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战鲲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术背在身后的手,已然将金刚琢掏出,闻听此言,将金刚琢塞袖中,负手而立。
  “本尊练不出无上丹。”
  芫意慵懒侧卧在八卦镜前,手掌伸展一簇狐火自掌心燃起,青苍色的火焰,幽幽暗暗的浮在掌心中。白术看了一眼那狐火,青苍色的狐火,这女妖是何来历?三界以清为尊,只因天地初开,天阳道祖鸿钧便是自清气之中化生而出,而这女妖竟能化出清色狐火,莫非她是师尊在妖界收下的第四名徒弟?可这数万年,师尊从未离开过紫霄宫,这女妖是如何拜得师尊,若真是师尊收下的徒弟,他为何从未听过师尊讲起?
  白术在心中思索着芫意的身份,久久不语,芫意挑眉,轻咳一声,白术收回心神,打量着她许久,开口道。
  “本尊确实练不出无上丹,无上丹只师尊才可练出。”
  芫意垂眸,敛去面上表情,青苍色的狐火在掌心跳动,于她莹润玉泽的肌肤上染上了几许变幻的青色。只有鸿钧方能练出,她要去见他吗?
  白术见她不语,以为她打消了念头,面上带了几分轻松之意。?
  芫意抬眸,眸底只有妖冶的银芒。
  “无上丹,为何只有鸿钧才可练出。”
  白术觉她有些不识好歹,他师尊身为万物之主,被尊为道祖,自然无所不能,可知这女妖并非能敷衍之辈,沉声道。
  “本尊听师尊谈及,当年造无上丹,应龙之体,鲲鹏之血具以完善,但成丹之时,因药性却不得相融,师尊只好祭出三滴心头血,将其强行融合。”
  芫意上挑眉毛,收回狐火,站起身,脚指着地面的黑鳞应龙。
  “鲲鹏之血,明日便有,这应龙本主交给你了。”
  白术看向她,冷笑。他不信,她能拿到鲲鹏之血。
  芫意睥他一眼,化身清芒离去。
  北冥海
  落日余晖昏黄,云霞橘黄一片,倒映在与天际相连的海面,海面水雾沼沼。平静的海面忽而涟漪荡开,钻出一只黑鱼,黑鱼极大游动间水波激荡,扰乱半边海面。见风跃出水面,化身为鹏,振翅而飞,翼若垂天之云,万里之大,遮挡半边天际。
  昏黄余晖中,一个身影自空中显露,狐白长裘墨发披散,背后是云霞漫天,手持一把清凌凌的剑。
  鲲鹏展翅,双翼横扫而过,一道飓风向那身影而去,卷动的风吹动狐白长裘,猎猎鼓动,墨发肆意张扬,那是一双银色的眸,眸底冰寒一片。
  剑,遥遥举起,天地之力自四面八方涌来,将她的发吹动,若妖娆海藻,一身桀骜。
  剑,缓缓放下,带动天地之力,带动周身无数漩涡,向飓风撞去。
  “嘭!”
  那是飓风和天地之力相撞之声,飓风被撞碎,骤而消失,鲲鹏展翅,向她飞来,若半边天际倾塌。翅膀挥动间,天地一片黑暗,再无一丝光亮,只有那银白长裘的身影,一剑一身,傲然屹立。
  阴影之下,狐裘身影,持剑飞起,向展翅而来的鲲鹏而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那么一个身影,那偌大的鲲鹏,与小小的身影,骤然碰撞一起,一股巨力自天际蔓延开来,卷起闲散的云,猛然炸出震耳欲聋的轰轰声,袭扫一切。
  狐裘身影自空中落下,持剑单膝跪在空中,脸色一白,紧闭的唇流出一道蜿蜒的血迹,她凝眸看向鲲鹏,站起身,收回剑。
  轰隆隆,大地发出鸣响,一颗清色的月升起,夺目的光自她身上散出。
  “嘭!!!”
  她周身炸开清芒,一只比肩天地大小的银白九尾狐,站起身,竖瞳为银,额生妖纹繁杂,若火灵动,发出狐啸。
  空中鲲鹏应声而啸,相撞一起,狐嘴向鲲鹏翅膀撕咬,鲲鹏挥翅震开。
  一声清厉长吟,狐再次向鲲鹏撕咬而去,巨大的惯力,撞在鲲鹏身上,狐嘴张开牙齿泛着冷芒,咬向鲲鹏翅膀。鲲鹏于空中翻转身躯,飓风向狐扫去,狐不躲避,竟是要以伤换伤。
  这是哪里来的兽?
  鲲鹏振翅向天飞去,他居北冥海数万年,从未听过有何兽敢打他主意的,不仅仅是因他与佛界如来有亲,而是鲲鹏一旦成年,便是无敌三界,除应龙能与他一战,再也何兽能被他看在眼里。
  狐见他逃,九尾舞动,躬身窜起,向鲲鹏追去。
  尾部突来一阵疼痛,鲲鹏转头,原来那狐竟不知以何办法,追上了他,咬住了他的尾巴。
  几片灰白色的羽毛,自空中落在北冥海面,紧接着一阵血雾喷洒,落在海面泛起波澜。
  狐不顾被鲲鹏扫伤的肩膀,将口中紧咬的鲲鹏尾巴,甩动撕破血肉。
  天地,清芒与白芒撞在一起,将整个天燃亮。
  光芒之中,重物与重物的相撞声,此起彼去。
  半晌,亮芒收起。
  少女持剑半跪虚空,狐裘血污一片。
  男子踉跄着身体,捂住胸口,喉间腥甜再也无法压下,喷出一道血雾。
  芫意以剑支撑身体,虚弱站起身,手中收集的鲲鹏血装在透明的水晶瓶中,她将瓶子收回身体,一身桀骜不驯,睥向男子。
  “百招之内,我可杀你。”
  男子抬头,五官冷峻,眸带杀气。
  “百招以内,你杀不了我。”
  芫意清鸿剑指向他,冷声道。
  “你,可要试试!”
  男子看着她手中的剑,瞳孔紧缩。
  “留下你的名字,狐狸。”
  “芫意。”
  “烬听。”
  男子化身鲲鹏,钻入北冥海,声音虚无缥缈的响起。
  “下次再见,你的命我要了。”
  海面缓缓恢复平静,芫意收回清鸿剑,面色惨白,再难掩饰伤势,吐出一大口血。
  鲲鹏不愧为鲲鹏,她若非幻化本体,又有天地之力相助,绝无可能取下他血。她毕竟不过修炼了四千年,真身又因被封印,失去了地阴之力。
  终究,还是取来了血,不过这代价有些沉重,她以道血燃烧为代价,换取了速度加快,咬住了鲲鹏的尾,至少五百年内不能恢复修为。
  可,她相信,那鲲鹏受伤也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