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收三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便是人吗?
  芫意看着婴儿,收紧了手臂,淡淡的奶香气萦绕鼻尖,心底没由来地升出几分柔软。
  “叫你清让可好?”
  婴儿摆弄手臂,扯着她的发梢咯咯笑。芫意眸光流转妖冶之光,将他抱在胸口,唇畔微微上扬。
  日暮,三妖换上新衣,跪在芫意身前,芫意盘坐蒲团之上,怀中抱着婴儿。
  “山迦。”
  三妖之中略显沉稳的一妖道。
  “虎裎。”
  高高瘦瘦的妖道。
  “狼寂。”
  圆脸的妖道。
  “拜见山主!”
  三妖同时磕头,叩拜。
  芫意逗弄着婴儿,略抬眼帘,妖冶的银眸看不出起伏的情绪,只有冷,三妖不敢抬头,挺身跪着。
  “半山腰处与山巅灵气无二,你们去那里居住。”
  三妖站起身,低头躬身倒退着离开洞府。
  芫意手指被婴儿吸在了口中,还没生出牙的牙龈磨着她的指,有些痒,她将指自他口中抽离,不想婴儿嘴一瘪,眼泪汪汪的看着她。
  “混账,若不听话便将你丢出去!”
  婴儿瘪嘴,放声大哭,芫意脸一黑,气冲冲的把指头塞在她嘴里,有些恼火道。
  “等你长大,本主定要打你个屁股开花!”
  婴儿吸允着她的手指,咧嘴一笑,漏出没有牙的牙龈。
  臭小子!你真当本主拿你没辙?本主现在就收你做本主的弟子,待你长大,一日三罚!
  芫意故作凶悍的瞪着他,婴儿疲乏的眨了眨眼,吧唧了下嘴,睡了!
  芫意呲牙,很想把他就这样丢出洞府,可不知为何柔了眉眼。
  十年后
  天界
  三十天,藏书阁。
  书籍虚浮空中,纸张自动飞速掀开,随即落下。紧接着又有书籍浮空,落下,重复以往。书籍很快堆积如山。
  没有!这里也没有!
  芫意挥袖,将书籍回归原位,眉心紧蹙。
  她寻遍了三界各处藏书阁,关于半妖之体重造,三界之中却无一例先例。
  清让已有十岁,虽是半妖,身体却如人族一般。妖族血脉与人族血脉不相容,导致他虽有妖力,却无妖族之寿。
  人族区区百年之寿,于妖族而言不过须臾一瞬。她想过许多办法让清让修炼妖身,皆以失败告终。难道,她只能看着自己的徒儿在百年后老死?
  不言山
  洞府之外,石门轻叩三声。
  “进。”
  石门推开,阳光自石门后倾洒,半室光明,半室阴暗。
  少年一袭素袍,自阳光下走出,苍白的肌肤,眉眼似泼墨山水画,清雅淡隽,黑白分明的眸,碰触到阴暗之中一双银眸,睫毛微颤,半垂眼帘,无血色的唇勾出一个浅笑。
  “见过师尊。”
  “你身子不好,又跑来做什么。”
  少年浅笑微僵。
  “徒儿已有半年不曾见师尊,师尊离山半载去了何处?”
  黑暗之中,芫意站起身,狐白银裘随她动作起伏泛出碎银光泽。身影自黑暗之中,站在阳光之下,眸光流转妖冶之光。
  芫意轻拍他肩膀,见他低下头,揉了揉他细软的发。半年不见,他似乎长高了一些,只是看起来越发的孱弱了,半妖之体,当真无解?
