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破晓,天色鱼肚白,一声鸡鸣刺破沉寂。
  山巅洞府的石门,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缓缓推开,清让难得睡了一个好觉,素来苍白的脸色竟也带了几分初醒的惺忪红润。他张臂深吸一口气,沉积的灵气与草木清香土腥气混成一股独特的气味,瞬间让混沌的思维清醒起来,他转头看了看洞府的深处,眸底带了些轻快的少年气。
  一轮红日高挂,晨光熹微穿过天际橘色的云层,斜斜洒在山间。
  木杳做完吞吐,跨出洞门。素袍少年躬身拿着一个水晶瓶,用芦苇收集露珠,似是听到脚步声,转过头。眉眼如画轻轻淡淡若水墨晕染,背后是山雾的朦胧不清,对她淡淡颔首,转头继续收集露珠。
  木杳从未见过这般好看的少年,下意识的抬起手想要遮盖住脸上难看的胎记。却见少年颔首之后,继续收集露水。她萌生好奇,学他那般蹲在花丛之中。。。
  “你收集露水做什么?”
  清让用芦苇将一滴露水自翠绿的树叶熟练的扫入瓶中,头也不抬道。
  “喝。”
  木杳笑道。
  “露水要破晓之前收集,灵气最足,你是刚修练出妖身吗?怎么连这都不知道。”
  清让握住芦苇的手停顿在空中,他懊恼的看着瓶中已经收集大半的露水,将水晶瓶收入袖中,丢掉芦苇,向山上走去。木杳见他向山上走,忙道。
  “山巅是禁地,不可擅入。”
  清让脚步不曾停顿,淡淡道。
  “我知道。”
  木杳突然想及了什么,指着那素袍身影,道。
  “你是清让?山主的弟子。”
  山巅不知何时芫意站在了那里,皎白的狐裘被山风吹动,银色的狐狸毛随风飘动。下颌是带着旖旎流畅的线条,修长白皙的脖颈藏在银色的狐狸毛中,有种暧昧的莹润。
  再有两个月,清让就满十一周岁,再有几年便要娶亲生子了。芫意看向那粉衣的小妖,虽有块褐色的胎记,难得妖气醇正,是个修炼的好苗子,给她爱徒做个侍女倒也可以。
  清让看到她的身影,快走几步,难得明朗一笑,自袖中拿出水晶瓶。
  “师尊,这是清让收集来的,听说要破晓前收集灵气最足,明日我起早些,收集灵气足的露水给师尊泡茶。”
  芫意自他手中拿起水晶瓶,弹开瓶塞将露水倒入口中,银眸微带笑意,唇畔上扬。
  “为师看今日的也不错,何必等要等明日泡茶。”
  清让挠着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芫意见他衣着单薄,山中四季如春,清晨却也有山风刮来几分凉意,不禁皱起眉。
  “明日穿厚些。”
  清让抬头,走前拽住她的袖口,撒娇道。
  “徒儿是男子,不怕风寒。”
  “胡说,明日若还穿这么单薄,这露水为师不喝也罢。”
  芫意突然抬起头,一把将清让揽在怀中,清让抬头,仰视师尊下颌,耳根无声红了。一股黑气自天际划过,落在清让方才站在的位置,炸开一团黑火。芫意揽住清让腰身,凌空而起,银眸妖冶,煞气十足的看向云端一处漩涡。
  漩涡被一只手撕开,走出一个头生犄角,背生黑翼的魔,玄袍红发,一身邪气。
  魔邪笑。
  “妖?”
  芫意护住清让,冷哼。
  “魔。”
  “魔尊狰砻。”
  “山主芫意。”
  “这里是青山?”
  “此处是本山主的不言山。”
  狰砻看了一眼被芫意护在怀中的清让,笑得几分暧昧。
  “都说我魔界魔族行事不拘小节,看来妖界也不遑多让,你这男宠瘦弱单薄,比不得我魔界男儿英姿飒爽。”
  芫意眯眼。
  “这是本山主的徒弟。”
  狰砻手托下颌,笑得更加暧昧。
  “想不到你还喜欢这口。”
  芫意挥袖,一股天地之力向他罩去,他双翼一展,退居半里开外,开口吐出一股魔雾向芫意而去。芫意银眸生出一道青芒,射向魔雾,魔雾若遇天敌,霎时化开。
  狰砻久居魔界,自成就魔身,打遍魔界无对手,除他师尊冷貉当今魔界的魔尊外,可算的上魔尊之下第一高手。他自来狂妄,此次瞒着师尊私自传送妖界,便是仗着自己魔功大成,想要独自擒拿青山山主领个头功。不想刚入妖界,竟遇劲敌。
  天地之力于虚空幻化一个清芒耀眼的罩子,向狰砻罩去,他虽退居半里开外,本以为那罩子法力会有所衰减,不想并未衰减反而清芒更盛,他不再轻敌,双翼完全打开,双手幻出一根暗泽流转的长戟,低喝一声,划向清芒罩。
  道道魔气自长戟挥出,破开清芒罩,四下分裂的罩子分解开来,消失在天地。
  狰砻抬头,目带冷芒。
  芫意睥他一眼,倒有些本事,适才听他问及青山,想来是那青山山主要遭殃了,她不爱管闲事,刚才出手也不过是教训下这口无遮拦的魔,道。
  “若寻青山,驾云西去三百里便是,请便。”
  话毕,揽起清让落入山巅,进了洞府。
  狰砻讨了个没趣,倒也明白这女妖不是好惹的,又听她指引道路,虚虚对这山巅一抱拳,一道魔气向西而去。
  清让惊了一身汗,见师尊站在暗处,银眸不见情绪起伏,心中有些疑惑,便开口问道。
  “师尊,那魔要寻青山山主,师尊不拦吗?”
  “若他够强,这魔也讨不到好处,若不敌被这魔擒住,那也是技不如人,与为师何干。”
  “可,数月之前,师尊还同意青山山主提议,将近万妖族容留山中,怎么.....。”
  芫意看了眼清让,语重心长道。
  “清让,魔族与妖族不同,魔族自来群居以强者为尊,又有魔尊镇守。妖界虽也群居,但却生性散漫,魔族吞噬妖界势在必行,我今日拦下一个魔君,救下一个青山山主,来日会有十个魔君,一百个魔君,我救得下一个,却救不了一百个,一万个。与其与大势对抗,不如顺势而为。”
  清让依旧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在他看来师尊挥袖间便可逼退那魔君,为何不杀那魔君,反而为他指引去往青山之道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