儿也不怕死,若你执意杀我母子,我母子何惧!”
  白马将军,一夹马肚,马嘶鸣奔跑,带动烟尘滚滚,持长枪驻马在凤瑶面前。
  “你,不悔?”
  凤瑶高昂脖颈。
  “不悔!”
  长枪无情地刺穿了她的身体,她低头看向襁褓中的婴儿,吐出一口血,手眷恋的抚摸过婴儿的脸颊,缓缓倒下,眼前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向她招手,眉眼带笑,温柔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