  低垂头颅的清让,身体骤然僵硬起来,黑白分明的眸亮的惊人。
  芫意轻叹一口气。
  “为师记得你前几年最爱腻在为师身边,这几年怎么变得越发疏离师尊了。”
  清让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眸,凝视着她,忽而一笑,像孩童一般依偎在她身旁,笑容灿烂,似乎连无色的唇也有些红润起来。
  “徒儿怎会疏离师尊。”
  “山主,山下有几个小妖持青山山主拜帖求见。”
  虎裎站在洞穴外,恭敬拱手而拜,打断了师徒半年来的第一次独处。
  黑白分明的眸,飞快掠过一丝冷意,他紧抱着芫意的手臂,笑容依旧灿烂。芫意轻拍他手背,向洞穴外淡淡道。
  “让他们进来吧。”
  两名小妖一路自山脚下走来,目不斜视,余光却一一扫过山间景色,心中赞叹之余,不禁对这不言山山主多了几分好奇。十年前这里还是一处荒山,而今这里已成为一处灵气四溢,遍地都是奇花异木的宝山,若非他们亲眼得见,任谁说也不信,这位山主究竟是何等大能大妖,竟能化腐朽为神奇。
  山巅,一座妖殿全身以宝石打造,奢华巍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夺目而不刺目,奢华而不张扬。
  两名小妖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宫殿,不禁张大嘴,虎裎见这两个小妖表情,面上露出得意之色。这宫殿,可是他兄弟三妖用了七年才建造完成,不管是用料还是宫殿的造型设计,耗费了他们三妖无数心血。不过这也幸好是山主有钱,他们本打算用石造宫殿,不想山主竟丢出几个破旧的乾坤袋,他们打开一看,里面竟是无数个堆积如山的宝石金银。
  他们心生好奇,也曾询问山主,自何处得来那么多的宝石金银,不想山主表情竟有些尴尬,含糊道,是捡的。
  不管那乾坤袋的宝石金银是否是山主捡的,但当妖殿建造完成,看到这青山山主派来的小妖面上的吃惊震撼之色,虎裎觉得这就够了。
  两名小妖,在虎裎的带领下,穿过妖殿回廊,踏入妖殿,只见金玉打造的宝座之上坐着一个狐白银裘的山主,宝座旁则站着一个素袍的少年。
  山伽向那两名小妖道。
  “这便是我们山主,芫意。”
  两名小妖纳头便拜,抬起头额头发青微肿,恭谨道。
  “我家山主遣小妖前来,是为商议妖族之妖安置一事,因魔族扩展界地,数万妖族被迫流离失所,我家山主不忍见同族无处安身,想和山主商议能否大开山门,容留一些妖族安身立命。”
  芫意半阖银眸,敛下眉眼的妖冶。魔族扩展界地,她早就有所耳闻,魔族对妖界虎视眈眈,魔尊冷貉更是几次试图打破妖界结界,无非是想一统妖魔两界和天界抗衡。她为天狐,天生地养,并不属于妖族一类,更不属于三界之中:仙、神、佛、魔、妖、人中任何一类,对于这妖界存亡,她并没有多大感触。
  但,既然这青山山主宅心仁厚,她并不想驳这位山主的情面,更何况这山中冷清,多一些妖与清让作伴,也是好事。
  她点了头,淡淡道。
  “既然如此,便依青山山主所言,不言山山头算不得大,若要容下几千几万的妖倒也没什么,回去告诉你们山主,不言山同意了。”
  是日,黄昏。
  清让站在山巅,看着山伽、虎裎、狼寂在山脚一边点花名册,一边安排住所,黑白分明的眸不见情绪起伏,眸底却有雾气萦绕,远远望去,少年一袭白衣,周身没有人族的人气,更没有妖族的妖气,仿若绝世独立的画中人,淡薄飘渺。
  芫意站在洞穴前,看着清让的背影。
  那欣长笔直的身影,曾几何时还是个矮豆丁,需要牵着她的手才不至于跌倒,需要她每夜每夜的讲着故事,才愿睡觉,若遇到打雷,便要将头扎在她怀中,软软糯糯的喊着她师尊,仿佛只有这样才会安心。
  她从未接触过人族,只大抵清楚,人族是短寿之族,寿命极短,有生老病死,需堕轮回转世。
  可清让也并非人族,他身上有着妖族的血,讽刺的是,他半妖之体如人族一般无二,甚至因人血与妖血不溶,导致身体孱弱多病,恐怕连一般凡人的身体也比不过。
  芫意心底有些复杂,看了一眼站在山巅的徒弟,挥袖化去寒风,入了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