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初遇白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巅,是不言山唯一的禁地,除清让可自由出入。就连山伽、虎裎、狼寂三妖,不得召唤也不可擅自进入。这一点,在山脚下点花名册,容留这近万妖族之时,便被三妖三令五申过。
  正也因此,纵然是山中灯火通明,刚得容身之地的妖族们,庆贺着来之不易的住所,把酒言欢,载歌载舞,那样的喧嚣热闹。而山巅依旧是死寂黑暗,若静谧的死水,不掀一点波澜。
  一喧嚣,一寂静,虽在同一座山,黑暗和光明,横亘分割成两处完全不同的世界,这一方世界只有一轮明月与山风为伴。
  清让缓缓走近洞府前,隔着石门,将头轻轻靠在冰冷的石头上,石门只需轻轻一推便会开启,可他没有推,师尊不在山中,他知道。他眸底有萦绕的雾气,终究还是推开了石门。
  月光自开启的石门倾洒一片月色,趁着月色的光亮,他打量着洞府之中的所有。
  他师尊的洞穴,简单至极,一张矮桌,一个蒲团,一张石床,手轻抚过简单的物品,指尖触到矮桌冰凉的桌面,心底压下的枝枝蔓蔓,仿佛只有在这种时刻才得以释放。
  三十二重天
  两位神官坐在一处石阶之上,难得闲暇,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自玉帝是否和嫦娥有暧昧,到昆仑山的西王母是不是真的和东华帝君是师兄妹,直至聊到天外三天,久居第一天的道德天尊,是不是真的练出一颗无上丹。
  “要我说,道德天尊虽然是三界第一的炼器炼丹天尊,未见得就真的能将无上丹练出。要知道,那无上丹的药引多苛刻啊,先不说要多少天宝地芝,单就两个药引,一个是应龙之身,一个是鲲鹏之血,应龙是谁?那可是祖龙的后代,和道祖一起开天辟地的圣兽,别说拿应龙炼丹,就是见也是难见的。”
  另一位神官,似乎来了精神,晃着脑袋,悠哉悠哉的道。
  “那是天界难见,应龙生在魔界,虽说是祖龙后代,但十多万年过去,那点血脉早就稀释的少之又少,若是道德天尊他老人家真的要,魔界敢不给吗?”
  先开口的神官,见另一位神官驳了自己的话,有些生气道。
  “就算是应龙好得,那鲲鹏之血是那么好得吗?鲲鹏是谁?那是如来佛的亲小舅子,就算是道德天尊是道祖的大徒弟,若是伤了鲲鹏,引起佛道两家争端,那后果谁承担的了!现在佛如来释迦摩尼,那可是文能将经论道,武可灭魔屠妖的狠角色,动了他小舅子,不是扇佛界的脸么。”
  晃着脑袋的神官,幽幽一叹。
  “哎,你说咱们玉帝也是,就算是佛家势头盛,咱们神仙也不用这么忍让吧。如来佛的二弟子那个叫做金蝉子的,前几日在灵霄宝殿那般论经,咱们玉帝硬是一句狠话都不敢说,实在....实在是太懦弱了吧。”
  “这你懂什么,佛家能打的太多了,五百罗汉,如来座下文殊普贤,单出一个也够天界喝上一壶的,人家佛界那么多打手,咱们天界就一个蓬皋,虽说是能打,双拳难敌四手,真要是打起来,谁还和你单挑啊。”
  一道青芒自三十四重天云霾之中向天外天而去,带动一阵风声,两位神官奇怪的看着手中的紫玉拂尘,揉了揉眼,奇怪的互视一眼,这风什么时候能吹上三十二天了?
  可这紫玉拂尘顶端确实被风吹起,难不成还真的有风敢到三十四天游玩?
  天外三天,第一天也称三十四天。
  云霭重叠,祥瑞万丈之处,一座朱门宫殿,上书兜率宫,三个大字,金光万丈。
  芫意看了眼那三个字,周身散出一阵清芒,化成一缕云雾随着云霭穿过朱门,游入宫殿之内。
  宫殿极大,占据三十四天半天之广,芫意游了半日也不见道德天尊丹房,正打算隐身潜入寻找,却见一个道童急匆匆的自她化身的云雾中穿过,她幻化身影出来,一记手刀打晕道童,化作他的模样在兜率宫之中转悠。
  “半月,你在这里,快,快,天尊正找你哪。”
  芫意在回廊处迷了方向,一个道童大步走来,看到她一把抓住她的道袍,边说边拉扯着她向前走。芫意见状也不挣扎,任由道童抓着她大步前行,倒引得道童有些纳闷,这半月嘴是有名的碎,今日怎就一句话都不说了,往日看到一片云朵也能说上三车闲话,今天遇上他怎么连个屁都不放了。
  可纳闷归纳闷,天尊催的急,他也懒得管半月是不是哑巴了,天尊脾气不好,若是半晌不到,一顿骂是轻的,若是一时气急塞个什么乱七八糟的仙丹给自己吃,那才是要命哪。
  芫意见这道童带着自己兜兜转转,终于来带一处药香扑鼻,仙气浓郁的大殿,不等芫意推开门,门自里面打开,一个红着眼的小道童,一见她仿佛见到救星一般,擦一把眼泪,抽了抽鼻子,连忙把她拉入殿内。
  殿内银色的丹炉三味真火映着半边丹炉通红,丹炉下堆放的木柴,打眼一看便知不是凡间木材,仙灵之气十足。不等芫意打量好这丹房,就听得一道低沉的声音,自空旷的大殿响起,带着回音,犹显空凉之意。
  “半月,昨日的文火,你可是加了九根仙木?”
  芫意明白,这声音便是道德天尊了,未免被识破,她低下头,答。
  “是。”
  “即是九根仙木,为何今天半风数仙木时,多了一木,定然是你偷懒说谎,少加了一根。”
  芫意对于这什么仙木多了少了的,根本是不知所谓,听出道德天尊声音带了怒,低着头不语。
  大殿之中,除了三味真火燃烧仙木发出的噼啪声,再无一点声音。芫意低着头打量四周,见不知何时,身边所有道童竟统统不见了,觉得有些奇怪,便抬起头,不妨一个青袍身影闯入眼中。
  他着一身青衫道袍,腰间系着道仙带,以仙玉宝石点缀,仙风道骨,风华无双。他自高坐而下,踱步而来,衣袂飘飘,谪仙临凡。
  倒不是个老头子,还挺年轻,可再没有谁比她更清楚,虽说看起来年轻那也是个活了十万年以上的老泥鳅了。
  芫意想不出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应该说是半月该怎么面对天尊的怒火。
  便干脆也不做反应,挺着腰板,看那道德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