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抢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道德天尊对于这小道童的反应颇感诧异,半月跟随他已有数千年,往日最是碎嘴,可火候掌握的比其他道童都好,他虽讨厌他的碎嘴,可又舍不得他那一手掌握火候的本事。正因如此,往日他偷懒被自己抓到,不是狡辩便是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所依仗的便是,他舍不得下重手惩罚他。
  今日,他这是喝了什么邪风,长了骨气了。
  芫意见他打量自己半天不语,心道莫不是被他发现了什么?垂下眼帘,开始思考这道德天尊道行如何,若是打不过要不要报出自己的身份。
  道德天尊忽然一笑,俊美无双的脸,在这一笑之下,更显谪仙风骨,绝世无双。芫意眯起眼,这老泥鳅心底不知憋什么坏,笑得这么风骚。
  一粒泛着淡淡柔光的仙丹,自天尊袖中拿出,俊美的脸尚且带着笑意,拿着仙丹在芫意眼前晃悠。
  “半月,你吃吗?”
  芫意看了眼那仙丹,冷笑,摇了摇头。
  “这可是本尊用了无数仙草练就的好仙丹,吃上一颗受用无穷。”
  天尊见她摇头,面上带笑,像是哄骗孩子般,继续道。
  “你若不吃,本尊炼丹刚好缺个道童做药引。”
  芫意见他这般模样,倒觉得道祖收的这大徒弟有趣极了,心中不觉想要逗弄他,便道。
  “即是受用无穷,天尊为何不吃。”
  天尊面上笑意一僵,他这一辈子也没谁跟他这么说过话,更何况这话还是出自一个小小小童之口,眸底已是冰冷一片。
  道德天尊这模样吓不到芫意,她自天尊手中接过仙丹,放在掌心打量着。道德天尊以为她要吃,眸底冰冷渐退。却见道童把仙丹放在鼻下嗅了嗅,然后皱了皱鼻,将仙丹一抛准确的抛入炉火之中。道德天尊这才察觉到不对劲,面前的半月不是半月!
  他面色一变,一掌推出一道道印,芫意见那道印来势汹汹,不敢怠慢,双掌向那道印迎去,霎时只见这天尊和衍意脚下,一道道道法波动向四周扩散而去,三味真火被道法波动扫过,刹那熄灭,仙木被掀飞直直插入大殿窗户上。
  门外守候的几个道童,听得里面动静,脑海中出现往日吃了天尊仙丹的道童那副凄惨无比的模样,猜想定然是半月惹了天尊生气,也被喂了不知名的仙丹,不知又是一副怎样凄惨的模样,缄默同时齐齐退避几步。
  大殿之内,芫意奇怪的看向天尊,她本以为这道印会极其凶猛,不想只是徒有其表,难为她以双掌相接,这道印并未伤她分毫,反而是那天尊被反噬之力所伤,呕出一口血,显得有些狼狈。
  芫意走前,平视那天尊,啧啧道。
  “想不到,道祖的大徒弟竟然是废物,难为修行十万余年,竟是专心炼丹炼器,修为连个万年大妖都不如。”
  道德天尊猛地抬起头,他可以被骂,但师尊不可被辱,他低喝一声,掏出一把清凌凌的长剑,那长剑被他握在手中,剑身清芒四射,剑气凛冽,向芫意刺去。
  芫意轻意避开,反手拿住天尊手腕,手一用力,天尊痛的疾呼一声,长剑落地,却在接触地面之时,自地面弹起,剑身爆发一阵龙啸,一股浩然的天地之气,自剑身散出,以不可退避之势,向芫意刺去。
  芫意从未见过这般剑意,双臂伸展,一个巨大的漩涡向剑推去,那剑竟异常锋利刺穿她用道法幻化的漩涡,直直向她胸口刺来。
  一阵轰鸣,三十四天晃动一下,无数道仙光自三十四天各处出现,探寻何处引起的震动。守在大殿外的道童,对视一眼,这好像不是吃了仙丹的半月能发出的震动,可却无谁敢去推开几步之遥的大殿门,毕竟天尊炸炉也曾引起过这样的震动,当时有一个新来的担心天尊安全,推开了殿门,至今被炉火烧掉的眉毛和头发都没长出过,更是因此多了一个外号。
  “卤蛋!!”
  大殿内,一股澎湃的天地之力,向芫意冲来,芫意咬牙硬生生接下这剑带动的天地之力,刹那只见那澎湃的天地之力碰触到一个瘦小的身形,一股遮天蔽日的清芒自她周身散出,狐裘银眸的少女,硬生生接下那澎拜的天地之力,她身后有九尾幻影虚虚浮现。
  芫意目运清芒,一道清青芒射在剑身,长剑发出一声剑鸣,似是不甘也似畏惧,被那清芒压下剑意,躺在地面不敢动弹。
  道德天尊眸带冰冷,看着面前那银眸狐裘的少女,她是妖!可身上却没妖气,反而周身散出的清芒隐隐有天地同源的感觉,他好像见过这样的清芒,可看这少女的模样纵然是妖,最多也不超过一万岁,而这一万年内,他极其笃定未曾见过这样的妖,这样的清芒。
  可,到底在什么时候见过?似乎很久远,久远到他也仅仅是觉得熟悉。
  芫意咽下口中的腥甜,斜睥一眼紧盯自己的道德天尊,那桀骜不驯的嚣张模样,让道德天尊觉得胸口一疼。
  这是被气的!
  芫意伸出手,虚空一抓躺在地面的剑,将长剑握在手中,一边打量,一边抚摸。
  真是个好剑,像这样的天地宝剑,她还是第一次见,越看越是喜欢,唇畔不禁上扬,银眸带着挑衅,看向道德天尊。
  “这剑可有名?”
  道德天尊冷哼道。
  “此剑名清鸿,乃是自天地之间化出的一把天地之剑,可引天地之力在身,若被它所伤,妖魔立时幻化原形,寿元缩减,若是伤仙神,可让仙神仙脉不稳,甚至更严重让仙神堕凡。”
  道德天尊一生炼器炼丹,三界称绝,从未有过一件如清鸿剑般让他感到自豪,纵然是面对敌人,依旧不肯贬低清鸿剑丝毫。
  芫意听闻此话,银眸一亮,这把清鸿剑,太对她的胃口了。
  于是,道德天尊见那桀骜的狐裘银眸少女,莫名其妙的站直身体,对他严肃的点了点头,而后浅浅一笑,妖冶银眸,与冶艳血唇忽而灵动起来,那般的美貌自是言语无法形容,只觉那银色和血色摄魂夺魄的颜色,勾住了心魂。
  等他自那恍惚之中清醒,面前哪有什么少女,只有一片狼籍,和相当欠揍的轻快语气回荡大殿。
  “多谢天尊的清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