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清让不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道德天尊病了,病的很严重,守在丹房的两名仙卫,两位道童也病了,病的更严重。兜率宫守门的仙卫,亲眼看到两名仙卫一路自丹房走来互扇耳光,那肿成猪头的脸,看不出什么表情,只能自眼角的泪痕勉强可以体会到他们得病的痛苦。
  当然,最惨的并不是仙卫,而是两位道童。那两位道童不知患上什么病症,一个走路学兔子跳,不管碰到谁都说对方是老鹰,抬手就打,边打边呲哇乱叫。而另一位道童倒是老实,蹲在宫门外不声不响,仙卫前去询问,道童神秘兮兮的嘘了一声,抬起头好奇的问。
  “你也是灵芝吗?我们小点声,那边有只兔子,要吃我哪。”
  天上一日,妖界半年,芫意在兜率宫呆了半日,不言山已是三个月过去。
  清让似乎长高了一些,唇依旧无色,面色苍白,站在山巅任山风凛冽,素袍猎猎作响,瘦弱单薄的似乎要迎风而去。他看着在山间穿梭嬉戏,追逐打闹的同龄小妖,眸底雾气氤氲,看不出情绪起伏。
  身体忽而一暖,他猛然转过头,眸底雾气驱散,喜悦溢出黑白分明的眸。
  “站在风口做什么?”
  芫意皱眉,拢了拢给他披上的狐裘披风。
  他低下头,浅笑,复又抬眸,凝视着她,乖巧懂事的轻声道。
  “山中多了许多妖,徒儿无事时喜欢看他们玩耍,这样纵然师尊不在,也不会孤独。”
  芫意眉心皱褶加深。
  “你若不喜欢,为师便赶他们出山。”
  他摇头,唇畔勾起极浅的笑意。
  “徒儿喜欢山中热闹些。”
  芫意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她这个徒弟,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重,太容易顾及许多不重要的东西。在她看来,容留这些小妖不过是用来给徒弟解闷的,若是徒弟不喜,便赶出山也没什么不可,她做事素来随心所欲,若喜欢便去做,不喜便不做,没有什么需要顾忌的。
  “师尊?”
  清让拉了拉芫意的袖口,见她失神,以为是自己的话惹了她不喜,面色苍白,显得那黑眸越发的黑若曜石,小心翼翼打量着她的表情。
  芫意轻拍他手背,示意自己无事,察觉到他手背肌肤冰冷,将他手握着掌心,如他幼年时一般,牵着他进洞府。
  清让的手被她握在手中,肌肤碰触的位置,淡淡暖意自她掌心传出,只觉胸口的心脏跳动的过份活跃,连带着面上升起一团火,他忙低头,喜悦自跳动过快的心脏溢出,无色的唇无声扬起一抹笑。
  芫意并未察觉到他的表情的变化。她此次天界无意间得知,道德天尊欲练无上丹,无上丹在三界是个传说,曾听闻十几万年前,天阳道祖鸿钧曾练出过此丹,并将此丹赐给了女娲,女娲得了无上丹,以半人半蛇之身修成神身。正因为吃了这丹,方才有神力补天,虽因无上丹有弊端,导致她补天之后无奈化了真灵,消失在三界,但这传说终究还是流传了下来。
  她听闻这无上丹,要用应龙之身练成丹体,鲲鹏之血做药引,方才可以练就,若她取得应龙之身,鲲鹏之血,让道德天尊为她练无上丹,清让吃下此丹能否修炼妖身?女娲未成神前,虽是半人半蛇可也是有万年妖力的大妖,清让虽是半妖却无丝毫妖力,就连妖族的寿元也因他妖血稀薄并未继承,若贸然吞下无上丹这种罕世大丹,会不会反而害了他。
  她曾探看清让命轮,他寿命不过八十,此为人族之寿,但于妖而言,八十载不过须臾一眼之间,她天生地养,平生于三界无一物可羁绊,却莫名捡了一个他,生出了恻隐之心,收了徒儿,又怎愿他如人族一般匆匆离去。
  芫意盘坐蒲团之上,久久不语,清让安静的站着,任由她握着自己的手,纵然她力气大,自己手骨痛难忍,面上依旧带着浅笑,在他看来,这痛难忍并非不可忍,若被师尊一辈子牵着,纵然是忍一辈子,也是甜大于痛。
  芫意回神,发觉掌中徒弟的手泛着冷汗,湿浸浸的,忙张开手掌,手掌处,清让的手已然青紫淤斑,银眸看向他,语气带着责怪和懊恼之意。
  “疼了怎么不叫为师。”
  清让乖巧道。
  “师尊,清让不疼。”
  芫意指尖泛出清芒,细细用法力驱逐他手上的青紫淤斑。
  “胡说,你虽是半妖,却无妖力,同凡人无二,怎会不疼。”
  待青紫淤斑消失,她放开他手,叹息道。
  “为师离山前,曾叮嘱山伽,让他寻些适合强身健体的凡人武功给你,你可曾练了?”
  清让低着头,黑眸升起了妖娆雾气。
  “师尊,清让不愿练凡人武功,清让想做妖,长长久久的陪在师尊身边。”
  芫意银眸眸底掠过一丝无奈,她何尝不愿她的徒弟长长久久的陪伴在身边,但半妖能修练成妖已是难比凡人攀天,更何况他连半妖都不是。
  她十年来,游历三界,翻阅无数典籍,从未自书中或口中,听闻过能有似他这般的半妖,修炼成妖的前例。
  但,既然他是自己的徒弟,天无道,她踩出一道,又有何不可!不就是应龙和鲲鹏血吗?她不信,区区应龙和鲲鹏血能难倒她,大不了摆出身份,再不济豁出脸去见道祖,念在他们一体同源的份上,道祖总会给上几分薄面。
  芫意站起身,一拍清让的肩膀笃定道。
  “为师,一定让你成妖。”
  清让猛地抬头,他何尝不知自己成妖的几率是十中无一,他自幼被师尊抚养,深知师尊承诺,言出必果,师尊承诺让他成妖,就一定会办到。他眼角有些湿润,侧过脸不愿被师尊看到这样的他。
  芫意见他这般,不觉失笑,这孩子,他幼年时光个屁股到处跑的样子,她都见过,怎么长大了,却又害起羞了。
  当然,似芫意这般的天狐,天生地养,自然是不懂人的情绪,只当这徒弟大了,和自己有了隔阂,哪里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