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破结界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众妖对视一眼。
  是妖救走了魔!
  妖族出了叛徒!
  众妖收回武器,落入地面,彼此并不交流,向各自住所归去。若非地面尚有血迹残存,死去的妖族,武器尚且留在地面,这安静而诡异的场面,绝不像刚发生过一场围歼战。
  魔界结界处,芫意将提溜在手中的魔,自空中甩向地面,那魔半空一个振翅,稳稳落在地面,向她抱拳一拜。
  “多谢山主,若有所求,魔敢不从。”
  狰砻久居魔界,深谙没有无缘无故的友好。他与这女山主虽有一面之缘,还不至于蠢到,认为这女山主会因这一面之缘,而背弃妖族。
  芫意扫了他一眼,都是活了几千年妖魔一辈,彼此心知肚明,拐弯抹角只会徒费口舌,她淡淡道。
  “我要去魔界。”
  狰砻表情不见起伏,他被这女山主带到这里,便多少猜到了她的本意。他知若不说出怎么穿越结界的办法,这女山主有本事将他自众妖围困之中救出,自然也有本事,让他重新回去。他自怀中掏出一物,丢给芫意,道。
  “避天镜,以自身之血融入镜中,便可穿越结界。”
  芫意拿起避天镜,见这镜,通体纯黑,有暗泽若隐若现,镜面不似实质之物,细看之下,方知这镜面的黑泽竟是由浓郁至极的魔气组成。她以指尖,划破手指,逼出一滴血,融入镜面。
  红色的血滴,坠入魔气之中,溅起阵阵涟漪荡开,魔气霎时沸腾,若遇天敌般四下散开,仅留血滴孤伶伶的在中央。芫意眸光一暗,她因是天生地长,血与众生不同,自然也无法以血穿越结界,此法不通。
  她收起避天镜,顺势化去镜面之上的血,将避天镜丢给狰砻。
  “你说,你是魔君,魔尊是你师尊?”
  狰砻接过避天镜,收回怀中,闻言点头。
  芫意继续道。
  “你可知你师尊,第一次穿越妖界用的何方式?”
  狰砻表情有些凝重,他不明白这女山主为何不用避天镜,反而问及他师尊是如何穿越妖界。关于穿越结界,他确实听过师尊提起,但这女山主的问话,让他起了疑心。
  芫意冷冷一笑,银眸不见情绪起伏,周身散发一股煞气。
  “你最好如实作答。”
  那轻飘飘的语调,蕴含的威胁之意,让狰砻相信,她绝对有实力用她自己的方式,自自己身上得到她想要的答案。识时务者为俊杰,他能成为魔尊的徒弟,自然不是一个愚笨的魔。但,做为魔君,他的骄傲,不允许自己轻易服软。
  芫意张开掌心,一团青色的狐火自掌心燃起,看似温吞的火焰,蕴含着危险的气息。
  她睥他一眼,看似不经意的用指尖拨弄的狐火。
  狰砻有理由相信,若他开口说‘不知道’,这团狐火绝对会燃在他身上,他看着狐火,吞了下口水,喉结滚动,道。
  “我听闻,师尊第一次穿越妖界,是以自身法力倒灌入结界,逼出结界最薄弱的一环,将那一环撕破,方才得以穿越。”
  芫意收回狐火,狐裘无风而动,双臂伸展,背后九只狐尾伞状分布,第一次实质出现。遮天蔽日的天地之气,自四面八方涌入她身体,天空可见微微的扭曲,她低吼一声,银眸在那一刹,转变成竖瞳,那是一双属于天狐的眼,桀骜、妖冶。
  魔界结界处,天空微微扭曲,一个狐裘身影,背生九尾,双掌看似轻轻一推,虚空骤然扭曲,一股仿若能撼动天地的力量,在那一推后,灌入金光织就的结界中,立时一个个络网清晰浮现。芫意身影扭曲,看似随意一抬脚,踹在一处三结重叠处。
  结界被那一脚,踹出一个极大的洞,三结重叠的络网碎成灰烬,芫意一脚跨入其中,脚踩魔界之地,回头看向狰砻。
  “怎么?你要留在妖界。”
  狰砻呆滞在原地,僵硬的看向她。这女山主,破开结界的方式,简直是粗鲁野蛮的让他觉得害怕,适才那强悍的修为倒灌入结界,他甚至觉得那样的修为,连师尊都未必有她强悍。
  芫意蹙眉,她素来是个没耐心的,见那魔傻乎乎的不动,手虚空一拽,将他拽入魔界。
  狰砻似乎还沉浸在方才的震撼之中,显得有些反应迟钝,任由自己身体踉跄着入了魔界。脚下一个不稳,险些原地摔倒,忙清醒了头脑,见那女山主竟已向着魔界深处而去。
  他若此时离去,那女山主未必会拦,但他并不想走,他想要知道,这女山主来魔界的目的是什么。于是跟了上去。
  芫意曾遍览三界各种珍籍,知晓魔界圣龙应龙,因数量少,被魔族供奉在圣山。她初来魔界,并不知晓魔界圣山的去路,见那魔竟没有离去,放缓脚步,道。
  “带我去圣山。”
  狰砻显得有些诧异,她要去圣山?莫非是为应龙而来?应龙总数在三界也不过二十条,数万年来在魔界居住,从未离过圣山,这女山主知晓,他并不觉惊讶,只是她为应龙而来,莫非是要取应龙之血?
  应龙虽少,却每条都有其族强悍的血脉,纵然是师尊也未必能擒,这女山主有何依仗,竟然敢动应龙的歪脑筋。
  芫意在前,迟迟没听到那魔开口,眸底掠过一丝冷意,却听得身后传来那魔,有些迟疑的声音。
  “圣山虽在魔界,却不在地面,而是在空中。你走错路了。”
  芫意脚步顿下,缓缓转过身,银眸妖冶,血色唇色冶艳,面上并无表情,只淡淡的看着他。狰砻被她看到心底有些慌乱,这女山主虽说粗鲁野蛮,倒真有个三界难寻的好相貌,只不过拥有那么强悍修为的女妖,他起不了暧昧之意的,他还年轻,想多活几年。
  “带路。”
  芫意轻飘飘的丢下两个字,停驻原地,让那魔走前。
  狰砻也摸清了她些许的脾气,不多言,展黑翼升入空中,向圣山而去。
  他于半空飞速前行,身后一道青芒紧随其后,他因原身来历不凡,以速度见长,却见那女妖主竟能不落下风,越发觉得这女山主强悍,不愿与她多做纠缠,全力向圣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