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生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伽虎裎快哭了,听得石屋又是一阵嘈杂,突然石屋传来一声‘砰!’二妖脸色一变,闯了进去,只见整个厨房烟熏火燎,待浓烟散去,只见厨房灶台被炸个粉碎,厨房碎瓷木炭散落一地,素菜被炸的枝叶分裂,这哪里像是做饭,活像扫荡破坏的土匪。
  芫意见闯进的二妖,呲牙,恼羞成怒。
  “滚出去!”
  二妖灰溜溜的夹着尾巴继续当门神,狼寂捂着肚子自一处拐角步履蹒跚的走来。
  “大哥,二哥,山主煮的东西......。”他脸色一变,吞下后面没说完的话,夹着双腿以奇怪的姿势,小跑着向茅房跑去。
  二妖脸色惨白,果然有毒!
  芫意赶走二妖,一头黑线的看着狼狈的厨房,挥袖一道清芒耀眼,厨房完好如初。自缸中挖出两瓢面粉,加水和面,水好像有点多?芫意又加了一瓢面进去,面有点硬,再加水,水有点多,再加面。
  两柱香后,芫意看着案板上小山大小的面团,唇角不自觉的抽搐着。
  天,自正午,到了日落西山。
  狼寂拄着一个树杈,自拐角颤巍巍的走出,山伽见状上前搀扶起他,一脸说不上是心疼还是害怕灾难降临自身的感慨,道。
  “好些了吗?”
  狼寂弓着腰,双腿抖成筛子,声音嘶哑道。
  “还能撑上一会儿。”
  虎裎没心没肺的笑道。
  “即是死不了,这碗面还留给你。”
  芫意自石屋走来,手里端了两碗热气腾腾还算看的出是面的东西,递给二妖。
  “不用留,你们三个都有。”
  山伽,虎裎看了眼手中的碗,向拄着树杈的狼寂笑的那叫一个幸灾乐祸。
  山伽凑近青瓷碗,吸了一口面汤,噗的一口吐在虎裎的脸上,虎裎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脸黑了,狼寂笑了,因是拉脱水了,笑不出声,只是长大嘴,无声的乐,显得相当诡异。
  芫意沉了脸,银眸妖冶,一甩袖化一道清芒离开。
  清让安静的坐在洞府中,矮桌上摆放的茶尚且温热,有袅袅的热气蒸腾,他手握一卷书,看的有些入神。忽而烛火摇曳,他抬头,芫意自他手中抽出书籍。
  “夜了,怎么还不睡?”
  清让站起身,倒上一杯茶水。
  “等师尊。”
  芫意随意翻看着书,不经意道。
  “若为师今夜不回来哪?”
  清让垂下眸,浓密的睫毛,在苍白的肌肤上染上一层弧形暗影。
  “那,徒儿便一直等下去,师尊总会回来的。”
  芫意心底一暖,轻轻抚摸清让的头顶。
  “傻徒弟。”
  清让想到无数个夜晚,他点灯等待师尊归来,对于他这样的半妖而言,等待的日子尤其难熬。他不愿去想,师尊离山最长的那半年,他是如何度过的,他日日夜夜等候在洞府中,期待着一个眨眼,一个回眸,一个转身,师尊便会出现,像这样抚摸着他的头顶,唤他一句傻徒弟。
  他是山中最无用的妖,无法修炼,甚至无法自保,他期待能有一日成变成一个真正的妖,拥有足够的实力和师尊并肩。但这些话,他连师尊都没有告诉,这是他的自尊,仅剩的自尊不允许他流露出脆弱。
  芫意将手自他头顶拿开,拍了拍他的肩膀。
  “回去睡吧,夜深了。”
  “师尊,徒儿告退。”
  清让拿起被芫意随意放在矮桌上的书籍,将手抱在胸口,低头告退。石门掩上,抬头山中夜色朦胧,繁星点点,月色皎洁,山风吹来几分凉意,他久久站在洞门前,回首看了眼紧闭的石门,方才去了妖殿。
  偌大的妖殿,仅住了清让一个妖。鞋子踏在地面带着回响,空荡荡的回廊,素袍穿梭,步履稳健,推开一扇殿门,简单的陈设,一如芫意洞府一般,不过他闲暇喜欢看书,多了一侧书柜,仅此而已。
  他坐在桌前,书籍轻轻摆放在桌上,起身和衣躺在床上。修长浓密的睫毛,压下一层阴影,无色的唇,缓缓扯出一个嘲讽的笑意,他将手抬起放在眼前,嘲讽的笑意加深,垂在耳侧的手紧紧握起。
  两个月,算不上快,也算不上慢,山中早在几日前,便布置好了清让的生辰,因是家宴,山中小妖虽知是山主爱徒过生辰,却未见山主与爱徒的身影。倒是三妖分发了一些往日少见的灵果好酒,木杳领过东西,目光探向山巅亮若白昼的妖殿。
  “今天,是他的生辰吗?”
  与她交好的女妖,见她望着妖殿发呆,见她表情失魂落魄的,因是比她年长了几百岁,虽也是少女怀春的年纪,毕竟也有过几段未得圆满的姻缘,劝道。
  “他虽是半妖,却是山主唯一的徒弟,纵然没有法力,若哪日成婚,山主选的也是身份高贵的山主或山君、地仙的独女,似我们这般的小妖,高攀不起的。”
  木杳自山巅收回目光。
  “姐姐想多了,我和他不过一面之缘罢了。”
  女妖看了眼她,淡淡道。
  “如此更好。”
  妖殿,灯火通明,翡翠打造的餐桌,摆放各种奇珍异果,珍馐美味。芫意落座,三妖站在一旁,清让扫过桌上的美食,夹了一块山精的肉放在芫意面前的碗中。
  “这菜不对胃口?”
  芫意见他一如往常,面色不见喜色,问道。
  清让摇头。
  “没有。”
  芫意皱眉,她这徒弟有些不对劲,她探手去碰触他的额头,温度正常,又去把他的脉,脉象虽弱,他一贯如此,倒也和平常无二。
  “即是不喜欢这些,撤了吧。”
  三妖上前撤去果品菜肴,芫意看了眼虎裎,虎裎转身出了门,片刻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放在清让的面前。
  芫意将筷子放在碗上,道。
  “尝尝。”
  清让看向虎裎,虎裎是亲眼看大的清让,自然知道他这一眼代表了什么。他轻眨了一下眼,清让面上一喜,看向面前勉强算是面的东西,端起碗,吸了一口汤,然后几不可见的僵了一下。然后将汤咽了下去,拿起筷子夹出一根和筷子一般粗的面,吸入口中。
  少年独有的朝气,自面上散发出来,他向芫意乖巧一笑。
  “好吃!”
  芫意欣慰一笑,瞪了眼沉默的三妖,看,还是她的乖徒弟识货。
  三妖欲哭无泪,这面也就是清让能昧着良心说好吃,但凡舌头没问题,脑子没问题,是说不出这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