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新来的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十四重天
  祥云瑞霞深处,一个身影踉跄落了云头,银白狐裘下摆,沾染血污艳若桃花朵朵。
  身影自远处,缓缓而来,银裘墨发,因受伤,步伐踉跄,远远看去,身影摇曳生姿,别有一番风流妖娆。
  三十四天从未有过女子,守门的两名仙卫哪里见过这般若妖姬一般的女子,齐齐呆滞着看着那身影接近。
  走兽之中,以狐化身最绝,更何况是似芫意这般的天狐,生的更是天宠一般的艳绝三界。
  “兜率宫乃天尊府邸,不可擅入!”
  呆滞原地的仙卫,眼见这女子就要踏进宫门,这才如梦初醒,持兵器拦下她的脚步。
  苍白的脸,眸是妖冶的银,缓缓抬头,眸底的幽深煞气,令仙卫退后半步,不敢于她对视。
  原本只当是个绝世美人儿,没成想这美人儿的煞气之重,竟令他们觉心惊胆颤。
  芫意抬脚,步步逼近,仙卫步步后退。
  她脚步跨入门槛,两把长枪交叉拦阻住她的步伐。
  “天尊府邸,非请不可入内。”
  美貌可蛊惑心神,可能在三十四天为道德天尊做门卫的,又岂是一般之辈。
  芫意冷笑,老泥鳅家的仙卫倒是尽职尽忠,若非她受了伤,一掌非要拍死这两个不开眼的东西。
  “本主是你们天尊请来的。”
  “请柬!”
  “忘带了。”
  “那请回!”
  芫意眯眼,这两个没眼力劲的东西。
  “本主,是你们天尊的师姑,不信你去通禀,就说天尊的师姑来了。”
  两名仙卫面面相觑,他们见过胆大的,没见过胆子这么大的。敢在兜率宫宫门前,自称天尊的师姑,这是诚心来找死了?他们持兵器,作势欲战。
  芫意扫视一眼那两名仙卫,指尖扇动微弱清芒,她在心底呼唤清鸿剑。可那清鸿剑天生反骨,若是她未曾受伤,自然不敢不出,此时芫意受伤,它知若自己不出,她也奈何不了自己,便铁了心装作没听到。
  血自狐裘之下受伤的左臂,缓缓流入脚下云层,芫意脸色苍白之中透着铁青。她可算知道了什么叫做阎王好惹,小鬼难缠,若非受伤过重,但凡她能使出半分气力,也要打死这两个守门的混账玩意儿,和那该死的装作没听到她呼唤的清鸿剑。
  可,如今她重伤之身,再难运用修为,化身进入兜率宫。
  芫意深吸一口气,强忍住掐死他们两个的冲动,一字一顿道。
  “你们去禀告天尊,就说送血的来了!”
  送血?两名仙卫恍然大悟,原来这受伤的女子,是天尊派去收集丹血的,往日不是派半风,这次怎派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子。道德天尊练丹极多,所需各种辅料稀奇古怪什么都有,这血嘛,自然也是需要过的。
  仙卫倒是没疑心,毕竟三界之中,真没谁胆大到敢来三十四天捣乱。毕竟身为道祖的大弟子,又是这三十四天的主人,莫说来捣乱,纵然说一句不满的话,也要担心担心自己脖子上的脑袋够不够硬。
  仙卫语带埋怨之意。
  “即是送血的女童,怎不带令牌,还大胆妄称天尊师姑。我知你们仙童不论男女具是天尊看重的。可似自称天尊师姑这般话出口,你可知自己犯了死罪,以后莫要再张狂自大。你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回禀天尊。”
  芫意被这小小的仙卫训了一顿,苍白的脸皮发青,若不是重伤,早就一脚踹了过去。
  两名仙卫,一名前去禀告,一名留守原地。
  另一名仙卫,认定她是兜率宫的仙童,讪笑着和她搭茬,闲聊。
  “这位仙童,怎么以前没见过你,新来的吗?”
  芫意失血过多,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哪有心思与仙卫闲聊。
  可,这仙卫偏偏是个自来熟的,见她不语,以为是自己刚才唐突,说话语气硬了些,挠了挠头,一脸憨直道。
  “仙童莫怪,适才我们不知仙童身份,仙童也是,怎就胆大到敢自称天尊师姑,这可是死罪要剃仙骨诛仙魂的。”
  芫意脑子嗡嗡的,一是因失血过多,重伤所致,另是因这仙卫在自己耳根说个没完。她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此时听得他话不停,冷声道。
  “本主是白术的亲师姑。”
  白术原本正在炼一炉极其重要的丹药,忽听得仙卫禀报,仙童送血,一思量知必是那女妖,自女妖离去,他虽不信她能真的取来鲲鹏之血,可莫名就是觉得,她或许真能办到,心中未免起了波澜。此时听得仙卫禀报,顾不得那一炉极重要的丹药,竟亲自前来迎她。一是觉得这女妖此次没作妖蛾子,能知自正门堂堂正正而来,有些蹊跷,二是他迫不及待的要验证,她是否真的带来了鲲鹏之血。
  可,刚到了宫门前,就听得了那女妖的话。
  她是他亲师姑?!!
  芫意余光扫到那一袭青衫道袍,见他面上说不出是惊还是怒,走上前,一把搀扶住他的手臂,倒也不是生了亲近之心,而是她受伤太重,若非记挂早日为爱徒练就无上丹,强撑着不倒下,早就回山疗养伤势去了。
  “孩儿,扶师姑走。”
  白术身体有些僵硬,他自幼拜入师尊门下,十几万年来洁身自好,莫说与女子如此亲近,就连见也少,毕竟天界女仙少,早年虽和女娲关系好,但也不过是为众生共谋。修道之仙,虽不至于像佛家,需孑然一身,断七情六欲,但自来他对男女之事无欲无求,后来又因他位高众仙见他,尊敬还来不及,又怎会唐突贸然,虽有女仙心中对他存有爱慕之心,可想及身份差距,多也只能爱慕罢了,哪里敢说出口,更何况是与他亲近了。
  芫意几乎将全身的重量,压在了白术的手臂上,于是这一仙一妖,显得过于亲近。两名仙卫面面相觑,一时摸不准芫意和自己天尊究竟是什么关系,也不敢随便开口,只面朝天,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本主受了伤。”
  芫意用只有二位能听到的声音,向白术诉明她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