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颠倒黑白的女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受伤了?
  谁干的?是哪位英雄为天界除害了啊!这么说,他不用怕这女妖了?肉眼可见白术脸上浮了一层雀跃的喜色,芫意冷哼一声,似乎看穿了他的心头所想。
  “你自幼跟你师尊修行,可知你师尊一体同源的地阴祖。”
  “地阴祖?”白术倒是听过师尊讲过。听闻,天地初开,清气上升为天,诞下师尊,浊气下降为地,诞地阴祖,天阳与地阴本是一体同源,后因地阴乃浊气而生,性恶,师尊将其抹去灵智。后来又闻,地阴启灵智,踏过大地带来洪水,灾害横生,女娲那时刚吞下无上丹,创造人族,未免人族灭种,只好再次将其封印,至此再无消息。
  这女妖突然谈及地阴祖,莫非她知地阴祖的去向?
  芫意显得异常虚弱,面色如纸,越发显出妖冶的银眸,摄魂夺魄的妖娆,她脸侧有碎发被冷汗打湿,紧贴面部,抬眸一笑。
  “本主便是地阴祖。”
  白术满目震惊,怎么可能,地阴祖虽是浊气所化,万不可能化身为妖,这女妖在说谎。可,若她真是地阴祖,那么她的强悍便有了解释,那青苍色的狐火也有了解释。可,没等白术在心底可出个所以然,芫意咬着后槽牙道。
  “扶师姑进去,乖师侄。”芫意的声音有点大,大的刚好让两个仙卫听到。
  白术很想将挂在身上的女妖推开,不想她虽是受了重要,力气却是极大,极稳的攀附在他肩膀处。芫意怎会不知他想做什么,强忍住失血的晕眩感,暗声道。
  “你若犯上,本主定会去找鸿钧,想必你比本主更了解你师尊的个性。”
  白术余光扫过带着八卦脸,往这边直瞟的仙卫,此处确实不是谈话之地。可若这般轻易被女妖拿捏住,他身为道德天尊,颜面总有些挂不住,但很快,他便觉得颜面也并非很重要,只见芫意故意踉跄一步,几乎将整个身体塞进了他的坏中,那眉目间带着妖冶妖娆的妖,一捏他后腰的肉,故作娇羞道。
  “好侄儿,你若动歪脑筋,本主便呼喊非礼了。”
  白术冷着脸,周身光芒一盛,带她入了内殿。白术有理由相信,这女妖是说得出做得到的,颜面虽是重要,总比落个被泼污水强。
  两仙卫,一脸震惊的看着天尊将那女童带走,互视一眼同时开口道。
  “莫非,她真是天尊的师姑?”
  芫意被白术带入内殿,脚方踏在地面,白术一脸嫌弃的推开了她的身体。芫意早已是强弩之末,被白术轻轻一推,只觉脑海的晕眩和疲惫再也压不下,径直向后倒去。
  一声闷响过后,白术用脚踢了踢她的身体。
  “女妖,你装死?”
  躺在地面的芫意,紧闭双眼,眉眼舒展,唇色清浅,显得无害而温驯。白术皱眉,若有所思的扫过她衣摆下的血迹,她果然受了重伤,是鲲鹏伤的她?
  活该!
  白术负手立在殿中,良久低叹自殿中空空荡荡的响起。
  芫意陷入了一个梦境,梦境只有一片无尽的混沌,她被困在混沌之中,不知岁月几何,只有无声与孤寂伴随。不知度过了多久,一双手将她拉离混沌,她记得那双手的温度,可却想不起他的名字。
  迷迷糊糊之间,有双手动作轻柔的拂过她的身体,她猛然抓住了那双手。
  “别走,别留下意儿一人。”
  白术僵直了身体,他见过她的强悍,桀骜不驯,却没见过这般脆弱温驯的她,他知道自己应该甩开她的手,可莫名却没有那么做。
  若她真是地阴祖,离开她的是师尊吗?
  一双眸,无声睁开,妖冶的银眸没有重病初愈的虚弱的惺忪,只有冷冽的寒,她看了看面前的白术,又看了看他的手。
  “你这是非礼了本主?”
  白术见过颠倒是非的,混淆黑白的,却没见过像女妖这样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明明是她抓住他的手不让他走,到了她嘴里怎就变成了,他非礼了她了。由此可见,好仙难当,这女妖果然不能同情,他就应该任由这女妖躺在地上,何必要好心为她疗伤,甚至还浪费了一粒上等疗伤仙丹。
  白术甩开她的手,义正严词,道。
  “本尊尚且耳聪目明,不至于看上你。”
  芫意点了点头,她自然不会认为白术非礼自己,只不过是用此话来掩饰内心的尴尬。芫意的点头,倒是让白术颇感诧异,这女妖罕见的讲理,倒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偌大的内殿,摆设清雅,多以木玉为基调,檀香袅袅。
  一时显得空气有些过于安静,芫意躺在床上,突然皱起眉,天上一日山中半年,清让生辰怕是要到了吧。她掐指清算时辰,眉目缓缓舒展,还好,还有两个时辰。
  芫意半坐起身,受伤的手臂刚被包扎好,因她动作幅度太大,自绷带处沁出点点血梅。
  “带本主去厨房。”
  她似完全不在意伤口的崩裂,下床站起身。
  “你找厨房做什么。”
  白术自她受伤的手臂挪开视线,问道。
  “本主答应徒儿,每年生辰会为他亲手做一碗长寿面,别废话了,带本主前去。”
  她竟然还有徒弟?也是,像她这般修为的妖,自然在下界备受尊崇,有徒弟倒也不难理解。不过,是什么徒弟竟然这么得她宠爱,重伤未愈也要为徒弟做长寿面。
  芫意见他不动,不耐烦道。
  “怎么,你身为天尊,不至于在三十四天连厨房在哪都不清楚吧。”
  “半风,带她去厨房。”
  殿门被推开,半风恭谨一拜,走到芫意面前道。
  “仙子,请。”
  半风守在殿门多时,宫中从未出现过女仙,乍听得内殿有女子声音传来,他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如今得见果然是个女仙,心中虽是好奇,但他素来沉稳,并未贸然打量,而是目不斜视,唯恐唐突了天尊的红颜知己。
  白术自然不知半风心中所想,若知他将芫意当作自己红颜知己,必会气到给半风喂药。