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圣山擒应龙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幽蓝色的魔界天空,寥寥点星闪烁,终年不散的魔气将月染了半边幽暗,半边皎洁。
  借着半边皎洁的月光,一座悬浮于空的山,纵长数百万里,山体若玉,高悬虚空,若海市蜃楼,影影绰绰间有魔气萦绕其中,诡异至极。
  狰砻双翼合起,停驻虚空,指向悬浮于空的山,向身旁芫意道。
  “此处,便是魔界圣山。”
  芫意打量着虚浮于空的山,眸底探出一道清芒,刺入山体,见那若玉的山体之下,肉眼不可见的诡异血气托起此山。她探向那血气来源,见这血气竟是自魔界四面八方涌来,很难分辨出血气源头来自何方。芫意收回心神,向狰砻道。
  “你可以走了。”
  狰砻被她这,用完就扔,理所当然的语气,刺到了神经,刚想开口反击,只听一声龙啸自山中响起,无数魔气疯狂向一处涌入。芫意周身一闪清芒,身影消失。
  一处四四方方的血池,血水之中盘旋一条黑鳞应龙,无数魔气自上空被吸入血池之中,形成一个个漩涡被应龙吸入口中。芫意隐身空中,自上而下的打量着这条应龙。
  应龙,因陪伴天阳道祖鸿钧创仙、神,而被尊祖龙,三界中第一条应龙乃自天地化出,龙身披五彩天光,据传祖龙一怒,仙、神坠凡,祖龙以强悍的肉体堪称第一圣兽。后因道祖还命于天,祖龙得知后,将后代迁至魔界,自此十万余年,直至祖龙老去,其后代应龙,绵延其血脉,长居于魔界。
  芫意观这黑鳞应龙,其祖血脉极淡,龙目却有五彩之芒,想来它应是有奇缘,无意开启其祖之眼,这疯狂涌入的魔气,便是它在修炼。
  只是,据她所知,应龙修炼从不借助外界之力,因其祖乃是天地化出,自带天地之气,而外界之力比不得天地之气,哪有放着好的不吃,吃坏的道理。
  盘旋血池之中的黑鳞应龙,龙口深深一吸,将最后一股魔气吸入,龙目五彩之芒闪烁,高傲冷漠。
  芫意半阖眸,不对劲,这魔界的应龙身上确实有祖龙的气息,可莫名她就是觉得不对,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她忽略了,只是是什么东西,她也说不清。
  黑鳞应龙自血池腾空而起,带动血池之血,血雾茫茫,龙身更有魔气萦绕,仿若天龙地魔,在空中盘旋长啸。
  芫意观那黑鳞应龙,龙身黑泽光润,龙目五彩之芒闪烁,对劲不对劲都是它了,她徒儿需要一个妖身,这应龙的身子不管有什么蹊跷,她都要定了。
  芫意自空中显露身形,手中幻化清鸿剑,飞身向黑鳞应龙而去。黑鳞应龙察觉到一股煞气,调转龙身,龙目看向持剑而来的女妖。
  魔界上空,只见一条千丈长的黑鳞应龙,摆动龙尾,向一个持剑的身影扫去,一道清芒自龙尾骤然亮起,黑鳞应龙一声嘶吼,只见芫意手持清鸿剑,用剑身穿过龙尾,顺带拔下了一片龙鳞,她将那片龙鳞放在鼻尖,轻嗅蹙眉。
  这应龙以魔气修炼,连带龙鳞也带着魔气,魔气由血气转换而来,自是血腥扑鼻,芫意将那龙鳞顺手一丢,清鸿剑剑身清芒四射,自衍意手中脱离,向龙头刺去。
  狰砻并没离开,而是隐身在空中,一脸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表情。见那女山主随手就把龙鳞丢了,心疼的捂住胸口,这应龙龙鳞可是好东西,多少魔梦寐以求的补品,就被她随手丢了,真不知她是不在乎,还是看不上。他偷偷捏了一个诀,将龙鳞偷偷的捡来,塞在怀里,继续看热闹。
  黑鳞应龙龙尾受伤,龙目一红,五彩之光转变成十足的魔气,长啸一声,用龙角硬生生扛住了刺来的清鸿剑。清鸿剑剑身停在空中,剑身发出嗡鸣之声,它生气了,自它出生以来,只在芫意手中吃过亏,这小小的应龙竟然敢用龙角顶它,这侮辱了它作为宝剑的剑格。
  芫意见清鸿剑发出嗡鸣,觉得有些奇怪,她自道德天尊处抢来这剑,一直未曾细细研究过,知这剑不凡,却不想这剑竟有剑灵,这倒是意外之喜。此时却不是为这意外之喜开心之时,她知应龙不是一般龙,其龙身术法难伤,若是以术法擒它并不是不可,而是动静太大,一旦被魔尊察觉,纵然擒了应龙,也难将应龙带离魔界。
  她低吼一声,周身散出夺目清芒,银眸半阖,眸底有清芒运出,本欲化原型出现,不想竟看到隐身半空的魔,蹲在一处云上坏笑着看热闹。
  芫意冷冷一笑,他既然想看,她就偏不让他看。一道银芒,自眸底射出,向隐身半空的狰砻而去,狰砻双翼张开,险险避开,身形显现。见芫意冷眼看他,邪气一笑,飞身离开。
  开玩笑,没被发现还行,发现了他还明目张胆的看热闹,这女山主能让他看才见鬼了。
  逼走狰砻,芫意幻化出原型,那是一只银色的狐,站起身比肩天地之大,九尾伞状分布,若九根天柱,额间妖纹繁复,若火灵动,狐眸竖瞳妖冶,张开狐嘴,向空中一吸,只见无数漩涡自黑鳞应龙周围出现,拉扯他千丈之长的龙身向狐嘴而去。
  黑鳞应龙摆动龙身,周身魔气疯涨,张口一吼,破开漩涡,向天飞去。芫意见它要逃,看向呆在空中的清鸿剑,清鸿剑晃动剑身,它是剑,不会飞,追不上。
  芫意眸底流露煞气,清鸿剑一晃剑身,向黑鳞应龙而去,心中暗骂:这女妖着实可恶,它只是一把剑怎么可能追的上一条龙!
  见清鸿剑向黑鳞应龙追去,芫意躬身飞起,紧追而去,她虽是天狐,可没翅膀,若是化妖身还好,一旦变幻本体,追应龙就显得有些费劲了,走兽和飞禽打架,飞禽若跑,走兽自然是追不上的,这也是为什么她要清鸿剑去追的缘故。这清鸿剑即是道德天尊练出,又是他得意之作,自然不仅仅只是她看到的那点本事,这点她还是可以确信的。
  可,清鸿剑是被逼着去追应龙的,若是自愿兴许是追的上的,可若不自愿,它一定是追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