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圣山擒应龙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芫意见那清鸿剑摇摇晃晃的向黑鳞应龙追去,每次堪堪追上之时,剑身故意晃动几下,假装力竭,落于黑鳞应龙之后,一次二次,芫意懒的训斥,毕竟她在云上奔跑蛮累的。可,三次,四次后,芫意的狐脸拉了下来,这是当她瞎还是当她傻哪?
  黑鳞应龙见身后清鸿剑似乎并不想追上自己,龙身在空中翱翔之余,龙头转过身后,看向清鸿剑,轻蔑一笑。清鸿剑炸了!它先是被这条龙侮辱了剑格,现在竟然还被蔑视嘲讽了!
  本欲训斥清鸿剑的芫意,还没开口训斥,就见远处的清鸿剑,剑身清芒耀眼,若清芒流星向黑鳞应龙而去,精准的将剑扎在了黑鳞应龙的屁股上。
  只听一声哀嚎龙吟,清鸿剑像发了疯一般,不停的戳像黑鳞应龙的屁股,这剑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别的地方都不刺,专捡黑鳞应龙屁股戳,还每一次都只戳在黑鳞应龙的旧伤口上。
  于是,半空中,只见一条千丈的黑鳞应龙,被一只剑追着戳。
  应龙龙身坚不可摧,连术法都不可伤其分毫,但清鸿剑乃是天地间的宝剑,更是被三界第一的炼器高手道德天尊炼化,自是不同其他之剑。它原本是因芫意打过它,不愿帮她,此时却是动了火气,定要戳应龙满屁股开花出气。
  芫意周身一闪清芒,幻化妖身停驻半空,抱胸观看,清鸿剑追着黑鳞应龙漫天逃跑,看得津津有味。
  黑鳞应龙一转龙头,龙目满是魔气和怒火,向清鸿剑一声咆哮。
  它受够了,这该死的剑!
  清鸿剑剑身嗡鸣,直直竖立挑衅的前后摇摆,黑鳞应龙嘶吼一声,不再逃跑,而是向清鸿剑咬去,清鸿剑见势不躲,任由黑鳞应龙咬向自己,只听得一声咔吧脆响,黑鳞应龙张大嘴,一小截牙齿自牙龈处脱落,清鸿剑左右摇摆剑身,像在大笑。
  黑鳞应龙龙身屁股处,到处是血洞,龙尾被清鸿剑戳了一个洞,它算是看清了,那个看起来很强的妖,只是看起来很强,而这个看起来很弱的剑,一点不弱!
  它只觉自己真的是无端被灾星砸身,好端端的在自己的地盘修炼,从哪里冒出这一妖一剑,特别是那剑,贱兮兮的,真的是,真是的很想让龙咬碎它的剑身呀。
  芫意见这黑鳞应龙也被清鸿剑放血放的不少了,手轻轻一握,一股清芒带动天地之力,于半空化成一个银光刺眼的罩,向与清鸿剑对峙的黑鳞应龙罩去。黑鳞应龙原本是能躲开的,但清鸿剑贱兮兮的挡住了它的去路,顺带又在它屁股的旧伤戳了一个洞出来,黑鳞应龙若能开口,定然要骂那剑三天三夜,它不恨这妖,只恨这贱兮兮的剑。
  银芒罩将黑鳞应龙罩住,芫意翻手一扣,以天地之力化成一个巨大的口袋,将黑鳞应龙困在口袋之中,收起口袋放入袖中。手掌向上,冲那清鸿剑,勾了勾指头,清鸿剑剑身光芒一盛,竟要刺向她,她凝眸看向清鸿剑,冷笑,长本事了呀!
