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做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纵然如师尊所言,她救不了一百个,一万个,可若力所能及,能救下青山山主,为何不救。
  芫意看出他的疑惑,想及如今乱做一团的三界,一时不知如何向他解释清,点了点面前的矮桌,示意他坐在石床的矮桌前。清让坐在矮桌前,自袖中掏出一个暗纹青瓷茶叶罐,将矮桌茶具摆放好,倒出些许茶叶在茶具中,以紫玉石打造的茶壶一侧是恒温的天山水,一侧是用于泡茶的滚烫无根水。玄妙的开关被安置在把手处,清让轻触开关,滚烫的无根水自紫玉壶倒入茶具,他熟练沏茶,倒去第一泡茶水,将澄清的茶水放置在师尊触手可及的位置。
  芫意端起茶水,浅啜一口。启唇道。
  “如今的三界,天界霸居天上三十六天,仙神共处一界,而妖魔居天界之下,共处一界,人族因无法与这两界抗衡,女娲化真灵时,将人界护佑其中,倒也平静。天界虽强,但妖魔界也不弱,魔界魔尊冷貉对天界虎视眈眈,若想要攻下天界,必然先要先把妖魔界化二为一。妖魔界一统,是早晚的事,为师不救青山山主,不是不愿救,而是不能救,若救青山山主便是阻挡魔尊冷貉一统妖魔界,为师自然不怕他,可若因此与他为敌,妖界难免会受涂炭,届时会有更多的妖因此而死,孰轻孰重?”
  清让敛下眼帘,眸底有些莫名的情绪,复而抬眸,黑白分明的眸,清若玉石,凝视她,莞尔一笑。
  “徒儿明白了,师尊担心救下青山山主,会使魔界将不言山视为拦路虎。倒时纵然师尊可以全身而退,徒儿因是半妖必然会成魔尊对师尊下手的突破口。”
  芫意颇感诧异,这她倒是没想过,她是天狐,虽在其他众生看来是妖,可终究与妖并无瓜葛。纵然三界大乱,她自有手段护下不言山和徒弟,这三界乱与不乱与她何干。
  可见清让误会,她并不打算解释,只轻点头,算是认同了。
  清让心中有些内疚,若非自己是半妖,连自保之力都没有,若他是妖,若他拥有自保之力,是不是.....清让想到了什么,心头一悸,忙低头,慌乱压下心中的悸动。
  芫意并未察觉到清让的慌乱,想到清让再过两个月便有十一岁了,那个仿佛昨日还在蹒跚学步的孩童,一眨眼长大了,眸底不免带了些宠溺,柔声道。
  “十一岁的生辰,想要什么?”
  清让眼神碰触到她眸底的宠溺,心跳有些加快,连带着语气也变得有些羞涩。
  “清让在山中并不缺什么,能跟随师尊左右便是最好的礼物了。”
  芫意伸手,揉了揉他细软的发顶。
  “听闻凡间孩子,若过生辰是要吃长寿面的,为师不会厨艺。倒不如让虎裎去学做长寿面,如何?”
  清让想到虎裎,端着长寿面为自己庆贺生辰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冷颤。
  “徒儿不喜欢吃面。”
  芫意挑眉。
  “不喜欢吗?”
  清让笃定的点头。
  “不喜欢!”
  不言山半山腰,石屋搭建的厨房,被山中小妖唤做冷面三兄弟的山伽、虎裎、狼寂,守门神一般站在石屋前。
  石屋内,锅碗瓢盆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不一会儿石屋冒出一股黑烟,被烟熏的黑一道白一道的衍意自石屋走出,端着一碗黑乎乎不知道是毒药,还是面糊烧焦的东西,举起碗,端向三妖,道。
  “你们都来尝尝。”
  虎裎一副要哭了的表情,大义凛然的拿着一双筷子,吃吃不敢夹碗中那黑乎乎的东西。倒是狼寂,因是年幼,无知无畏,自二哥手中夺来筷子,向碗中黑乎乎的东西一夹,一大团黑乎乎软趴趴的东西整个被夹起,狼寂看了眼两个兄长,眼珠子一转又看到满是期待之色的山主,一咬牙,一闭眼,将那东西放入口中。
  “怎么样?”
  芫意第一次下厨,对自己的厨艺有种盲目的自信。
  狼寂把个圆脸皱成了包子脸,一脸褶,用一种快哭的语气,嚼着口中硬的难以吞咽的东西,他们未来不言山前也是吃过苦的,饿的没办法的时候,连土也是吃过的,可口中的这团嚼不烂咽不下,咸的发苦,涩辣难评的东西,可算得上他这辈子吃过的最难吃的东西了。
  “还好。”
  苍天啊,他不是有意说谎的!
  芫意难掩喜悦,将整个碗塞到狼寂手中,道。
  “你既然喜欢,就赐给你吃吧,本山主再去做一份,你们弟兄三人不能厚此薄彼,都有份。”
  山伽和虎裎本以为逃过了一劫,听闻这话,差点就哭出来了。在这上面,他们并不想同甘共苦啊,狼寂是傻的,他两个可不傻,这玩意说不用上嘴,就看狼寂的表情也知道吃了不死也去半条命,不言山还需要他们的守护,他们若死在魔族之手还算是英勇就义,能落下个美称,若被一碗不知道什么鬼的东西毒死,那可就成了笑话。
  “山主,属下还要巡视山头,山中还有事务需要处理,先行告退。”
  山伽虎裎就要逃跑,狼寂走前几步,拦住两个兄长的去路。他们虽拜同个师门,按理应该是师兄弟,可三妖关系极好,私下又结拜成了兄弟,因此平日为显关系好,从来不以师兄弟互称,反而互称兄弟。
  “狼寂你干嘛?”
  虎裎见他拦住去路,知他这是要托自己下水,虽说结拜时曾言‘同生同死’可死也要死得其所不是,要是吃面被毒死,不被妖族笑掉大牙才怪。他作出兄长的样子,一脸的我要去做正事,好狗不挡道的表情。
  狼寂圆脸讨喜一笑。
  “两位兄长,山主有令,不可厚此薄彼,二位兄长就别推脱了。这面哪就至于毒死妖么。”
  话音未落,石屋他感觉肚中一阵长鸣,脸色一变,加住了腿。
  山伽和虎裎一见他这表情,脸色一白,这面果然有毒!
  狼寂一把将碗丢给虎裎,夹着腿,一溜烟向山中厕所跑去。
  二妖正要偷跑,石屋内传来芫意的声音。
  “面,马上就好,你们可要好好的品尝,给本主说出不足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