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芫意离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碗面吃的干干净净,清让放下碗筷。
  “这是徒儿吃过最美味的东西。”
  虎裎闻言捂住胸口,若非呆在山中十一年,顿顿有肉,餐餐饱肚,吃的他膀大腰圆,一身腱子肉,他是真想吐口血表现出自己的委屈的。他作为一个山中最善厨艺的妖,每日做着近万妖族的伙食,世人说众口难调,他硬是凭借一手厨艺,众口皆碑。而清让这个白眼狼,竟然昧着良心,不怕天谴的说这话。
  芫意扫了一眼莫名捂住胸口的虎裎,虎裎被那银眸一扫,立时将手放下,眼观鼻鼻观心。
  “以后每年的生辰,都会有同样美味的长寿面。”
  清让用力的点头。
  芫意表情看了眼三妖,三妖心领神会退出妖殿,待殿中只有芫意与清让。芫意表情变得有些凝重,清让不安的攥紧了袍角。
  “明日,为师要离山远行,你好生呆在山中。”
  芫意自袖中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狐身玉佩,递给清让。
  “这块玉佩带在胸口,若你遇危险,为师会及时赶回。”
  清让接过玉佩,带在胸口。
  “师尊此去,何时能归?”
  芫意想及魔界应龙的难缠,与北冥海鲲鹏的危险,还有那个被她抢了清鸿剑的天尊,蹙眉思晌许久道。
  “快则一年半载,慢则三年。为师离山后,会在山中架设法阵,你平日若觉山巅烦闷,也可去和山中妖族一起玩耍。三妖兄弟虽道行不高,若遇突发事件,也可阻挡一二,切记,玉佩不要离开身体,那玉佩中藏为师一道念,除魔界魔尊冷貉外,妖魔界无谁能一掌破开。”
  清让眸气升起妖娆的雾气,半晌不语。
  芫意摸了摸他的头,知心中不舍。但为他造妖身,势在必行,清让年岁越大,对于妖身排斥越大,不能再等了。于是,她罕见的在清让面前露出强硬的姿态。
  “你是男子,再有几年便可成婚娶妻,不可再做小儿姿态了。”
  清让抬眸,凝视她。
  “清让只想陪在师尊身边,不想成婚娶妻。”
  芫意闻言,严肃道。
  “胡说,你是男子,男子哪有不娶妻生子的。”
  清让倔强的抬起头,强忍着眼中的泪意,反问她。
  “那,师尊为何不成婚?”
  芫意见他眼角带着湿润,心中一软,想要擦拭去他眼角的泪水,清让半退一步,避开她的手,侧过头不去看她。
  这孩子,这执拗的脾气,从小到大都没变。
  “为师不是不成婚,而是不可以成婚。”芫意不知如何向他解释自己的身份,只好如此解释。
  清让声音变得有些低沉,追问道。
  “为什么不可以成婚?”
  “这世上没有那么的为什么,若一切都可以解释通,哪里还有那么多的遗憾烦恼。”
  “师尊的遗憾和烦恼,是因为谁?”
  清让侧过去的脸,终究还是没忍住泪水。他不过参与师尊生命之中的十一年,对于师尊而言,漫长的生命是不是有过一个刻骨铭心,念念不忘的旧情,他不敢问,少年情窦初开,眼中见的,心中想的,只有师尊,师尊是他的全部,而他却不是师尊的全部。
  芫意走前一步,扳回清让的脸,那苍白的肌肤上,两道浅浅的泪痕,让她素来平和的心境变得有些烦躁。她轻柔的用指腹擦去他脸上的泪水,银眸盯着他的眸。
  “为师于这三界并无牵挂,独一个你,为师天生地养,无亲,少故,仇多,恩少,你是为师抚养成人的徒儿,也是为师在三界唯一的牵挂。”
  清让抿唇,吸着鼻子,将头埋进她的怀中,记忆中那独特的味道,萦绕鼻尖。
  芫意轻拍他的背,银眸有柔软溢出,这是她唯一的徒弟,自一个只会哭闹的半妖婴儿,到如今有独立人格,独立思想的孩子,她看着他长大,却不愿看着他老去,似她这种天狐,是没有轮回来世的。漫长的生命,枯燥乏味,她想要看着她的孩子,长长久久快快乐乐的生存,没皮没脸没心没肺的过每一天。
  芫意还是走了,清让目送着她离去,待她化身的清芒消失良久,站在风中的身影显得更加的单薄虚弱,他缓缓动了动眸,握住挂在胸口的玉佩,仿佛这样,才能让胸口的空虚感变得不再压抑。
  青山
  青山山主卜乙是修炼近万年的蟒蛇成精,未做山主前,那也是妖界赫赫有名的凶妖。后来得了青山这块风水宝地占山为王,也收了数万小妖扩张山门,虽说有几千年自恃身份没和妖魔动过手,但若真动起手,那也不是个徒有虚名的山主。
  狰砻得芫意指道来到青山,两个月来和青山山主交手近百次,每次都是堪堪擒住那山主,便被他用诡计或保命之术逃脱,这山主的难缠,让他吃了些苦头。初到魔界,目下无妖的臭毛病也改了一些。他原本只当妖界是个软柿子,没成想刚入妖界便碰到芫意,现在更是遇到了这青山山主,只觉得自己这魔界魔尊之下的第一高手,要么就是魔界之魔为讨好他师尊冷貉给他的一个虚名,要么就是他流年不利,碰到的这两位是妖界最难啃的骨头。
  可,这青山山主,在魔界之时,并未听说有什么厉害之处,若非如此,他也不会瞒着师尊偷渡妖界,想要擒拿这山主立个头功了。
  狰砻蹲在青山山脚一处灌木中,巨大的黑翼,相当显眼的戳在灌木丛外。但凡不瞎,没有妖路过看不到他,偏这魔自以为躲的隐蔽,颇有些沾沾自喜的感觉。
  他屁股冲外,脸朝内,躲在灌木丛中,思索着如何能防止青山山主再次从自己手中逃脱,想的脑子都大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猛地自灌木丛站起身,听得身后一阵嘈杂。手中立时幻出长戟,向身后看去。
  十多名小妖,像是看西洋景般,看着他。
  狰砻瞪大眼,斜斜一笑。
  “你们,是来找死的!”
  小妖们齐齐用手指他。
  “嘿,你们看,这鸟会说话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