  她手掌升出一团狐火,甩向冲向自己的清鸿剑,只见那温吞的狐火,自她掌心脱离,骤然疯涨,向清鸿剑而去。清鸿剑见那狐火幽幽虽是火势大,未必真能伤自己,又因戳的黑鳞应龙漫天逃窜,觉得自己已然无敌,连应龙都伤不了自己,区区一团火,能拿它怎样。
  狐火将清鸿剑包围,霎时浓缩成一团青苍色火焰,清鸿剑初始只觉剑身炙热,片刻觉察不对,剑身震动,发觉自己竟以缓慢而诡异的速度逐渐被狐火消融。清鸿剑不再自大,而是想要从狐火之中脱离,但芫意怎会让它如愿,张口吐出一道雷电,劈向剑身。
  只见清鸿剑剑身被雷电击中,霎时变得焦黑,紧接着那道雷电网状散布,将清鸿剑围绕其中。雷电道道劈向剑身,阵阵黑烟自剑身溢出,剑虽无痛觉,却有灵,上有雷电,下有狐火,只是片刻便将它剑身折磨成青中透黑的狼狈样。它自有灵,对自己清凌凌的样子喜爱极了,见自己变成这副鬼样子,不禁恶向胆边生,怒从心头起。
  芫意伸展手掌,又一团狐火自掌心燃起,清鸿剑被狐火雷电围困,已是难挣脱,见芫意又幻出一团狐火,方才升起的恶胆怒火霎时被熄灭,它摇晃着青中透黑的剑身,在空中上下跳动。芫意知这剑有反骨,见它求饶,并不理睬,收回狐火,看着狐火和雷电将它折磨的剑身锐光大减,方才收回术法。
  她向清鸿剑,勾了勾指,清鸿剑拖动狼狈的剑身,相当听话的钻进她的掌心。
  芫意看着手心的清鸿剑,指尖轻划过它剑身被雷电劈过的痕迹。
  “我知你生有反骨,这本是好事,但你既然是我的剑,便要遵从我的命令,若还有下次,我便剔去你反骨,抹去你灵智。”
  掌心的剑身,散出微弱的清光,也不知是反驳,还是同意。芫意并不在乎清鸿剑的想法,它若下次还不听话,她便再打它一次,打到它同意为止。
  魔界之天,一道清芒落在结界处,一脚踹开一道缝隙,头也不回的离开。
  不言山
  少女粉衫白裙,自洞府走出,看向山巅,山风轻拂吹乱少女长发,脸颊一侧褐色的胎记在白皙的肌肤上格外明显。身后有脚步声,踩在落叶之上,少女开口,口气有些不耐。
  “我知道了,今天就看一会儿,拂姐姐你就别再教训我了。”
  “你在看什么?”
  少年独有的声线,清清冷冷。
  木杳猛地转过身,身体摆动幅度过大,一脚踩在一处洼地之上,身子踉跄着要倒。清让负手看着,没有去扶。
  木杳好不容易维稳了身体,羞涩的看向他。
  “是你呀。”
  “我见你盯着山巅发呆,你在看什么?”
  “没看什么,就是无聊,随便看看。”
  木杳羞红了脸,低着头,不敢和他对视。
  清让虽住山中,极少在山中行走,对山中路线算不得熟,此次下山巅,也是突然兴起念头,他识得此处,也是因上次为师尊收集露水。他见小妖低着头,觉得她有些奇怪,道。
  “你抬起头来。”
  木杳咬唇,糯糯道。
  “我相貌丑陋,怕惊了少主。”
  “无妨。”
  木杳犹豫着,缓缓抬起头。
  清让打量着她五官,点了点头淡淡道。
  “是丑陋了些,无碍,你走前为我带路,我不看你脸就好。”
  木杳那颗少女心,登时碎成一地玻璃渣。
  木杳捧着碎成片的玻璃心,在前方引路,清让负手跟在其后,打量着山中景色。他平日喜静不喜动,还是第一次游览山中景色,木杳见他观美景时,表情略带惆怅之色,小声问道。
  “少主可是有心事?”
  清让停顿脚步,看向不远处一株郁郁葱葱的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