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捡个婴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马上的将军,任由凤瑶尸体直直向后倒去,长枪自她身体抽离,转向她怀中襁褓的婴儿。
  山巅洞府,盘坐蒲团之上的芫意,额间妖纹骤然浮现,一双银灰色的眸倏地睁开,眸底掠过一丝疑惑,指尖轻碰妖纹,眸底一片冰冷。周身清芒一闪,身影自洞府消失。
  一只手,手指修长有莹润玉泽之光,捏住了刺向婴儿的长枪。看向白马上的将军,白马嘶鸣着颤抖匍匐在地,甩下了银盔长枪的将军,芫意自死去的女人怀中,抱起婴儿,淡淡扫了一眼狼狈趴在地上的将军,周身散发莹清之光,消失不见。
  不言山山脚
  三个衣衫褴褛的小妖,站在山脚下山门前,踟蹰犹豫的探讨着什么。
  “大哥,师傅说的是这里吗?”
  被叫大哥的瘦弱小妖,打量着山门,环视四周,似乎也拿不准这里是否是师傅所说之地,只是看着山门不说话。
  另一个小妖捅了捅身边的小妖。
  “二哥,你看这里到底是不是青丘山?”
  被叫二哥的小妖瘦瘦高高的,挠了挠头,不解的看着四周。师傅说青丘是个荒山,土地焦黑,不生草木,可这山却灵气十足,草木葱茏,只在山脚山门前便能感觉到山中的灵气浓郁。可他们却是没有走错路,难道是师傅他老人家记错了?
  圆脸的小妖,一指山体,惊讶道。
  “大哥,二哥,你们看,这里不是青丘山,而是不言山!”
  二妖向圆脸小妖指向的山体看去,果然山体上刻着三个金光大字,‘不言山’。三妖齐齐叹气,看来果然是师傅记错了,这里确实不是青丘山。想到他们师兄弟三妖,自师傅仙逝一路跋山涉水,走了十多年才来到这里,本以为找到青丘山自此能有个落脚活命之地,却不想师傅告诉他们的地方根本就不存在。
  圆脸小妖进师门晚,年纪又小,想到十几年咬牙坚持就为找到青丘山,不想竟然是一场空,眼眶一红,抽了抽鼻子,本想哭,却又强颜欢笑道。
  “没事的,兴许是师傅记错了,我们再去其他的山头找找,兴许就找到了。”
  二妖也是心中一酸,见小妖强颜欢笑的模样,强打精神道。
  “对,我们再去找找,这附近一定有座叫做青丘的山。”
  山巅洞穴,哭闹的婴儿躺在石床之上,盘坐在蒲团上的芫意蹙眉,放置在盘坐膝盖上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她眸透过洞穴石门,定在山脚下三个小妖身上,见那三个小妖互相搀扶着就要离去,余光扫到依旧哭闹不止的婴儿,站起身挥袖一道飓风自洞穴而出,向山脚下三个小妖卷去。
  三个小妖只觉眼前一黑,便来至一处洞穴,见洞穴之中站着一个狐白长裘的女妖隐在暗中,又听得有婴儿啼哭,环视一周定在石床上看着襁褓中的婴儿。还没等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就听得一道声音极轻,极冷。
  “你们可会照顾孩子?”
  三个小妖面面相觑,他们实在是理解不了这话的意思,任谁眨眼被带至一处陌生洞穴,见到一个女妖和婴儿,都很难反应出到底是什么情况。
  芫意眉心微蹙,她被捡来的孩子吵得心烦意乱,见这三小妖缄默不语,心中更是烦躁。
  瘦瘦高高的小妖,眼睛一亮,似乎明白了什么,拱手抱拳道。
  “会的,我们兄弟三个,最会照顾孩子了。”
  两小妖心虚的扯了扯他的衣摆,高高瘦瘦的小妖转头,对两小妖眨了眨眼。
  芫意点了点头,一指石床上还在啼哭不止的婴儿,道。
  “你们自己去开辟洞穴,以后留在山中照顾他。”
  三妖见女妖骤然消失,一阵惊叹。不想他们兄弟三个,穷途末路后,又见柳暗花明,这位女妖定然是个了不起的大妖。若得她庇护,还去找什么青丘山,这不言山钟灵毓秀,灵气充沛,当真是最佳的安身立命之地。
  芫意盘坐虚空,双眼紧闭,指快速推衍着什么,推衍愈来愈快,指带残影,忽而一滴血自指尖溢出,她倏地睁眼,这婴儿的命格,她推衍不出,一个人与妖生出的半妖孩子,竟没有命格,甚至于他身处危险,竟会唤出她道源,这孩子可以留吗?
  天至破晓,芫意回到洞府,三妖趴在石床前沉沉睡去,婴儿停止了啼哭,自襁褓之中伸着手臂,自己玩耍。芫意看着婴儿,墨发自狐裘滑至身前,发梢拂过婴儿的脸,被他刚好抓在了手中。
  “放开!”
  芫意冷冷道。
  婴儿玩弄着她的发梢,咯咯笑。
  芫意冷着脸,把头发自婴儿手中拽出,婴儿见玩具没了,粉面团子样的脸,瘪成一团,作势要哭。
  “不准哭!”
  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婴儿半分面子也不给她,张嘴就是哇哇大哭,三妖被哭声惊醒,连忙抱起婴儿哄,芫意拉着脸,看着三妖手忙脚乱的哄孩子,可这孩子越哄哭的越凶,三妖额头直冒冷汗,见了鬼了!晚上还乖着哪,怎么一夜过去,就变了。
  婴儿一副要哭断气的模样,芫意觉得脑子被他哭的生疼,转身就要离开洞府。
  高瘦的小妖,开口道。
  “山主,要不,你抱抱?”
  芫意沉着脸,看着小妖怀中的孩子,眉一皱,转身就走。只听身后,婴儿哭的那叫一个鬼哭神嚎,地动山摇,她僵硬着转回身,沉着脸走上前抱起婴儿。
  “吵死了!不准哭!”
  婴儿被泪水洗过的眸,黑白分明,他眼睛看着芫意,突然抓起了她垂下的发,肉乎乎的手尚且抓不紧,只能虚虚的握着,一脸鼻涕眼泪的脸,好奇的打量着她。
  “山主,这孩子喜欢您哪。”
  高瘦小妖,笑嘻嘻的道。
  婴儿抓住了她的头发,肉乎乎的手把玩着她的发梢,没来由的扑哧一笑,吹出一个鼻涕泡。芫意睁大了眼,手不由自主的抬起,戳了戳婴儿软软的脸颊,柔软细腻的触感自指尖蔓延开来,婴儿开口咬住了她的指,黑白分明的眸子,尚且带着未干的泪水,柔弱而干净,凝视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