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半月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事。”
  他淡淡道。师尊离山已有数月,不知现在身在何处,可有记挂山中的自己。
  三十四重天
  一道清芒嚣张的自空中掠过,直直向道德天尊丹房而去。
  丹炉前的道童,百无聊赖的拨弄着炭火,见坐在八卦镜前的天尊入定已久,不禁起了攀谈的心思,用手肘捅了捅一旁快要睡着的童子。
  “做什么。”
  童子不满的推开他,打了个哈欠,眯着眼打瞌睡。
  “半风,别睡了,你听说没,玉帝看上了咱们天尊的淬天壶。”
  童子懒洋洋的撑开眼,一脸不耐烦。
  “半月,你不说话会死吗?昨晚天尊才罚了你,今天你就犯老毛病了。”
  半月撇嘴。
  “天尊哪日不发脾气,昨天是我倒霉,自从清鸿剑丢后,天尊的脾气可是一天比一天大了。”他一转话锋,神秘兮兮的凑上脸,八卦道。
  “半风,你听说了没,玉帝看上咱们天尊的淬天壶了。”
  半风撑开眼,不耐烦的推开半月的脸,压着声音道。
  “听说了,你都说了两遍了,我昨晚看炉火一夜没睡,你别吵我,让我睡一觉。”
  半月哪会这么轻易的让半风睡,他见半风眯着眼,手探入半风袍下,两指捏出他一块肉,狠狠一转,半风倒吸一口气,怒道。
  “你疯了!”
  “我若不听,我便不让你睡。”半月一脸无赖样。
  半风强忍住掐死他的冲动,恶狠狠道。
  “说!”
  半月兴致勃勃的整了整道袍,清了清嗓子,扫了一眼天尊,见他还在入定,方才道。
  “天尊半年前不是练出了一个淬天壶么,本来是打算炸鲲鹏的,可后来被三十五天的元始天尊给劝住了,说是鲲鹏和如来佛祖关系不浅,怕引起道佛两家交情,让天尊三思而后行。也不知道谁大嘴巴,对淬天壶一知半解的,将淬天壶吹的三界罕有,威力极大,玉帝这才起了心思,听说如今正打算派仙前来求宝哪。”
  半风懒懒的道。
  “就这?”
  半月怒道。
  “你懂什么,咱们天尊是什么秉性,外界不知,我们还不知道吗?若是玉帝当真派仙来求宝,依咱们天尊的个性,不坑得他抱头痛哭,都算是给玉帝面子。”话毕,转怒为笑道。
  “到时候可有好戏看了。”
  蹲在屋檐上的芫意,半阖银眸。淬天壶?炸鲲鹏?这道德天尊有点意思,她刚得了应龙,正愁如何取得鲲鹏之血,可巧这道德天尊连针对鲲鹏的武器都练出来了,这可要便宜了自己了。
  只是,上次她自道德天尊手中抢走了清鸿剑,若是再夺了淬天壶,这老泥鳅会不会向他师尊告状?
  殿中,半月依旧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半风铁青着脸去捂他的嘴,半月向后一退,踩在一根仙木上,碰巧丹炉炸开几点火星,一点火星粘在了半月的脸上,只听得一声尖叫,紧接着便是重物砸落的声音。
  八卦镜前的道德天尊睁开眼,只见大殿仙木滚落一地,半月脸朝下趴在地上,身旁站着的半风脸色铁青,余怒未消。
  “半月啊,你过来。”
  半月见惊了天尊,自地上爬起,揉着脸,嘴里嘟嘟囔囔着什么,不甘不愿的走上前。
  “半月啊,你跟了本尊有数千年了吧。”
  半月仰着脸算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半风悄无声息的退了几步,眼观鼻鼻观心,半月脑子不灵光,不代表他脑子也不好使。
  “半月啊,你张开嘴,本尊看看你的牙。”
  半月此时才反应过来,忙捂住自己的嘴,哭丧着脸道。
  “天尊,半月不吃仙丹。”
  道德天尊笑的一脸无害。
  “本尊什么时候说要给你吃仙丹了,本尊只是想看看你的牙。乖,张嘴。”
  半月快哭了,捂着嘴,猛摇头。
  道德天尊站起身,青衫道袍飘逸,一身谪仙风骨无双,缓缓勾了唇角,指猝不及防的点在了半月的下颌,一粒仙丹塞入了他口中。
  仙丹入口即化,不等半月作出反应,丹力便发挥了作用。
  芫意蹲在屋檐上,好奇的看向半月。只见半月脸色一变,瞳孔一缩,整个身体骤然僵硬起来,他僵硬的转过身,看向半风,想要开口,不想嘴里却吐出一道黑烟,然后在半风震惊的眼神下,不受控制的上下蹦跳起来。
  道德天尊看向半风,半风后退几步,捂住嘴。
  “天尊,半风绝不多嘴。”
  道德天尊满意的点了点头,手指一指上下蹦跳的半月,半风心领神会,一把抱起还在蹦跳的半月,任由半月像是抽筋一般一上一下的腾空跳动,抱着他退出了丹房大殿。
  芫意显露身形,自屋檐跳下,冲着带笑的天尊挥了挥手。
  “白术天尊,又见面了。”
  白术原地跳起,手指芫意,一脸震惊的看着她,随后倒退数步,咬牙切齿道。
  “又是你!”
  芫意眸底带笑,挥开他指向自己的手指,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他的位置上,翘起二郎腿,一脸悠闲惬意的道。
  “本山主找你,可是有正事的。”
  白术眯起眼,这女妖方才叫他本名?他自拜入师尊门下十多万年,除师尊与同门两个师弟知晓他本名外,三界再无谁知道他本名白术。这女妖从何得知他本名的?
  “你在疑惑,本山主为何知晓你本名?”
  白术不语。
  芫意自袖中拿出,被困多时的黑鳞应龙,睥一眼白术,道。
  “只要你帮本山主练就一枚无上丹,本山主便告诉你为何知晓。”
  白术看了眼被困在银芒之中的应龙,戒备的将手放在身后。
  “本尊练不出。”
  芫意余光扫过白术背在身后的手,忽而一笑,眸是妖冶的银,唇是冶艳的血红,一浅一淡间,流转摄魂风华,摄魂夺魄的艳绝,白术惊艳于她的美貌,耳畔却有极轻极冷的声音响起,饱含威胁,将他自其中唤醒心神。
  “本山主若是你,绝不会试图反抗。”
  她慵懒的侧躺在八卦镜前,一身狐裘极地,眸带冰冷,唇畔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